話題人物 > 專欄

何瑞燕:城堡裡的巨龍 奇美博物館的文藝復興

2019-08-31
作者: 何瑞燕

▲(圖/林昭亮提供)

「企業是一時的,藝術文化才是可以傳世⋯。這些文物是世界文化的珍寶,也是台灣人的資產,我們只是暫時的保管者,未來還要代代相傳下去。」─城堡裡的巨龍─許文龍。

童話故事都有一座雄偉的城堡,城堡裡總有一條巨大無比的龍。有的龍是威力強大的武士,有的龍是被誤解的城堡守護者,奇美博物館城堡裡也有一條龍,那就是奇美的創辦人許文龍。

許文龍vs.林昭亮的奇珍「琴」緣

我只見過許先生兩次,一次為1990年代林昭亮回台舉辦第1屆巨星音樂節巡迴演出,奇美董事長許文龍到後台恭賀,慈祥親切;之後幾次演出,他雖然沒出席,但總仍託人送紅包,此時林昭亮已不是剛出道的年輕音樂家了,但長輩疼惜才子的心意仍然溫馨感人。去年趁林昭亮到高雄衛武營開幕演出時,順道拜訪奇美博物館,見到正在用餐的許先生,一轉眼相隔20多年。

1983年,林昭亮在唐吉曼女士贊助之下,購得1707年製的史特拉底瓦里(Stradivari)名琴「杜希金」(Dushkin)。那段時間,林昭亮每次回台演奏時,熱愛音樂的許文龍先生,總想說服林昭亮將琴割愛給他,當時年輕的林昭亮覺得,就算名琴在許先生手上,也不見得一定拉得更好聽啊!1990年,林昭亮看上另一把史特拉底瓦里,他決定換琴時,杜希金終於成為許先生心愛的收藏。

為了迎接這把新琴,奇美特別舉辦一場別開生面的交接音樂會,由小提琴家蘇顯達從林昭亮手中接下杜希金;這場「喜宴」為當時的樂壇大事,吸引許多愛樂者慕名而來。從此,許先生欲罷不能,開始其舉世聞名的收藏之旅。最後一次許先生獻寶,請林昭亮鑑賞「新發現」時,據說近百把名琴擺在家中保險櫃,令人大開眼界。許先生小心把玩、如數家珍,除了著迷提琴音色之外,更像是歷史文物的保護神。

最近,林昭亮重訪奇美博物館,很驚訝博物館竟然換了新址,新建的博物館氣派雄偉,融合希臘神殿、梵蒂岡博物館、凡爾賽宮於一體之建築,占地遼闊的法式宮廷花園環繞四周,原來數一數二的古董樂器珍藏新家在此。

奇美藏琴不止於義大利古琴,還有頂級的法國、英國和德國名琴。例如當年莫札特的小提琴家父親,曾建議兒子使用的德國施泰納(Steiner)小提琴,而非義大利史特拉底瓦里琴,在此也可看到芳蹤。不過,奇美收藏起於瓜奈里和史特拉底瓦里,也包括「更老」的阿瑪蒂(Amati)和「比較年輕」的白貢齊(Bergonzi)等義大利克雷莫納(Cremona)名琴,另外,還收藏更古老、鮮為人知的布雷西亞(Brescia)、德沙羅(Gasparo da Salo)與馬及尼(Giovanno Paolo Maggini)等義大利古董琴。

奇美每把名琴都有動人故事

奇美收藏的名琴背後,都有一段動人的故事,其中較著名的包括1730年史特拉底瓦里大提琴「鮑爾」(Pawle),1722年史特拉底瓦里小提琴「姚阿幸-艾爾曼」(Joachim-Elman),1733年瓜奈里小提琴「拉楓特-西史科夫斯基」(Lafont-Siskovsky)和安東尼奧-史特拉底瓦里(Antonio Stradivari)製作的「瑪麗.霍爾.維奧第」(Marie Hall-Viotti)小提琴等。

1782年,在小提琴家維奧第將瑪麗.霍爾-維奧第帶到巴黎演出後,一夕之間成為名琴的代名詞。有鎮館之寶之稱的1744年瓜奈里小提琴「奧雷.布爾」(Ole Bull),為約瑟琵.瓜奈里(Giuseppe Guarneri del Gesu,1698~1744年)生前最後遺作。瓜奈里家族3代都是製琴家,其中又以第3代之約瑟琵地位最高。取名奧雷布爾是因為挪威著名小提琴家奧雷.布爾曾經使用過這把琴,布爾在世時極力推廣挪威音樂,被視為民族英雄。據說奇美1992年購得此琴時,挪威國會也有意購買,但因缺少經費而退讓;布爾200周年冥誕時,這把琴特別被邀請回挪威展覽、拜見國王,也曾出借美國大都會博物館、法國巴黎音樂博物館等展出。

今年第1屆大師星秀音樂節巡迴演出,其中最令人興奮的一站,是林昭亮帶領大師團隊,包括紐約愛樂首席黃欣、紐約大都會歌劇院首席詹曉昀、中提琴家陳則言、固特曼周及小提琴家曾宇謙等一行浩浩蕩蕩拜訪奇美。

(作者何瑞燕為林昭亮之妻,穩健醫學首席顧問、臨床主治醫師)

延伸閱讀:

何瑞燕:「管閒」樂迷的管弦盛事—台北音樂節的期待與遺憾

奇美隔空決策 專治「天邊孝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