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南韓科技大國夢碎 民粹路線提油救火

2019-08-29
作者: 黃志文

▲日韓貿易糾紛愈演愈烈,南韓政府卻搧動民粹怒火,讓兩國關係雪上加霜。(圖/達志)

8月15日,是南韓74周年「光復節」,總統文在寅發表演說,盼在2045年迎接光復100年時,讓1個和平統一的韓國屹立世界之林。文在寅的願景豪情萬丈,卻難掩當下日韓貿易糾紛愈演愈烈,可能進一步拖累南韓經濟的現實。

南韓經濟陷入衰退邊緣,第1季的國內生產毛額(GDP)衰退0.4%,警鈴大響。在政府大舉擴張支出下,第2季恢復成長,較第1季擴張1.1%,但民間部門對經濟成長率的貢獻度卻是負0.5個百分點。民間投資不振,南韓景氣仍有繼續惡化的可能。

半導體生產 對日依存度高

渣打銀行南韓經濟研究主任朴正宏表示,日本限制3種半導體材料外銷南韓,對南韓的衝擊甚於美中貿易戰,且可能擴散到南韓其他產業。日本若維持這項出口管制,將使南韓半導體出口額減少10%,使GDP成長率損失至少O.2個百分點。

日韓關係已經降至冰點,日本政府7月初宣布,基於「國家安全因素」,對3項半導體材料實施控管,限制輸入南韓。緊接著,日本政府8月進一步把南韓剔除在27國白名單之外,未來南韓對日本貿易時,將失去優惠國待遇,不再享有入關簡化手續等措施。

事實上,中國與台灣也不在日本貿易的白名單上,並無礙於半導體生產。但日本是氟化氫、光致抗蝕劑,以及氟聚醯亞胺的最大生產國,正是OLED(有機發光2極體)面板及半導體生產的重要原料。日本政府突如其來對南韓發布管制令,拉長了南韓產業生產製程的備貨時程,更凸顯南韓經濟受制於人的殘酷現實。

南韓雖然是全球最大的半導體生產國,生產原料及設備卻高度依賴進口。南韓的半導體生產設備,自製率只有18.2%;在半導體的相關原料上,更有將近一半依賴自日本進口。

首當其衝的,是占南韓國內生產毛額15%的三星集團;而南韓股市也自今年高點跌掉了1/4。日韓關係如果惡化,甚至可能危及全球電子零件供應鏈;IHS Markit數據顯示,南韓三星電子與SK海力士的DRAM產品,占去年全球總產量的6成。

南韓政府計畫推動原料「國產化」,但也承認短期難見成果。南韓總統文在寅則帶頭批判日本是「不懂記憶的國家」。他口中的「記憶」,正是日本在2戰期間徵用南韓勞工的賠償問題。

日本政府雖認為,兩國在1965年建交時,已經就徵用勞工問題完成賠償,但還是有不少韓國2戰受害者堅稱兩國原有的協議無效。2018年底,南韓大法院裁定,幾家日本公司須向2戰期間被日本強制勞役的韓國人,另外進行賠償。兩國多年的糾葛,再度引爆。

南韓近期舉行的「國際慰安婦紀念日」,參加人數超過2萬人之多,成為「反日」集會。文在寅還透過臉書發表談話,今後南韓將努力結合國際,讓慰安婦問題更為擴大。也因此,當日本政府堅稱,對南韓發布管制禁令,主要是因為出口至南韓的相關敏感原料「管理不當」,但更多人卻相信,這是安倍內閣還以顏色的舉動。

日韓民族恩怨深 火上澆油

根據日本媒體報導,氟化氫等敏感材料出口至南韓後,有部分再被轉運至北韓,或中東地區,但日本政府進行管制時,並沒有提出具體證據,只說主要是南韓拒絕協商。南韓政府則否認一切指控。

特別是南北韓關係分分合合,有可能邁向統一的朝鮮半島,讓日本有志之士提高警覺。日本筑波大學教授古田博司提出的「非韓3原則」─不要幫助南韓、不要教南韓、不要和南韓有關係,拒韓論深受日本政界重視。

南韓政府的反制招數有限,已經訴諸聯合國、世界貿易組織,呼籲國際社會介入調停,但對內搧動民粹怒火,則是最簡便的方法。南韓各界發起「不買」、「不用」日本貨,憤怒的南韓民眾當街用棍棒打壞自己平日代步用的日本凌志汽車,青少年粉絲也因出資者是日本SONY旗下的索尼影業,而拒看好萊塢電影《蜘蛛人》。日本最大服飾商優衣庫,在南韓的180家分店,銷售量大跌3成。原本深受南韓人喜愛的日本啤酒,也快速降溫。

嚴格來說,日本政府出手,並不算用力過猛,但南韓力求塑造大國形象,關鍵零組件卻受制於人,尤其日韓兩國又有多年恩怨,強悍的南韓人面子實在掛不住。正值美中兩國大打貿易戰之際,南韓在面對國外需求疲軟之際,還要處理對日關係,雪上加霜。

延伸閱讀:

獨家直擊》日本最強製造業 富士山腳下的黃色巨人發那科

機器人與智動化展》上銀多項新品2020年齊放量 迎接智慧製造爆發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