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這哪招?川普既說經濟好,為何又逼聯準會降息?

2019-08-23
作者: 左青

▲美國國債問題嚴重,川普企圖推升美元通膨化解,台灣必須提前備戰。(圖/攝影組)

美國總統川普執政以來,不斷誇耀美國經濟成長強勁,同時也不斷批判Fed(聯準會)的縮表升息,嚇得聯準會宣示停止縮表並決定降息。華爾街在新一輪QE(量化寬鬆貨幣政策)的期待下創新高,既說經濟大好又要逼聯準會降息,這是哪招?

美元通膨危機恐讓全球埋單

2018年美國名目GDP(國內生產毛額)較前1年度多了5.18%,年增1兆美元、來到20兆4941億美元,人均高達63000美元。相形之下,人均僅25000美元的台灣,2018年GDP 5898億美元,只比2017年多2.66%,美國經濟看起來很強。

不過,美國2018年的國債已攀升到21兆9741億美元,年增1兆4813億美元,雖然GDP大增1兆美元,但債務增加1.48兆美元,原來經濟轉強是靠寅吃卯糧的債務推手。

2008年次貸危機引發金融海嘯,美國身處風暴中心,10年來GDP增長39%,比風暴尾端的台灣還多4個百分點,以美國這種高度成熟的經濟體,這樣的成長數據的確很厲害。

但2008年至今,美國政府持續擴大發債挹注經濟,除了2017年以外,每年債務增加的金額都超過GDP的增長,美國的經濟好像1輛正在爬坡卻馬力不足的汽車,必須花錢雇用很多人推車,才不會倒退嚕。債務不膨脹,經濟就可能萎縮,有點打腫臉充胖子的嫌疑。而且美國聯準會瘋狂擴表印鈔吹起金融泡沫,讓全民得背負更多公共債務,來解決華爾街的超級富豪們捅出來的樓子,劫貧濟富的掠奪手段引發民怨,群眾憤怒到一度占領了華爾街。

借錢花錢就像吃嗎啡一樣快活,2007年美國政府債務約為GDP的64%,2012年突破100%,到2018年已高達107%,而且還持續上升中。為避免利息負擔太沉重,他們採取典型的金融壓抑手段來壓低利率,川普老兄拿槍逼聯準會降息,雖然難看也算不得已。但是債務不能堆上天,遲早得解決,最好來一場大通膨,只要物價上漲超過利率,政府的稅收就可以跟著物價上升,債務的實質負擔也會相對減輕。

全世界國債問題最扯的日本,就拚命刺激通膨,不過房地產泡沫大崩潰後,人口變少又變老,通縮比通膨嚴重;還好日本債主是本國人,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用負利率一點一滴地減輕債務負擔也算一招。

但外國人持有超過6兆美元美國國債,美元又是維持美國老大哥地位的必要條件,採行負利率對美元的霸權地位風險很高,掀起美元的通膨還是比較安全的選擇;不過美元是全球交易貨幣,各國又不長進地競貶,美元通膨就是世界通膨。

加碼黃金、能源ETF避險

然而,過度壓低美元購買力,可能引發各國減少美元儲備,讓其他貨幣有機可乘,這可不行,必須想辦法讓世界各國在大通膨中含淚增持美元。1971年曾有類似案例,當時美國債務和通膨壓力極大,尼克森總統和現在的川普一樣,指責盟友對美國的順差是占便宜,開始課徵10%進口特別稅,並且撕毀當年《布里頓森林協議》中35美元換1盎司黃金的承諾,史稱「尼克森震撼」。

這個動作導致美元地位岌岌可危,不知是天意還是刻意,1973年發生中東贖罪日戰爭,石油禁運導致油價狂飆,在美國國務卿季辛吉和沙烏地阿拉伯皇室的牽頭下,美國當產油國保鑣,條件是只收美元買石油,當時的油價從每桶3.56美元,漲到1980年兩伊戰爭的每桶39.5美元,各國被迫用超過10倍的出口,交換10倍的美元,來買10倍貴的石油。「戰爭加石油美元」的手段,成功讓全世界乖乖替美國的債務埋單。

2012年美國債務超越GDP,同年美國亞太再平衡的戰略正式開跑,南海開始緊繃,然而加上美國頁岩油產量大增,電動車來勢洶洶,替代能源又日漸發達,緊張沒有推升通膨。如今,美國在全球石油蘊藏量第一的委內瑞拉掀起的政變尚未平息,川普在撕毀伊朗的核協議後,不斷步步進逼荷姆茲海峽。假如歷史再度重演,又適時爆發一場讓全球替債務埋單的戰爭,我們準備好了嗎?

從個人的角度思考,作為通膨避險的黃金ETF(指數股票型基金)以及能源ETF可以加碼;從國家的角度看潛在危機,台灣政府的債務雖不高,仍應做好提高債務上限的準備,以免危機來時無法應變。此外,當風暴來襲時,首當其衝的就是槓桿過高的企業或金融業,政府應對他們有計畫地去槓桿,尤其高達GDP 150%,又大多數資產投資海外的「保險炸彈」,如果不提早拆除,就真的令人擔憂。

延伸閱讀:

郭恭克:政經變數連環爆的投資術

謝金河:全球經濟衰退警鈴響,台灣為何能偏安?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