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吳佳璇

精神科醫師 守備範圍從醫學中心到離島衛生所,兼作歷史人物隔空診斷

吳佳璇:上錯菜也大丈夫

2019-08-21
作者: 吳佳璇

▲(圖/攝影組)

2017年6月,網路瘋傳日本東京有一家「會上錯菜的餐廳」大受好評。

上錯菜也「大丈夫」(沒關係)會不會是假新聞?我半信半疑,試著以原文查證,發現率先報導的是醫藥記者市川衛。市川在部落格寫道,這家不可思議的餐廳,並非常態性營業。6月3日開幕當天,外場負責點餐和上菜的6名阿嬤,全是失智患者;內場則由專業廚師負責。餐點保證衛生美味,但不保證能吃到你點的菜⋯。不過,客人不僅不以為忤,反而帶著寬容的心情,享受上錯菜帶來的趣味與驚喜。

為什麼要開這樣的餐廳?發起人小國士朗表示,自己在NHK擔任節目製作人期間,為了拍攝紀錄片,認識了長照界的「異類」和田行男先生。和田管理的機構有個規則:即使失智了,只要自己能處理的事,就要自己做。因此,入住的失智患者,可以用菜刀、開火煮飯、上街購物,工作人員則須確實掌握每位長輩的精神與體能狀態,協助他們維持普通的日常生活,守護生而為人的「生存尊嚴」。

守護尊嚴 包容錯誤傳達新的價值觀

採訪期間,小國天天吃阿公阿嬤做的美味午餐。但某日,菜單預定做漢堡肉排,端上桌卻是煎餃⋯。「好像搞錯了?」正要脫口而出的話,硬是吞回去。

小國察覺,話若出口,將摧毀照護現場苦心經營的「日常風景」,日本社會有太多「不這樣做不行啦」、「應該這樣做才對」的想法,如緊箍咒緊緊掐住每個人。「漢堡肉排和煎餃,其實吃哪個都行啊!反正都好吃。」看著吃得津津有味的阿公阿嬤,小國的腦子瞬間迸出「會上錯菜的餐廳」(注文をまちがえる料理店)幾個字。

報導過各種社會議題的小國以為,「社會問題大多取決於整體社會的包容性」,透過法律或制度改善固然重要,每個人若能多一點寬容,同樣能解決很多問題。因此,他想透過這家餐廳傳達一種新的價值觀,「接納出錯的事實,並試著把錯誤當成另一種樂趣」;正當我對著網路報導點頭如搗蒜,電腦咚地一聲,跳出家父的社工來訊提醒:

「誠摯邀請您參加本期『瑞智學堂』結業式。經過3個多月的相處,吳伯伯愈來愈投入。有1回,他還建議學員間毋須以○○奶奶、爺爺互稱,因為『我們是平輩,這樣叫怪怪的』,獲得所有學員鼓掌附議。吳伯伯的提議讓我反省,不要把長輩當小孩哄,還自以為親切。從此,我們在學堂,不分學員與工作人員,一律以名字互稱⋯」。

日照中心社工師捎來的訊息,毫無違和融入我的思緒,身為阿茲海默症患者的女兒,這些年來念茲在茲,不正是盡己所能讓父親安全自在地生活在熟悉社區?看似平淡的日子,可是全靠周遭眾人的善意、包容與尊重支撐起來。

詮釋幸福 個人與全世界的溫馨連結

「謝謝分享,期待出席結業式。」按下送出鍵,我點開另一個視窗,查看家父的GPS手錶當時定位與過去軌跡,確認他在住家附近活動,才安心回頭追「會上錯菜的餐廳」的新聞。執行委員會表示,如果募資順利,9月將正式開幕,可能選在「世界失智症日」前後營運一週。

我立刻訂了機票,並以9月21日「世界失智症日」為基準,前後共預請4天假,好去體驗「上錯菜」的醍醐味。

接下來兩個月,我忙於熟悉父親無法自理的各種生活事務,直到9月初才驚覺,最終決定的營運時間提早了,多數餐券也將保留給網路集體募款贊助人⋯。我懊惱不已,打算取消行程,卻想起這活動不就是要大家「搞錯了也沒關係」?決定如期出發。

在東京悠哉了幾天。偶爾刷刷「會上錯菜的餐廳」臉書粉專(也看看爸爸的GPS定位),瀏覽開幕3天相關報導,才知餐廳名字出自國民作家宮澤賢治(1896~1933)短篇作品《注文の多い料理店》(要求特別多的餐廳),故事描述兩個以打獵為樂的紳士,誤入深山的「山貓軒」餐廳,險些被煮來吃。我納悶至今,終身關懷弱勢的宮澤賢治,為何寫出驚悚的吃人故事?

至於「會上錯菜的餐廳」,兩年來不斷在日本及世界各地溫馨上菜,令人想起《要求特別多的餐廳》的序言:這些故事中,或許有些對您有所啟發,也有些可能看過就算了⋯,然而我真心期盼,最後,這些小故事中,或有隻字片語能夠成為您真正的精神食糧。

啊,「會上錯菜的餐廳」,應該是通往宮澤賢治「當全世界的人都幸福的時候,才會有個人的幸福」境界的密碼吧!

延伸閱讀:

吳佳璇:病人自主何價?

吳佳璇:與太宰治的脆弱同行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