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吳嘉隆

AIA Capital 財富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

吳嘉隆:川普的第三梯隊浮出水面

2019-08-21
作者: 吳嘉隆

▲(圖/shutterstock)

美中貿易談判目前陷入停滯,正好讓我們透視美國總統川普的談判策略。

川普要先追求「經濟脫鉤」,要美國企業與供應鏈及早撤出中國,在全球重新布局。於是,談判的破裂可能是必要的過渡,也算是加壓的一部分,這個壓力既針對中共(表示川普沒有要急著達成協議),也針對美國企業(以便讓美國企業不再觀望猶豫)。

談判有兩種,一種是達成協議,以便推動計畫A;另一種是讓協議破局,以便轉而推動計畫B。有了這個理解,我們發現川普的談判策略其實包含3個梯隊。

第1個梯隊是想透過談判達成貿易協議,來解決貿易失衡,我稱之為貿易協議派。起先川普派出貿易協議派中的鴿派來主談,主角是財政部長梅努欽與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

當貿易協議派的鴿派談不下去了,去年12月1日在阿根廷的川習會上,川普推出貿易協議派的鷹派接手,主角是貿易談判代表萊特海澤與白宮貿易主任納瓦羅。

不管是鴿派或鷹派,議題仍環繞在關稅、科技與貨幣之間打轉。但是,當貿易協議派的鷹派也談不下去了,川普於是在今年5月5日與8月1日兩度宣布加徵關稅;同時第3梯隊也正式浮上台面,主導議題愈來愈明顯,就是國家安全派,主角是國務卿蓬佩奧與國家安全顧問波頓。

國家安全派才是真正的強硬派,針對中國對外擴張所展現的地緣政治野心以及意識形態野心(輸出中國模式,結合獨裁體制與市場經濟,推動紅色滲透,建立親中勢力)。

於是,貿易談判開始與包括國家安全與人權在內的非貿易議題掛鉤:華為;與超級電腦、安全監控、核能相關的中國企業;香港問題;與對台軍售F-16V。

川普宣稱對中國加壓是要重啟貿易談判。然而國家安全派的思路,不會只要打貿易戰,而是拿貿易談判當工具,來夾帶與掩護其他議題。去年12月4日,蓬佩奧在比利時布魯塞爾演講,要建立以規則為基礎,以普世價值來展開,由美國來領導的國際新秩序,重點工作就是整頓2戰後成立的國際機構,包括世界貿易組織、國際貨幣基金、世界銀行、歐盟與聯合國。這對中共來說不會是好消息。

延伸閱讀:

中美攤牌台灣掛急診 未來3年該如何自保?

【國際導讀】彭博:貿易戰曙光!川普推特表示下一步要...?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