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謝金河:從香港之危,看台灣之機

2019-08-21
作者: 謝金河

▲(圖/達志)

一向給人精明睿智形象的香港富商、年逾9旬的李嘉誠,8月16日包下香港各大媒體全版版面,刊登了兩則充滿無限想像空間的廣告,1則是「黃台之瓜,何堪再摘。」上頭是「正如我之前講過:」落款是「1個香港市民李嘉誠」。另1則是反暴力標誌,標題是「最好的因,可成最壞的果」,「以愛之義,止息怒憤」。兩側寫著「愛中國.愛香港.愛自己;愛自由.愛包容.愛法治」。落款也是「1個香港市民李嘉誠」。

在香港反送中抗爭進入第11週,香港的抗爭由社區進入機場,示威民眾一連兩天圍堵機場,造成979班航機被迫停飛。香港是國際航空重要轉運站,去年1年,經過香港機場進出的客運量高達7470萬人次,貨運量更高達510萬公噸;如今,抗爭民眾堵塞機場,也讓香港躍升為2019年全球經濟最大的「黑天鵝」。

新1期的《時代》雜誌以香港當作封面故事,內容是「保衛香港靈魂傾力一戰,香港年輕人相信抗爭是唯一出路。」抗爭人士遍地開花,內容引述1位香港政治分析員盧兆興教授的談話:「我真的看不到出路,我們只期待局面不會惡化。」很多人都在問:這個百來年的「東方之珠」,未來何去何從?

關鍵時刻,李嘉誠、川普嗅出不尋常?

香港的問題國際化,除了《時代》雜誌報導外,美國總統川普接受媒體訪問說,中國解放軍正在邊境集結,後來又連續發出兩則推文,先是說:「中國想達成貿易協議,先人道解決香港問題吧!」之後又發文說,他非常了解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習近平是1位偉大的領導者,能好好地處理香港這個棘手的問題,對習主席想要「快速及人道解決香港問題,不存任何懷疑。」

在關鍵時刻,川普改變先前態度,這和他在8月1日接受記者提問時,稱香港存在著持續的騷亂,那是香港和中國之間的事,因為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但半個月後,川普拿香港問題與美中貿易協議掛鉤,又暗示解放軍在香港境外集結,似乎美方嗅出中國可能出兵武力鎮壓解決香港問題。在此關鍵時刻,李嘉誠勇敢跳出來,似乎不想看到香港上演失控的危機。

「黃台之瓜,何堪再摘」,暗示香港百年繁榮,何堪抗爭一再摧殘,李嘉誠暗示有權力的人要克制,千萬不要動武;也期待反送中的抗爭能理智,因為最好的因,也可成最壞的果,李嘉誠短短的幾行字,讓各方充滿了想像空間。

香港面臨百年巨變,台灣的機會來了?

這位香港首富在2014年,把中國的資產逢高拋出,他的眼光與智慧受到港人的高度肯定。李嘉誠選擇此時出來說話,似乎擔心恐怕會有大事發生。從最近發生的大事來看,先前匯豐控股爆發高管離職潮,執行董事兼行政總裁范寧(John Flint)無故遭解任,在匯豐工作40年的大中華區行政總裁黃碧娟也被迫求去,匯控的股價跌到55.8港元的3年來低點。接著是機場抗爭,造成包括國泰航空行政總裁何杲(Rupert Hogg)與顧客及商務總裁盧家培辭職,國泰航空股價慘跌到9.27港元。

港人把匯控及國泰航空的人事異動,視為中方對金融機構及國泰航空的大清洗。而特首林鄭月娥也召集主管,與36位香港商界領袖商討,她再三強調,香港當前面對的挑戰甚於金融海嘯。香港首季經濟成長率只有0.6%,第2季0.5%,經調整後是負0.3%,今年香港經濟陷入調整機率很大。

現在全世界都密切注意香港下一步的發展,8月18日,北京發布了1份文件,全名為《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有人認為這是1份「香港之死」的替代方案,中共有意加速深圳的發展,把深圳發展成具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有人認為這是中共中央的「棄港方案」。

其實在1997年香港回歸之前,中共原想打造上海替代香港成為金融中心,但經過20年,上海一直無法取代香港的地位。我在拜訪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先生時,他也特別提到這一點,他認為,金融中心的靈魂在自由與法治,如果沒有這兩種元素,金融中心是打造不起來的。深圳能不能成為先行示範區,完全取代香港的地位,如果缺乏自由與法治的元素,恐怕仍有很大的難度。但台灣更要思考的是,香港面臨百年巨變,台灣的機會在哪裡?

從1949年國民政府遷台以來,外在環境的危機,常是台灣大步向前的機遇。最具代表性的是1950年韓戰爆發,本來美國已準備放棄台灣,一度美方還想結盟中國對抗蘇聯,但韓戰爆發,美國派第7艦隊協防台灣,台灣終於化解歷史重大危機;到了1955年越戰爆發,這場南北越戰爭足足打了20年,台灣變成支援美軍打越戰的補給站,台灣出現產業發展的重大契機。

韓戰與越戰都帶給台灣機會,這次香港之變,也是台灣重新尋找新定位的機遇。過去半世紀,香港一直是亞洲最重要的金融中心,憑藉著低稅率及港元聯繫匯率,香港成了亞洲最重要的資金避風港之一。

反送中抗爭進入第11週,除了很多香港有錢人出走,過去把資金停泊在香港的台灣有錢人,都積極尋找資金避風港,很多企業界人士則把資金匯到新加坡。台灣何不想想,我們能不能營造一個巨大的資金停泊港,招徠從香港移出的資金與人才?

租稅制度若不改,大好機遇又可能錯過

台灣必須有全方位思維,一是過高的名目稅率有無調整的空間?香港有很好的金融管理人才,私募基金、籌資活動能力都遠勝於台灣,如果要承接香港的機會,金管會必須鬆綁對很多管制,財政部也必須調整高薪、高資產階級的課稅機制,否則香港高所得人士一定不會把台灣列為停泊的國度。

上期我提到「對症下藥,找回台灣活力」,其實租稅的競爭力就是一大要項。我們金融帳連續35季淨流出,流出金額4289.9億美元,約13.2兆元台幣,有人喜歡用多少條高鐵或是幾棟台北101大樓,來形容資金淨流出的可怕。2017年台灣金融帳1年就流出818.2億美元,去年也有688億美元,儘管有人說,台灣外匯存底高,國人購買海外資產是正常投資活動,2019年第1季國人對外證券投資就有157億美元,單是壽險業海外投資即高達17.08兆元台幣。

過去20年,台灣總是把財富管理這塊大餅,拱手讓給香港、新加坡。像是1993年之前,當年蘇富比、佳士得的亞洲總部都在台北,但財政部對每一件藝術品交易都要課稅,最後佳士得、蘇富比把總部搬到香港;台灣把藝術拍賣市場拱手讓給香港,影響所及是台灣本土藝術家的作品乏人問津,香港藝術拍賣市場成了全球前3大聚落。因為拍賣帶來重大商機,香港進一步把紅酒課稅降到零,過去香港人買紅酒都放在澳門,取消了紅酒課稅,香港又變成全球最大的酒品拍賣重鎮。

台灣充斥著劫富濟貧的民粹思維,其實台灣的租稅制度在全世界都不具競爭力,現在香港金融中心地位面臨改變,如果台灣租稅制度不改變,這個半世紀以來的巨大機遇,可能又要擦身而過了。

延伸閱讀:

「統獨」是中共、藍綠的陽謀 范疇建議:台灣國策為「反併吞」

中美攤牌台灣掛急診 未來3年該如何自保?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