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有錢人避險優先 千億美元悄悄外逃香港中

2019-08-21
作者: 郭庭昱

▲中國武警在深港邊境集結,牽動全球政經局勢。(圖/達志,以下同)

6月9日起,香港發動反對《逃犯條例》抗爭至今,情況愈演愈烈,警民衝突層次升高,機場一度停擺。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中共是否以維安為由,讓武警進入香港?六四鎮壓是否重演?均為全球關注的焦點。

萬一風吹草動,高達香港GDP(國內生產毛額)900%、香港所有銀行3兆美元的總資產,一旦鬆動,勢必牽動千億美元資金的流動,此類「無聲無息」的資金出逃,絕非銀行門口的排隊擠兌,威力卻大過百倍千倍,挑動金融市場最敏感的神經。

8月11日,多家媒體拍到中共武警在邊境集結的照片;8月12日中國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稱香港示威者「已經構成嚴重暴力犯罪,開始出現恐怖主義苗頭」,外界研判是在為入港找藉口,中共黨媒《人民日報》在媒體上傳大批武警車隊深圳集結的影片;8月13日美國總統川普在推特提到,美國情報部門掌握到中共兵力向中港邊境集結,「希望不要有人受傷,沒有人遭到殺害」。

武警一旦介入 一國兩制招牌動搖

3則訊息都證實中國軍警在邊境集結,川普的推特表面上是警告中共,另一層意思,卻是指向不排除中共動武的可能性。同日,香港末代總督彭定康在BBC節目表示,結束局面的唯一途徑是港府有所作為,開始政治和解進程,「如果中國強行干預,將會出現災難局面」。

香港示威抗議11週以來,最好的解方是港府自己解決,最不好的結果是中共介入、甚至武力介入。但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及港警的做為,先是讓外界認為她沒有權力做主,要看中國的意思,已有中國插手的陰影,接著,又看到中共武警集結,武力介入的可能性升高。

依據《香港基本法》,中共派遣軍隊以外的其他執法力量(包括武警),進駐香港協助維持社會治安,並不違背「一國兩制」;然而,多數人的觀感,只要中國公安或武警進入香港有所行動,香港一國兩制的界線就已經模糊化,可說是「從世界的香港,變成中國的香港」重要的轉捩點。力保香港支點 中國能否守住金流樞紐?

中共在深港邊境集結武力,恫嚇意味濃厚,且香港金融對中國極為重要,中國何必拿石頭砸自己的腳?然而,武警以維安之名進駐,甚至於鎮壓,並非不可能,掌權者或奪權者為了自身的利益,甚至九死一生的關頭,放棄國家利益,當然可能。在中國經商多年的評論家范疇稱之為「手段無底線」—不要以常理猜測黑幫性質的共產黨會怎麼做。

事實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任以來,強硬集權、擴權,對新疆、西藏的監控,對人民的管制緊縮,都已經超過了歐美各方專家的預測,香港問題上,中國武力介入,到底是黑天鵝或灰犀牛?見仁見智,但不管風險權數大小,都必須納入可能,有因應的方案。

香港是全球第3大金融中心、全球第4大外匯市場,更是中國對外金流的樞紐。不管是全球投資中國、或是從中國投資全球,香港是最重要的直接投資中心,是全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結算中心,港股更是中國企業及A股與世界接軌的橋梁,香港對中國的重要性,絕非GDP僅占中國的2.6%,香港金融市場的震盪,絕對是敲動中國金融穩定性的最大槓桿。

香港獨特的國際金融業務,靠的是制度,背後是對其英系法治系統的信任。然而,此次示威過程,民眾對港警公正及指揮系統,已經不信任;且匯豐銀行、國泰航空行政總裁,近期雙雙下台,外界揣測和中共勢力介入有關,形成國際級大企業難測的風險。▲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地基已悄悄鬆動。

而停泊在香港各銀行的總資產達3兆美元,是GDP的近9倍,當外界開始質疑背後的法治系統,當然會聯想到近年來,在中國的資金匯出受限,個人資產首當其衝,企業的金融操作次之,最後連企業貨款收付都限制趨嚴,這種現象一旦出現在香港,將造成金融恐慌。

8月中旬以來,港幣隔夜拆款利率由最低0.36%,飆到8月16日的1.97%;3個月期的港幣拆借利率Hibor與倫敦美元利率Libor,利差也在擴大,顯示港幣資金趨緊。

港幣港股弱勢 樓市成交量急凍

2019年以來港幣兌美元經常在7.85的弱方保證徘徊,作為港幣聯繫匯率調節的銀行結餘款降至542億美元,較2015年高峰4200億美元大幅下降,值得注意的是,MSCI(明晟)將A股納入指數,並陸續調高權重,引來外資被動性加碼A股,大部分在香港操作,已帶來大量美元,如果沒有MSCI引進資金的騰籠換鳥,香港的資金外流肯定更加嚴重。

而香港經濟三大支柱,金融、地產、消費,都受到重大的打擊。金融最嚴重就是信心危機、資金外流;消費的衝擊不須多說;至於地產,香港的中原城市領先指數CCL最新數字188.22點,已連跌3週共0.64%,最近6週的累積跌幅為1.19%,雖然不大,但是「量先價行」,成交量才是指標。

根據香港土地註冊處的資料,住宅在6月分的銷售量下跌超過43%、至4627套,為4個月以來新低,7月的樓市成交繼下探,成交合約件數、成交總值各衰退21.1%、32.4%,成交總值降幅大,顯示大型物件成交急凍。避險考慮 資金撤出另覓避風港

台商在香港,也有大量的資產,直接投資的窗口、資金調度的中心,都以香港為中心;另一方面,香港的企業稅僅16.5%,且遺產贈與稅為零,台灣人的財產又不受CRS(共同彙報標準)約束。據估計,台商及個人約有5000億美元停靠在香港,近期局勢,已經到了要為「資產安全」做出行動的關鍵時刻。

站在分散風險的角度,無論中國武警是否入港,此次示威已凸顯出中國對港府的影響力;萬一武警入港,更是中國介入的明顯指標,對企業、金融界的干預,力度及機率都上升;而且川普已將香港和美中貿易協議掛鉤,更是加大中國的壓力。

再從金融現實面的角度,中國政治局勢緊繃,經濟下行壓力大,又要應付香港問題,如果再發生如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勢必要付出很大的力量,等於是內外雙重夾擊,這又是在30年高速成長、美中貿易戰的背景下。由香港示威所衍生的種種極端猜測,包括放棄一國兩制、港幣放棄聯繫匯率、港幣改釘人民幣、動用香港的外匯儲備救急等等,不是不可能,而且機率在上升中。

就如同美中貿易戰至今,製造業供應鏈撤離中國,一定是安全性重於利潤的產品,先行撤出;接下來是對中國依賴較深者,會部分撤出,分散供應地。

這樣的道理也適用於放在香港的金融資產,高資產、重安全性高於收益率及節稅的超級富豪,早就陸續撤出,前往新加坡及歐美;接著,中小型規模,也會調整資金在香港的比重,分散到其他地方,台灣是考慮之一。

香港動輒百萬人上街,是民心的展現;金融市場資金無聲地出逃,是另一股用腳投票的力量。簡單講,未來重要的指標有3:中國武警動向、美國在《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以及《美港關係法》的動向。

延伸閱讀:

香港這把火 燒出台灣對中國的三個誤判

時事評論家范疇憂心台灣 對中國感情很複雜

香港非常時期 政治判斷擺第一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