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生技醫療

輝瑞併購Mylan 學名藥掀新戰局

2019-08-21
作者: 饒秀珍

▲輝瑞併購Mylan,新執行長鮑爾拉力圖躋身學名藥市場龍頭。(圖/取自輝瑞官網)

美國時間7月27日(週六)國際媒體路透社、彭博社、CNN等大幅報導輝瑞可能併購Mylan的消息,29日(週一)輝瑞正式宣布旗下專營專利過期藥品的Upjohn和Mylan合併新公司,年營收將達200億美元,Mylan股價當天一開盤就大漲14%,次日再漲3%,收近1個月新高21.43美元。

市場反應慢半拍 股價波動 投資人還霧煞煞

這大併購案在美國和印度等國際市場已經傳得沸沸揚揚,全球前10大學名藥廠TEVA、賽諾菲、印度Sun Pharma、Lupin、Cipla的股價,根據Google報價,也都跟著紛紛下挫。

但台灣投資人對國際資訊的反應較慢,台灣時間7月29日(週一)早上生技投資網路媒體已經率先報導,但一般投資人還無法反應,台灣美時股價先是小跌1元,反而等到7月30日(週二)影響才大大發酵,因當天美時股票開盤後20分鐘,罕見百張大單不斷砍出,接著跌停鎖死,收盤跌停賣單高掛4000多張,這時台灣投資人才問發生什麼事?隔天股價持續下跌,兩天跌掉將近兩成。

為什麼輝瑞併購Mylan會引起國際學名藥公司股價的震撼?這就要回頭看看輝瑞在今年上任的新執行長鮑爾拉(Albert Bourla),一上台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展開前所未有的快速併購,期望塑造輝瑞新未來和新競爭力,尤其在學名藥市場的企圖心更不可小看。

1849年一對移民美國的德國表兄弟以2500美元起家創立了輝瑞,1861年爆發南北戰爭,輝瑞向美國北方軍提供大量的藥品,公司迅速發展,真正讓公司壯大起來是在1944年的第2次大戰,公司研發出深槽發酵技術可以快速量產盤尼西林,一舉超越當初以生產盤尼西林出名的默克和施貴寶,奠定輝瑞在產業的地位。

其後,公司靠著不斷併購壯大,無論是製藥、化學、金屬材料和高溫水泥都跨足,直到1970~1990年才聚焦健康醫療產業。2000年以將近千億美元併購Warner-Lambert,成為全球最大的藥廠,而取得的降血脂藥Lipitor後來也以年銷130億美元登上藥王的寶座,累計21年的銷售金額更是高達1506億美元,相當4兆5000萬元台幣,這應該是藥史上實現銷售的最高累計紀錄。

以併購壯大版圖 降血脂藥大賣 躍登藥王

2003年看中Pharmacia治療類風溼藥物Celebrex,以600億美元收購Pharmacia,2009年找到了可以產生經營綜效的併購對象惠氏大藥廠,便以680億美元購入,取得多項暢銷原廠藥包括治療憂鬱症的Effexor與肺炎疫苗Prevna,同時這也讓輝瑞從化學藥廠躋身生物製劑大藥廠。2016年再以140億美元收購擁有當時很紅的PARP抑制劑的抗腫瘤藥物大廠Medivation。

輝瑞過去的高成長有賴併購進來年銷數10億和百億美元的巨磅藥,包括了降血脂的Lipitor、抗癲癇藥Lyrica、威而鋼Viagra,不過近年新藥發展速度不如預期,而舊的巨磅藥面臨專利到期面臨學名藥的競爭,導致輝瑞營收大幅流失,也讓公司苦思如何抵抗愈來愈多學名藥的市場搶食。

今年1月上任的鮑爾拉聚焦在3大事業體Biopharma(生物製藥,72%)、Upjohn(聚焦於專利過期藥物市場,21%)和Consumer Healthcare(消費者健康照護,7%)。

2018年在他擔任營運長,就積極促成Consumer Health與葛蘭素的健康醫藥部門合併為1家公司,葛蘭素持股68%,輝瑞持股32%,合資公司的年銷售將達127億美元,且新公司計畫未來在英國上市。

有關強化Biopharma這塊,今年6月公司宣布以114億美元收購專長於各種化學標靶藥物設計且手中有3張FDA(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藥證以及3個臨床試驗的Array Pharma,由於輝瑞在免疫療法研發遠遠落後於施貴寶和默克,有了Array,輝瑞就等於有了1個未來精準醫療和合併療法新藥研發的「彈藥庫」。

學名藥廠處境艱難 Mylan股價低迷 不得不低頭

至於如何面對學名藥對公司專利到期巨磅藥的競爭,晉升學名藥市場的一哥似乎是執行長的策略,而全美最大、全球第2大的Mylan就是最佳併購對象,更何況Mylan的股價處在5年來的低點,輝瑞執行長鮑爾拉在合併法說會中就曾暗指這是一個誘人的價格。

早在2015年全球最大學名藥廠TEVA就提議以每股82美元收購Mylan,當初Mylan認為1股沒有100美元免談,所以沒有成功。但這次為什麼Mylan願意接受輝瑞只有1/4價格的併購?因這幾年學名藥廠的處境困難重重,面臨政府不斷打壓藥價,及同業間的流血競爭,有些藥價已經大大低於成本,學名藥也紛紛放棄生產。

尤其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在即,民主黨與共和黨對高藥價都表達極大的憤怒,要求降價!更慘的是,Mylan挑戰幾個巨磅藥的學名藥都被專利官司卡住了。

此外,原本占公司營收4成的腎上腺素注射劑EpiPen也面臨銷售大減的困境。該藥價從2000年之前的94美元一路上漲到600美元,連之前總統候選人希拉蕊都特別點名EpiPen價格漲得太過分,後來在外界抨擊的壓力下Mylan自行降價也推出自己的學名藥,2017年EpiPen的銷售額只剩6.55億美元,加以2018年TEVA取得EpiPen學名藥,導致Mylan最重要市場再度被擠壓。

雪上加霜的Mylan股價也從2015年的76美元一路下跌到2019年5月的16.8美元,只剩下高點的兩成。縱使股價只剩1/4,Mylan也不得不低頭,全因情勢不同,更何況有了輝瑞新藥到學名藥一條龍策略也省下打專利官司,同時與輝瑞營收來自中國和亞洲的Upjohn合併,整合在北美市場占優勢的Mylan,未來新合併公司將是全球最大學名藥廠,可降低美國市場不斷降價的風險。

Mylan與輝瑞專營專利過期藥品部門Upjohn合併後,將會是全球最大學名藥廠,輝瑞將擁有57%股權,而Mylan有43%。預估新公司2020年的營收將達190~200億美元,EBITDA(稅前息前淨利)達75~80億美元,以及2023年前每年可以減少10億美元的成本費用,現金流2020年將達40億美元。

鮑爾拉表示,唯有透過這樣的併購,展開全球供應鏈與銷售完整布局,擴大經濟規模,降低成本減輕財務負擔,才可以在未來5年見到高成長,並創造現金流回饋給股東。

很顯然,輝瑞未來在學名藥市場將透過集團的資源將其競爭極大化,無論是專利官司的訴訟或是全球通路的整合,以輝瑞和Mylan在止痛和麻醉鴉片藥物市場為例,兩家公司都已經占有一席之地,整合後會不會積極搶進相關的戒毒癮學名藥市場?尤其Mylan在2018年領先台灣美時取得戒毒癮舌下片Suboxone學名藥的藥證,現在有了輝瑞集團的資源,未來可以加快市場的銷售。

國際資訊取得慢 官司風險 生技公司隱憂

輝瑞Upjohn加上Mylan新的學名藥巨獸即將登場,未來公司學名藥市場策略將往更低價競爭,還是輝瑞將以集團力先低價排擠其他競爭者,再行壟斷式的抬高藥價,華爾街分析師都密切追蹤中,而全球學名藥廠對這新競爭態勢也是絲毫不敢掉以輕心。

其實,投資台灣生技公司,必須了解其產品在國際市場的動態競爭,否則以這次輝瑞併購Mylan,台灣投資人對國際資訊取得慢,來不及作全盤思考對股價就會過度反應。

以美時冒專利風險上市的戒毒癮舌下片Suboxone學名藥為例,投資人就必須追蹤年底或明年初攸關是否賠償的專利官司判決結果;此外,正在申請台灣第1張美國生物相似藥藥證的泰福,也被原廠Amgen提起No. 287專利侵權訴訟;還有台微體申請特殊學名藥Doxisome (TLC177)歐洲藥證,5月29日歐盟CHMP維持負面建議,歐盟預計8月做出藥證是否核發決定等等。如果能夠切實掌握國際資訊,相信投資的勝算就會大很多。

延伸閱讀:

美國併購高透明度 讓股東安心賺

尋找阿茲海默症解藥 各大藥廠實驗全線潰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