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馬世芳

廣播人、文字工作者,著有散文輯《地下鄉愁藍調》、《昨日書》

馬世芳:覺醒音樂祭10週年 年輕人扎根在地文化

2019-08-17
作者: 馬世芳

▲(圖/翻攝自覺醒音樂祭臉書)

我和嘉義從來都不熟。儘管去過幾次,吃過火雞肉飯和林聰明砂鍋魚頭,但對這座城的東西南北始終毫無概念,直到上星期去看朋友,讓人家載著全城逛吃,才算有了起碼的理解。

印象最深的是城隍廟和旁邊的東市場。城隍廟的牌匾和楹聯有許多都留著大正昭和的年號,不似他處宮廟許多被挖掉換上民國字樣。1950年代陳玉峰畫的門神前幾年才修復,非常耐看。神轎、神像、官將、壁畫、藻井均有可觀。我們時間有限,匆匆逛了一圈,若有內行人導覽,看上幾個小時也是可以的。

城隍廟與東市場 古蹟美食相互幫襯

嘉義小吃獨樹一幟,個中堂奧當非一日所能盡窺。東市場這攤那攤信手一算,都能回溯到日治時代,都是幾代人沉下來的手藝。我們吃了「王家祖傳本產牛雜湯」(膠質極適口,軟嫩不塞牙縫。牛筋和內臟皆熟爛入味,湯頭清澈無藥材味,肥腴卻也帶著秀氣),「本產羊肉」的羊頭湯(煮熟的帶皮羊頭肉和羊耳朵附近部位切片,當歸和麻油調味,甘甜濃郁),「東市意麵」的乾麵(拌油蔥、豆芽、肉臊,用的是瘦肉。麵不似台南加鴨蛋鹼水,而是白麵。層次分明,清雋可喜),「國棟剉冰」的仙草粉條愛玉冰(糖水溫潤不膩,碎冰一拌,正好是適口溫度),和「阿富網絲肉捲」(允為此生吃過最好吃的「雞捲」,而且份量十足)。依個人經驗,這些毫不招搖的東市場小吃,水準絕對是全台最頂級。

可惜嘉義在這些年的發展過程中,拆掉了太多老房子。日治時代東市場、西市場的建築都是美麗的磚樓,現在西市場早已推平改建,東市場歷經多次整改增建,也早非昔日模樣。朋友開著車載我們在市區巡遊,時不時指著一片空地或是草皮說:這裡以前有整片的舊眷舍,那裡以前是整排整排的老房子。」朋友說,嘉義若要像台南那樣發展觀光,困難之一就是老區幾乎都推平改建,老房子也拆得差不多了,結果對外地人來說,嘉義經常是一座面目、性格都很模糊的城,不新不舊,不大不小。

近年「覺醒音樂祭」辦得風風火火,一群嘉義年輕人搞出了全台灣規模最大的音樂節,令人刮目相看,也讓我對嘉義的在地音樂場景有了更多的好奇,以後若有機會,這一課還是要回來補的。他們的頭兒是今年27歲的顏廷憲,「覺醒音樂祭」從高中社團克難式的「成果發表會」規模做起,1年1年擴大規模,當時最大的心願,就是邀請伍佰返鄉開唱。是的,伍佰也是嘉義人,出身六腳鄉蒜頭村,他有很多歌都寫到故鄉的風景、人情、歷史,尤其是台語歌。

那年音樂祭 伍佰返鄉雨中獻唱相挺

顏廷憲的心願在2015年成真。他說:伍佰很夠意思,演出酬勞打了很低的折扣。演出那天下大雨,卻沒人捨得走,伍佰對著滿場鄉親唱《返去故鄉》,大家哭成一團,雨水汗水淚水混在一起。不過,圓夢的代價不小:為了感謝伍佰義氣相挺,顏廷憲硬是追加一大筆預算做舞台硬體,結果欠了一屁股債,花了兩年才還完。

回頭看看,那次欠債反而變成學習經驗的一次人生轉折,顏廷憲到處接活動賺錢還債,累積了大量的人脈和經驗,也學會了預算控管和活動經營的心法。他1年1年練兵練膽,一路辦了好幾場觀眾人數和參演團數雙雙破紀錄的大型音樂節,又在嘉義開了全城第1家Live house「傲頭厝」,扎根經營故鄉的音樂文化。

今年「覺醒」10周年,移師占地25公頃的嘉義港坪運動公園和周邊校園,搭了11個舞台,160多組演出樂團,觀眾多達10萬人次,光是啤酒就賣掉26000瓶。不過,初次來到新地點,又碰到暴雨,出了很多狀況:舞台硬體出問題,藝人演出頻頻中斷,現場動線規畫也不夠完善,人潮壅塞苦不堪言。主辦單位事後正式向觀眾和演出人道歉,並且承諾會痛切檢討。

顏廷憲曾經邀我去今年「覺醒」放歌,可惜瑣事纏身,沒能躬逢其盛,也就錯過了今年的豪雨、斷電和爛泥。這些意外狀況,看似麻煩,我卻不怎麼為他擔心。之前邀顏廷憲來上廣播節目,他說:10年來也遇過不少吃人不吐骨頭的壞人,從地方政府公部門到社會上的黑心團夥,吃過一兩次虧,也就培養出自我保護、辨別敵我的直覺,也深深知道做這一行「人品」很重要,一旦名聲臭了、黑了,被年輕人看不起,覺得你背叛rocker理想,要救就難上加難了。

朋友載著我們經過鐵路園區,沿著蘭潭繞了一圈,停下車,帶我們吃「郭家粿仔湯」,材料簡單,卻頗見功力,豬血很入味,豬腸有嚼勁,粿仔嫩而不綿。一面喝,一面想:是啊,嘉義非常深奧,門面卻往往貌不驚人。不知道我算不算入了門呢?

延伸閱讀:

馬世芳:第30屆金曲獎雜感

馬世芳:百花齊放的台灣原創音樂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