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老美為何挑釁中國?辜朝明:川普是生意人,他最喜歡和獨裁者打交道

2019-08-07
作者: 洪綾襄、吳碩安、李旻

▲辜朝明提醒,美中不只關稅之戰,更是世界秩序之戰。(圖/吳尚哲攝)

「美國民主黨原本對中國有很大的期待,現在連他們都覺得被背叛了,不管不行了!」7月25日,日本野村總合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辜朝明於「財訊2019影響力論壇」上,急切地分享他從美國華府所帶來的第一手貿易戰情觀察。

果不其然,8月2日,美國總統川普就宣布再對中國剩餘的3000億美元商品加徵10%關稅。辜朝明歸納,未來如果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沒有改變他的方針,沒有改變政府方向的話,貿易戰就會持續下去。

過去,很多亞洲國家的產品是運到中國組裝後,再送到美國、歐洲去賣;但將來,只要有寫「中國製造」的產品,美國都會考慮再三,因此,韓國、台灣、日本的產業勢必受到衝擊。儘管近期台商被迫回流,對台灣而言,可能是好消息,「但一定要記得,戰爭不會很快落幕的,這是一場長期抗戰。」

辜朝明觀察,1978年中國領導人鄧小平施行門戶開放政策後,華府一直有一派聲音,相信中國會漸漸走向民主、自由,積極扶植中國經濟發展,包括協助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期盼中國人民在經濟富強後,也會追尋西方的民主法治。

川普根本不在乎民主法治,其實他喜歡和習近平談...

一直到5年前左右,這一派陣營講話都比較大聲;另外一派雖然認為,「不行,我們不能信任中國的共產黨,」但過去都是居下風。

然而,現在情況開始改變。在習近平5年多前上台後,中國人權開始逐步限縮:監視器、集中營、媒體受壓、維權律師被捕、香港的反送中抗爭等。

中國更於南海持續軍事擴張,顯示中國並未屈服於美國在第2次世界大戰後所打造的世界新秩序,甚至正在醞釀破壞這樣的秩序。

「3個禮拜前,我在美國首府華盛頓,和當地很多人交換意見。我的感覺是,現在美國幾乎可以說有兩個政府,一方面是川普,還有就是川普以外的所有人。」辜朝明解釋。

對川普來講,他其實唯一在意的事情,就是要能談成一筆好生意,他根本就不在乎什麼民主、自由與法治,他其實就是生意人,因此事實上川普是很喜歡和習近平談,因為習近平是一位獨裁者,可以做所有的決定,所以川普很喜歡和獨裁者打交道。

▲財訊影響力論壇邀請了(由左至右)香港北威董事總經理劉憶如、台綜院創辦人劉泰英及國發會副主委鄭貞茂與談。(圖/吳尚哲攝)

中國太早亮底牌了,美國豈能眼看獨裁政權坐大

過去這兩年,我們看到川普好像到處去放火,一會兒是加拿大,一會兒是墨西哥,一會兒是中國,一會兒是歐洲;好像動不動要找人吵架,這就是川普的作風;而其他的人,就是跟在川普的後面跑,川普跑到哪裡去,他們就趕快去收拾爛攤子。

可是,現在情況已經和兩年前不一樣了,現在其他人已經跟上了川普的腳步。

「我不曉得大家有沒有注意到,Robert Lighthizer(美國貿易代表萊特海澤)在兩個禮拜前,他在美國眾議院的預算委員會作證,美國眾議院的預算委員會是很有影響力的委員會,結果不論是共和黨或民主黨的眾議員都告訴萊特海澤說:千萬不能輕易地放過中國,假如你輕易地放過中國,你就等著看吧。他們甚至告訴萊特海澤,就算川普總統輕易放過中國,他們也不會讓川普總統好過。」辜朝明說。

所以假如川普和中國達成的協定對美國是不利的,國會是絕對不會通過。

換句話說,兩年前川普一個人走在前面,其他人跟在他後面跑,可是現在美國其他人反而已經跑到川普前面了,叫川普不要輕易地放過中國。甚至有些工會領袖也告訴川普說,假如輕易放過中國的話,以後就不投票給他。辜朝明指出,「我講的是工會組織喔。工會對川普來講是很重要的鐵票區,因為他當初選舉的訴求,就是針對這些藍領階級的勞工,所以假如工會領袖都這麼說,川普當然一定得聽。」

但為什麼美國對中國態度會有這麼重大的轉變?愈談判卻愈緊繃?辜朝明透露,最近一名中國官員不小心對一位美國政界重要人士說溜了嘴:「我們太早亮牌了,提早了5年把我們的底牌亮出來。」辜朝明解釋,這個中國官員的意思是,假如習近平再聰明一點的話,應該再等5年,等到他們的軍事力量和經濟力量都更加強大了,才公開與美國作對。

美國態度轉變了,47年來首稱台灣為國家

「美國人一聽,直覺就想到希特勒。」辜朝明指出,1930年代日本軍國主義和德國納粹政權崛起時,美國的態度一開始是漠視,給了日、德充分空間壯大,最後引發了2次世界大戰,原本未參戰的美國,反而為此付出慘痛代價,因此從中學歷史課本就不斷告誡後世:千萬不可姑息獨裁政權。

因此,辜朝明也觀察到,在中國走另外一個方向的時候,台灣就變成美國的責任。最近,美國對台灣的態度開始轉變了。

辜朝明指出,6月,他去華盛頓,美國國防部定期出版1份《印度太平洋區戰略報告》(Indo-Pacific Strategy Report),過去在這份報告裡,台灣都是以「區域」(region)被稱呼。

但最新版本的第30頁,卻將台灣稱之為一個「國家」(nation),這是從1972年來的第1次,是「國家」而不是「區域」,美國此舉的政治意義,不言可喻。

只不過,中國既已強大,又有什麼理由需要向美國讓步?辜朝明解釋,其實中國經濟學者也清楚,經過30年的努力,中國人均GDP(國內生產毛額)已成長至約9000美元,但投資活動與生產重心,也開始從中國流動到其他生產成本更低的國家。

▲美國政壇原有一派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寄以厚望,但現在他們失望了。(圖/達志)

中國若再強硬 恐落入中等收入陷阱

且中國人口老化問題嚴重,從2012年起勞動力人口逐步下降,總人口估計在13年後呈現負成長,兩大因素加乘之下,中國恐怕要面臨比正在老化的日本和台灣更嚴峻的「中等收入陷阱」。

所謂中等收入陷阱,指的就是薪資開始上漲後,造成生產成本增加、製造業外移,反而導致人均收入成長停滯所形成的天花板。

過去的西歐、美國都曾面臨同樣的困境且成功地脫離,但如今中國只剩13年的時間來因應,美中貿易戰又正在加速製造業的外移和打擊中國的外銷,若在此時錯過了突破的機會,下一次中國進入成長期可能要再等200年。但如果中國的政策做對的話,是很有可能脫離中等收入陷阱,人均GDP一舉達到2萬美元。

「只可惜中國掌權者並非經濟學家,」辜朝明苦笑說,對於神聖的中國軍方,豈可容許美國來侵犯他們的主權?因此,短期間很難樂觀期待貿易談判有進展。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美國經濟數據都相當亮眼,但聯準會主席鮑爾仍願意配合川普喊話而降息一碼。

辜朝明指出,這是一個總體戰,美中談判破局,聯準會作為政府的一部分就要出手,如果中國已傾全國之力來與美國進行貿易戰,聯準會也要支持美國政府,以確保美國經濟不會走弱。美國經濟走弱的話,川普和中國談判的籌碼就會變少。

川普的行動已經發酵了,最明顯的,就是美國基準利率從0.25升到2.5%(編按:8月1日降息1碼到2.25%)後,美元應走強,而日圓、歐元會走貶;然而這3年來,日圓和美元匯率仍是108日圓兌1美元,而不是130日圓,表示當政府把注意力擺在貿易市場上面,外匯市場也會受到影響。

這是一場總體戰,聯準會挺川普穩住談判籌碼

辜朝明舉例,假如你是進出口貿易商,產品都銷往美國,要把賺到的美元換成日圓、人民幣,才有辦法去支付本地員工的薪水。但外匯市場中,有95%是投資人,他們看到川普每天說,美元不應那麼強,他們就不買美元,甚至作避險、放空美元,這就是為什麼明明聯準會已經升息8次,美元卻沒有大家預期的那麼強。

延伸閱讀:

失控的貿易戰 辜朝明:再與川普鬥下去,中國將錯過200年一遇的大機會

曾經力挺中國,美國為何斷然變心?

史上第一次,美國承認台灣是「國家」

太早亮牌?辜朝明:假如中國聰明點,應該等5年再跟美國作對

華府有「兩個政府」,一個是川普,另一個是…

川普當選的真正原因:貿易失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