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任希浩

餐飲旅館業資深主管

任希浩:古厝.鄉情.割稻飯 東里家風的慢活時光

2019-07-28
作者: 任希浩

▲渾圓大器的豬蹄膀,配著自家曬的筍乾,長時間白燒酥爛腴潤。(圖/任希浩提供)

苗栗苑裡是縣內最偏西南的小鎮,也是苗栗最早開發的區域之一,如今盛況雖不能與隔壁的台中大甲相比,但仍然是重要的稻米產區。中國以農立國,每逢稻穗成熟收割季節,左鄰右舍多會互相支援,主人家為表感謝,皆會準備飯菜,於午飯時分籠裝擔挑至田邊,招待犒勞這些來幫忙的鄉親。  

紅磚古宅 苑裡鎮上有亮點  

這些食物,不一定要什麼山珍海味,卻一定要豐盛而油水充足,多半還都是自家風味,既能補充體力,又表示親厚與不見外。大家以碗公盛飯,自行取用各種菜色,樹蔭下言笑晏晏,整個早上的辛勞,盡付於涼風習習中。這種習俗與食制,稱為「割稻飯」,純粹、質樸而直接的人情味,正是我們傳統文化中最為珍貴的一環。
 
東里家風,就在苑裡鎮上,一棟三合院形式的紅磚瓦古宅,還夾雜著交趾陶燒點綴,約莫於1890年代興建,現今已被縣府列為三級古蹟,門前正對田畝遠山,周圍百年龍柏環抱。後來因為家族子孫繁衍,在兩側又加蓋了如羽翼般的延伸,稱為「護龍」,不是那種官宦人家的高門深宅,反而帶著點鄉紳自給自足的富裕清平。
 
10餘年前因機緣巧合,由現任總幹事接手,經過親力親為的整建修繕,將全區劃分為民宿、用餐、土特產展售等不同機能。這位總幹事外型頗似動畫片《神隱少女》裡的「湯婆婆」,只是少了金銀披掛,更貼近宅子的素淨古雅風格。

踏入大門,有如進入時光隧道,花木扶疏間,將現代的喧囂都隔絕在外,特產展售以客家滋味如老菜脯、苦茶油等物為主;但種類更為繁多的,則是十來種古式漢餅,香菇滷肉、桂圓核桃、綠豆椪之類,有葷有素琳琅滿目,雖非我們熟知的坊間名店所製,卻也扎實味足,一如寶島敦厚的民風。

割稻飯,在台灣各地不算罕有,但仍有著同中求異的亮點。相同者,熱情親切的款客如家人,相異處在於自家烹製,講究就地取材;因此不同人家所出,即使是同名菜色,就可能呈現不同風貌。

東里家風的割稻飯需要預訂,以自助餐方式供應,「讓你吃到飽」,這一點已頗有古風。此處自有農園,大部分的食材都不假他人,不但新鮮,更有減碳環保的概念。苑裡靠海,所以東里家風的菜色還會再搭配海產,感覺就更是包山包海的澎湃了。
 
以現時每人300元的預算來說,自釀米酒遇上了家養土雞,這麻油雞就是他處沒有的濃郁醇香。而園區內自曬的菜脯與每日清早拾回的雞蛋,一味菜脯蛋,更是足不出戶的新鮮與單純,也是米飯的殺手。連桌上的爌肉、豬腳、酸菜白肉湯,那豬肉,也是自家養的,這下子豈不應了《木蘭辭》裡所述「小弟聞姊來,磨刀霍霍向豬羊」的景致? 

割稻飯,吃的是古意與古味,不作興繁文縟節,也不來那些虛張聲勢的排場。沒有了那些不該有的添加物,吃進嘴裡的,是久違的原始真味。看著天光雲影,捧著粗陶食器,掌廚人溫暖的心意,就這麼甜甜地沁入腦海中。

食客雖然未曾經過農忙操練,在飯菜濃香催送下,什麼節食減重都全然不顧了,一個個奮勇爭先狼吞虎嚥。那種感覺不是到一般餐廳用餐的膚淺,更像是回到了鄉下老家,一頓住家菜,讓人吃得自在又舒暢。  

古意古味 家常農食勝宴席  

此次偕友人同往,因人數較少,與主人家商議後,改用的是折衷版的用餐方法。民宿區的正房擺上紅木圓桌,氛圍有點像台灣傳奇的劇情(據說很多鄉土劇都會來此取景),回家吃飯的感覺,又增添了幾分家有喜事的誇張。

以圓糯米烹製的油飯,顆粒分明又滋味不凡;韭菜花與櫻花蝦的助陣,是錦上添花的冶豔濃香;當天撈到的海螺,取淨肉加蔥蒜同炒,柔嫩甘甜又鮮爽;鱸鰻肉以三杯方式處理,去了濃烈的滯膩,代之以惹味的脂香,都是外面餐廳吃不到的風味。
 
當渾圓大器的豬蹄膀,配著自家曬的筍乾,不加醬油的長時間白燒,酥爛腴潤到只用匙箸即可分解。凝脂如玉蓋著微帶粉色的肉、脆嫩可人飽沃原汁的筍干,毫不掩飾的原味,洪流滾滾地撲面而來,脣齒間的酥融欲化,落腹後的餘味綿長。

友人笑說長途跋涉只為此君而來,老實說一句,這話雖然誇張,卻是值回票價的實在。而主人家款客的殷殷之心,不是那種表象的虛假,在此刻也完全流露出來,因為你能從這些飯菜裡感受到的舒心,是怎麼也假裝不出來的。

延伸閱讀:

任希浩:老派風骨本幫菜─上海浙園

任希浩:隱身嘉義 冷藏熟成肉火鍋專門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