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吳佳璇

精神科醫師 守備範圍從醫學中心到離島衛生所,兼作歷史人物隔空診斷

吳佳璇:走進日本傳說之鄉

2019-07-24
作者: 吳佳璇

▲(圖/Pixabay)

2019年3月某日上午,火車站正前方的遊客服務中心「旅の.遠野」室內空無一人,我撳了撳櫃台服務鈴,工作人員笑臉前來迎接。  

「今天可以租腳踏車嗎?」我怯怯問道。日本岩手縣遠野市觀光協會官網明載,公共自行車租借冬季(12至3月)原則暫停,視天氣而定。  

「有的,但中午過後有雨,請留意。」得知我來自台灣,工作人員笑得更燦爛,讓我幾乎忘記從花卷出發,釜石線沿線的雲層愈來愈厚。  

《遠野物語》 奠定柳田在民俗學的地位  

輕踩鐵馬10分鐘不到,就出了市中心。1909年8月末,柳田國男(1875~1962)首度造訪遠野,也是從花卷過來。彼時,岩手輕便鐵道(後來的釜石線)尚未通車,他不知是搭馬車還是汽車,「行十餘里(1里等於3.927公里),沿途僅三處街市,其餘皆青山綠水,人煙稀少,較北海道石狩之平野更甚」。抵達下榻旅店,向主人借馬,獨自遊歷郊區諸村落。翌年,柳田根據遠野出身的佐佐木喜善(1886~1933)口述,與自身實地探查,出版了《遠野物語》,將居民代代口耳相傳的故事化為文字,傳說中的河童、座敷童子、山姥與天狗等,從此聲名大譟,成為日本妖怪文化主流,也奠定柳田在「民俗學」研究界的地位。  

鄉間道路坡度平緩,騎乘約6公里來到位於土淵町的常堅寺,1490年開基之曹洞宗寺院,為遠野十二院之首,但遊客更關注伽藍後方那泓清水,也就是著名的「河童淵」。想釣河童的人,得先申請「河童捕獲許可證」,並遵守七大規定,人道對待河童。

不過,《遠野物語》中的河童一點兒也不老實。有的化身男子,與閨女交媾,生下手掌有蹼的後代;有的想拉潭邊喝水的馬兒下水,反被拖回馬廄,遭人類發現,連忙寫悔過書求饒。據說,《遠野物語》沒收錄到故事下半段,某日常堅寺遇火,河童為報答不殺之恩,奮力協助搶救,令信徒極為感動,從此有了河童犬。還有,不同於其他地域之青面河童,遠野河童因天寒嗜杯中物,臉總是紅通通。  

參拜過寺院,我走向河童淵,聽到依偎在母親身邊的小男孩抱怨釣不到,不覺莞爾,真希望長年守護河童淵,為了推廣地方文化發明「捕獲許可證」的運萬治男爺爺恰巧在現場,看他如何安慰失望的男孩。  

同樣位於土淵町的傳承園,與常堅寺相距約500公尺。這裡有被國家指定為重要文化財的傳統建築「菊池家住宅」,還有緬懷當過土淵村長,最後抑鬱而終的佐佐木喜善紀念館,以及祭祀養蠶人的「白樣神」的「御蠶神堂」。  

異類配偶 反射日本人與自然的微妙關係  

白樣神有多種形態,原始型就是一個馬頭,乃因此地曾有個和馬結婚的美女,其父憤恨難當,在桑樹下殺死馬。女兒見狀萬分悲傷,說道:「我要走了,但為了不造成父親困擾,請在春日3月16日,到院子裡石臼看看,會有奉養您的東西。」語畢,便同馬一起升天。是日,父親果然在石臼內發現滿滿的馬頭狀白蟲,便拿起桑葉餵養。  

淒美的人馬戀,被民俗學者歸類為「異類婚姻」。試圖透過民間故事探索日本人心靈的心理學家河合隼雄(1928~2007)便發現,日本傳說中的異類女婿常遭殺害,即使他們並未為非作歹。至於化身女性的鶴、狐狸等動物,一旦被委身的人類男性發現真面目,就得消失或離開。  

精通榮格心理學的河合解讀是,這些異類配偶,象徵著日本人與自然的微妙關係。相較於異類婚姻完全不是問題的非洲、巴布亞紐幾內亞或因努伊特人傳說,或是根本沒有異類婚姻的歐洲童話(別忘了青蛙王子是被施魔法的人類),日本人的曖昧難解,可見一斑。  

離開傳承園,本想沿著小烏瀨川的公路北上,繼續探索《遠野物語》中的「豪宅區」,興許撿個聚寶盆之類的寶物,可是抬頭北望,烏雲自高處下竄,隱去群山。就在我心生猶豫,是否繼續行程之際,突然想起河合隼雄在《日本人的傳說與心靈》中有一段話,樵夫偶然發現深山老林中的豪宅,象徵著熟悉的現實生活中,突然發現到一個自己從未注意過的事物。  

在我們習以為常的風景中,可能隱藏著耀眼奪目的美景,也可能隱藏著未知的可怕深淵…,平靜的日常生活,只是把各種現實整合成不具威脅的表象。
 
「甭去了」,我決定背著烏雲,加速踩踏趕回市區,直奔「遠野市立博物館」,坐在有暖氣的放映室,欣賞水木茂漫畫版《遠野物語》改編的動畫,不只比大雨滂沱中騎車愜意,也不會被山姥擄走。

延伸閱讀:

吳佳璇:與太宰治的脆弱同行

日本學者解讀 韓國文在寅高調反擊的政治盤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