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謝金河:「發大財」可能是帖迷幻藥!  

2019-07-24
作者: 謝金河

▲(圖/達志)

在美中貿易戰下,日、韓關係交惡,日本為了報復今年3月間南韓法院判決包括對日本製鐵、三菱重工等日本企業必須對二次大戰徵用南韓勞工支付巨額賠償,日本對南韓祭出新版的貿易戰;這場貿易戰與美中貿易戰相比,金額簡直不成比例,但對全球產業鏈造成的衝擊卻不亞於川普對華為的禁制令,而且從這場日、韓貿易戰也可以看到失落30年的日本再起的底蘊,值得台灣借鏡。  

日本只選了三種關鍵性的化學材料,包括光阻劑(光刻膠)、高純度氟化氫及氟化聚醯亞胺;日本經濟產業省7月1日在官網宣布,從7月4日起實施出口限制,禁令一出,立刻對南韓半導體及面板產業造成致命的打擊,對三星、樂金顯示(LGD)及海力士(HYNIX)都造成重大影響。  

從南韓貿易協會公布的數據來看,今年前5月,南韓從日本進口的三項化學材料金額是1660億韓元,推估全年金額不超過4000億韓元,換算成美元約3、4億,但日本這三項化學材料在全球市占率約七到九成,南韓廠商對日本住友化學等材料商倚賴甚深,南韓很難從別的國家找到合適的供應商,如果日本完全對南韓斷料,單是一個半導體產業,南韓招致的損失是日本的270倍。  

日本限制出口 南韓半導體業大受衝擊  

再從另一個角度看,日本限制化學材料對南韓出口,打擊到的是南韓三星、LGD、海力士等大企業。以三星在2018年全年營收243.77兆韓元(2078億美元),南韓2018年GDP(國內生產毛額)是1.62兆美元,三星的營收占南韓12.8%,因此日本限制3、4億美元的化學材料出口,衝擊到的是1.62兆美元的經濟活動。日本對南韓的限制出口,限制了南韓半導體與面板產業,正好發揮了四兩撥千斤的鎖喉效果。  

為了這三種化學材料,雙方交惡愈演愈烈,南韓民眾發起拒購日貨,也拒絕赴日旅遊;日本則考慮進一步將南韓踢出「安全保障出口白名單」,估計進一步實施出口管制的產品可能達到1100項,日方更揚言拒絕與南韓分享情報,南韓企業也進入緊急狀態,努力尋找替代原材料,但似乎沒有那麼容易,全球半導體產業恐有斷料之虞。  

過去30年,日本面對泡沫經濟,被形容是失落的年代,在全球經濟體系中的地位也從老二掉到老三。其中有很多因素,首先是全球進入大量生產、大規模製造時代,中國挾廉價工資成了世界工廠,日本在大量生產、製造技不如人,喪失優勢,漸漸地邁入失落年代。  

專注先進技術材料 日本創造隱形冠軍  

二是日本放棄以房地產發展的經濟模式,實現以科技技術掛帥的產業轉型,日本透過技術和核心材料及自動化生產,創造了非常多的隱形冠軍,這與中國追求經濟總量,以及以房地產發展GDP的模式完全不一樣。日本房價在泡沫經濟中一口氣重挫六、七成,到今天為止,日本人談房色變,當多數華人都相信房地產今天不買,明天一定更貴,大家窮其一生之力借錢炒房的時候,日本人只相信房地產今天買了,明天還會下跌。到今天為止,東京的房價以實坪交易,換算比台北更便宜,日本人不炒房,卻專注在先進技術和關鍵材料。  

這些年,日本與中國成了兩個極端的對照組,中國人熱中炒房,日本人不敢再炒房;中國努力追求經濟高成長,過去兩位數,後來保八,現在保六成了常態。2018年日本GDP年成長只有0.8%,今年可能只有0.7%,安倍首相的10%消費稅上路,2020年的GDP成長可能只有0.4%。  

但是安倍政府從2012年上任後,即努力著手創造服務業出口,力促服務業轉型。從數據顯示,日本非製造業的資本支出穩步上升,受到人口少子化及老化的限制,勞動力下降,讓日本更重視自動化產業的發展,無人商店、餐飲老早已遍布全國,近年來租賃、快遞、郵政服務也快速發展,加上電商的催化,共享經濟開始深植日本。  

對照中國及南韓快速取代日本成了製造業出口龍頭,日本開始重視服務出口,大力發展觀光旅遊,外來觀光客從1000多萬快速升到3000萬人次以上,明年受惠於東京奧運,可能逼近4000萬,長期日本希望成為每年有6000萬外國旅客的觀光大國,靠著外來觀光客,日本好產品也隨著觀光客採購帶出國外,高絲、資生堂大發利市,都與此有關。  

日本在失落的30年中,不再沉溺於GDP的數字遊戲,相信經濟的筋骨是先進的製造業,這個先進製造業不僅是創造財富的源頭,也是創造就業的最大動能,這個概念在川普總統上任後努力號召製造業重返美國時,他已有深刻體會。他知道製造業能創造更多就業機會,製造業外移,供應鏈也跟著出走,研發創新也成了泡影,日本深刻體會先進製造業的核心是先進技術和關鍵原材料,一旦喪失先進技術和核心關鍵原材料來源,龐大的GDP數據就會倒塌,而附著在製造業之上的豪華房地產也會轟然倒塌。日本放棄以房地產作為發展經濟的火車頭,現在看起來,日本可能不是失落30年,而是30年的無聲革命,這跟中國正好成了對照組。  

就在日韓面臨關鍵材料貿易戰的時候,微信上正好發出一篇文章,標題是「抓住房市大機遇,人渣也可以變巨富」,討論的是涉嫌猥褻女童被逮入獄,造成股價大跌的新城控股集團主席王振華。新城控股抓到中國二、三線城市房地產發展大機遇,2015年創造了319億元人民幣營收,到去年創造2210億元人民幣營業額,淨利104.9億元人民幣,快速成為中國第八大地產公司。新城控股的獲利比螞蟻金服、雷軍的小米還多出很多。這個土豪出身的地產集團,正是中國炒房加大GDP成長力度,賺快錢的最佳寫照。  

想發財不能用喊的 深耕努力才實際  

放眼未來世界經濟的變化,大量生產、廉價製造已到了歷史上重大轉折點,世界的經濟開始質變與量變,透過技術和核心原材料,可能相當程度掌握了世界經濟的命脈。也許從外人角度看,日本是失落30年,平成落幕代表了這個世代;但從日本人來看,也許這是進步的30年。今年的日本正處在世界經濟「地基」的位置,這個源頭是日本放棄GDP數字的滿足感,腳踏實地,務實耕耘,不斷地向世界經濟的上游挺進。放眼下一個30年,世界經濟的主調也會發生很大變化。  

過去一年來,台灣民眾都陷在「發大財」迷思中,以為「發大財」可以用喊的!其實發大財背後必須一步一腳印,真正深耕與努力,大家要發的財絕對不會憑空從天上掉下來。過去30年,中國人把「發大財」概念極度化,所有中國人都想一步登天,快速發大財;對照日本,日本民眾樂天知命,他們不以發大財為己任,而是尋找工作中的樂趣。  

我記得2008年北京奧運前,奧會主席親自到日本拜訪一位製造鉛球的老師傅,因為鉛球數量有限,這種不能量產的產業,只有日本老師傅仍然守住本業,得到國際標準規格鉛球認證只有這位老師傅,只因老師傅不喜歡北京,拒絕把鉛球賣到北京,驚動奧會主席親自出馬,這正是百年工匠技藝,只有日本人願意奉獻一生在不會賺大錢的行業上。  

這次日本拒售三樣化學材料,大家都在探討產業的衝擊,其實背後有更深的底蘊。未來技術深耕,製造力才是左右國家競爭力的核心要件,大量生產、廉價製造、靠炒房拉動GDP數字,可能不再成主流。發大財如果沒有務實的技術能量當後盾,發大財不但不會快樂,也會像海市蜃樓般突然倒塌。台灣在中國模式、日本模式中,下一步要認真選擇自己要走什麼樣的路。

延伸閱讀:

與國際資安組織無縫接軌 群暉廣邀全球駭客挑戰公司漏洞

安倍學川普硬起來 日韓對立將帶來連鎖報復效應

楊森:全球債務拉警報,結局該如何收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