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肯尼斯.羅格夫

美國哈佛大學公共政策學教授。曾任國際貨幣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本文獲Project Syndicate授權在台獨家刊載。

肯尼斯.羅格夫:建立世界碳銀行的必要性

2019-07-24
作者: 肯尼斯.羅格夫

▲(圖/Pixabay)

美國眾議員歐加修.寇蒂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主張的「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雖然受盡否認氣候變遷的人嘲笑(尤其是美國總統川普),但它強烈呼籲美國在全球暖化問題上以身作則、發揮領導作用,卻是非常正確。  

只是悲哀的事實是:儘管美國人的貪婪文化造成大量不必要的浪費,亞洲新興國家是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成長重要得多的源頭。再怎麼激動也解決不了這個問題。  

因此,目前出路在於如何建立適當的誘因,鼓勵中國、印度、越南、印尼和孟加拉等國家致力減少碳排放。  

我們很難靠現行的多邊援助機構做這件事,因為它們處理氣候問題的專業能力有限,而且各方對它們的影響各有不同。例如世界銀行最近相當任性地決定停止為幾乎所有新的化石燃料發電廠提供資金,就令許多能源專家沮喪。  

美國過去10年得以大幅降低碳排放成長,是靠以相對乾淨的天然氣發電廠取代汙染嚴重的燃煤電廠(雖然川普盡力破壞這種努力),而這也是盡可能降低氣候風險、務實的「普林斯頓楔子」(Princeton wedges)的關鍵部分。我們不能因為追求完美,結果反而阻礙我們邁向碳中和的未來。  

這是個關鍵時機!成立專責機構 協調援助技術移轉  

現在正是我們建立世界碳銀行(World Carbon Bank)的時候—這家新機構將專門負責替先進經濟體協調援助和技術移轉事宜,不會同時試圖解決所有其他發展的問題。沒錯,我完全明白現任美國政府連為既有國際機構提供資金也不願意,但西方不能從氣候責任緊密糾結的世界裡退出來。  

國際能源總署(IEA)的資料顯示,亞洲的二氧化碳年排放量如今是美國的兩倍、歐洲的3倍(IEA是全球氣候變遷問題中少數誠實的中間人之一,世界碳銀行的研究部門應該以它為模範)。在先進經濟體,燃煤電廠平均已經運作了42年,許多這種電廠已接近壽終正寢,逐漸淘汰它們不會造成很大的負擔。但在亞洲,燃煤電廠的平均年齡僅為11年,許多這種電廠還將運作數10年(亞洲平均每週興建一座新的燃煤電廠)。
 
在經濟迅速成長的中國和印度,煤占發電燃料逾60%。雖然這兩個國家也大量投資在再生能源如太陽能和風力發電上,它們的能源需求成長得太快,無法完全拋棄供給充裕的煤。  

印度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僅為美國的十分之一,美國怎能傲慢地要求印度減少碳排放?同樣道理,如果不提供一些具體的誘因,美國怎能說服巴西的波索納洛政府減少砍伐亞馬遜雨林(雨林是自然界的碳匯)和減少發展經濟?  

這是個最大危機!長期氣候變遷 美軍列為國安威脅  

要減少碳排放,有許多方法可以試行。許多經濟學家(包括我)支持課徵全球碳稅,雖然也有人認為,政治上較容易推行的總量管制加配額交易制度,也可以產生幾乎相同的效果。但是,對迫切希望滿足國民基本能源需求的開發中國家的政府來說,這是不切實際的。在非洲,只有43%的人有電可用,遠低於全球的87%。  

雖然世上有一些無知的國家元首,但認真的研究者多數認為,氣候變遷造成大災難可能是人類在21世紀面對的最大生存威脅。相關影響已在眼前:美國西岸和歐洲出現空前的熱浪,愛荷華州發生大洪水,以致氣候風險導致房屋保險保費大增(已升至許多人無法負擔的水準)都是例子。而如果赤道地區變得太熱、太旱以致無法維持農業生產,而且氣候難民在世紀末之前暴增至10億人或更多,現今的難民問題,相對之下就太小兒科了。  

美國軍方已在準備應付此一威脅。2013年,太平洋美軍司令洛克利爾(Samuel J. Locklear)就將長期氣候變遷列為最大的國家安全威脅。因為現行措施(例如2015年的《巴黎氣候協定》)能否有效減慢全球暖化大有疑問,務實派認為,必須為最壞情況做好準備。  

先進經濟體必須處理好自己的環境問題。但如果亞洲開發中國家(將來可能還有非洲開發中國家)並未同樣改變發展道路,那是不足以解決問題的。即使眾所期望的技術發展奇蹟發生了,氣候問題的全面解決方案,幾乎一定必須包括建立一家新的世界碳銀行。  

此舉的成本取決於我們的假設和抱負,但10年間耗費1兆美元是大有可能的。很瘋狂嗎?相對於其他選擇,或許並不瘋狂。即使是推行綠色新政,總好過在綠色事業上毫無作為。

延伸閱讀:

違反「淨水法」遭罰天價!美國台塑的真正老闆是…

中國石油恐斷炊?台塑化曹明這樣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