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味全魏家兄弟心結浮上台面 味全龍由誰埋單?

2019-07-24
作者: 游筱燕

▲在頂新和德文教基金會創辦人魏應充(前排中)的支持下,味全龍隊復出,龍迷高興,但味全的投資人卻很擔心。(圖/取自魏應充臉書)

味全公司6月27日召開股東常會,一舉換了5位董事,9席董事有五席是新面孔;原味全董事長陳永清也以「屆滿退休」為由,由OK超商前總經理、現任好食好事基金會董事長陳宏裕接任,這是頂新自2014年宣布退出味全經營權以來,聘任的第三位董事長。  

此外,3席獨董也換了一席,由現任好食好事基金會董事宋俊明出線。好食好事基金會是2017年成立的非營利組織,是在頂新集團30億元食安基金底下的基金會,幕後推手正是頂新三董魏應充。  

被離職董事、獨董   最後一刻才知道  

市場解讀,這代表魏應充的勢力將重回味全,但改選隔天,味全股價隨即跌幅6%,跌至32.8元,看來市場對經營階層的改變,似乎不太埋單。知情人士指出,這次的人事大風吹,其實已經凸顯出魏家兄弟間的矛盾。  

味全在油品風暴前是由魏應充出任董事長,事件爆發後,頂新雖然宣稱退出味全,但身為味全實際上的大股東,在魏應充入監服刑期間,味全一直由大董魏應州看管;味全高階經營團隊都知道,每個月都要去台北101大樓84樓的辦公室,向魏應州報告上個月的結算,以及下個月的預期目標等財務數字。  

近年,味全專注於中國發展冷藏飲料,不僅去年大陸的營業利益已能補足台灣的營業虧損,帶動味全由2015年谷底時稅後淨損19.13億元,到2018年稅後純益9.83億元,「大董心裡覺得,味全是他救起來的。」頂新高階幹部形容。  

但去年12月魏應充假釋出獄後想拿回味全主導權,兄弟間的矛盾也隱然升高。光是在味全公司的人事安排上,兩人就有不同的看法,「董事名單,大董和三董喬了一個多月喬不出來。」知情人士指出,喬到最後,考量到魏應充曾入監服刑、受了委屈,大哥決定退讓,「許多被換掉的董事、獨董,都是最後一刻才知道自己被換。」  

不只如此,對於重新復出的味全龍隊,兄弟看法也不同。味全龍由魏應充以頂新和德文教基金會創辦人的名義主導,5月13日中職通過味全龍隊加盟審核,成為中職第五隊,預計2020年打二軍,2021年正式以一軍亮相。  

味全龍復出很燒錢   股東憂權益受損  

味全龍復出,龍迷很高興,但味全的投資人卻很擔心。癥結點在於台灣的職棒市場過小,辛苦經營卻不易獲利,最後誰要出錢?頂新高層指出,拋出組隊想法的是魏應充,在家族會議時,四董魏應行認為當年球隊是在他手上解散的,於是贊成,二董魏應交也支持,惟獨魏應州認為不妥,因為不會賺錢。最後兄弟的決議默契,是由味全來出資,也有助企業形象的加分。 

只不過,加入球隊要先繳加盟金1億2000萬元,還得附上3億6000萬元的保證金,且須經營滿5年後才會歸還,另要配合1億元的地方棒球振興計畫,負擔其中7000萬元的額度,加上每年要燒的1億至2億元,對味全來說是一筆沉重的負擔。  

知情人士透露,味全有些前高階經營團隊當時表達反對意見,認為對味全不公平。

熟悉稅務的會計師分析,按照職棒規則,由於球隊屬於營利單位,須另成立一個運動公司,即使是味全設立的子公司,仍須盈虧自負,因此每年合併報表計算時,味全龍的虧損會認列在味全的業外投資損失,卻不能拿到味全折抵稅款;唯有味全龍解散清算時,才能折扣投資的稅費,這對味全並不划算。  

頂新和德文教基金會發言人歐陽劭瑋證實,運動公司仍在積極籌備中,還未定案。據了解,目前進度只先送到職棒的大會裡,待理事會同意後要送會員大會,會員大會同意後才會成立公司;換言之,將來誰要為味全龍埋單,現在還是未知數。  

尤其,前高階經營團隊們不願為投資職棒隊背書,現在董事成員大換血後,味全龍是否真的會由味全出資,成了現任董事長須面對的問題,其結果也將影響味全的股東權益。  

重建味全龍,可能有助於頂新魏家提升對外形象,球迷們更是熱烈歡迎;只不過,現階段投資職棒很難賺錢,味全是上市公司,現在好不容易終於獲利,恐是困難的決擇。  

該如何在家族利益與公司治理間取得平衡,恐怕是魏家兄弟須面對的課題與考驗。

延伸閱讀:

持續加碼投資中國 力拚台灣虧轉盈》魏家轉向力挺 味全轉骨突圍

頂新、伊藤忠 親密戰友變各懷鬼胎  傳頂新拿台北101換伊藤忠手上頂新控股股權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