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謝金河:拿掉神主牌,找回機動與活力!

2019-07-22
作者: 謝金河

▲(圖/陳俊松攝)

最近我一再跟大家說,台商回流是台灣翻轉失落30年最佳的時機!如果大家比對一下,今年以來南韓面對的困難,香港反送中衝擊下,香港的命運正是面臨百年巨變,而新加坡是最靈活的小孩經濟體,像一艘小船,面對美中貿易戰巨浪,新加坡也正面對考驗。台灣當然也受到影響,但似乎有漸入佳境的味道,在這個關鍵時刻,政府也要顚覆一些舊思維。

這當中有一些關鍵問題,例如一例一休,很多左派思維框住台灣,大家最直接的想法是台灣的經濟已經很好了,勞工要多休息,這原來是對的,但是法律定下去,勞檢無限上綱,有些勞工想加班卻不能加班,本來和諧的勞資關係出現巨大變化。像時代力量就是台灣走向左派的推手,我們有能力重新找回和諧的勞資關係?

二是本勞,外勞為什麼不能脫鈎?沒有人否認新加坡是國家,但新加坡本勞,外勞是脫鈎的,新加坡的基礎勞工薪資只有台灣的四分之一,但一般新加坡上班族薪資平均比台灣高出5成到1倍。

台灣本勞,外勞薪資掛鈎,每次調高最低工資,受益的都是外勞。我問了政府高層,他們說,這個政策只要有陳菊把關,連討論的機會都沒有。就這樣,我們把自己弄成調整困難的植物人。

三是台灣僵化的租稅政策,很多財稅學者都説台灣有效稅率只有13%,幾乎全世界最低,但是台灣的名目稅率高達40%以上,算是全球比較高的國家。

這次很多人都說,香港人想移民來台灣,但我肯定,香港最有競爭力的高資產人士一定不會考慮台灣,因為台灣的租稅沒有競爭力。我常常說,台灣的有效稅率偏低,一定有很多該課的稅沒有課到,為什麼財稅官員不朝這個方向努力?

還有,政府必須更加鬆綁,現在包括金融,教育,很多層面管制太嚴,也綁死台灣的競爭力,教育的鬆綁可能是當務之急。民進黨執政有很多堅持的神主牌,但面對世界的巨變,一定要把台灣變得更有彈性,更靈活,調整了30年的台灣,才能找到躍升的新動能!

延伸閱讀:

南港——黑鄉變潮城

台肥、國泰、南港輪胎 開發計畫一籮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