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楊森

財經專欄作家 曾任財信出版總編輯、《財訊》雙週刊總主筆、顧問

楊森:全球債務拉警報,結局該如何收拾?

2019-07-10
作者: 楊森

▲(圖/Pixabay)

隨著全球經濟擴張腳步減緩,大家開始擔心衰退是否將要來臨,以及經濟中有哪些脆弱性因素可能加劇衰退衝擊?其中,持續升高的債務規模最值得關注。由於債務不可能無限累積,當前的大債局面最終又會如何了結?

根據IMF(國際貨幣基金)的統計,截至2017年止,全球債務創下184兆美元的最高水準,約占全球GDP(國內生產毛額)的225%,平均每個人負擔8.6萬美元,相當於全球人均所得的2.5倍。

其中,愈富裕的國家負債愈高,前3名分別是美國、中國和日本,合計持有全球債務超過一半;另外,私人部門是推動全球債務攀升的主要動力,自1950年以來,私人債務擴增了2倍;而在全球金融危機之後,以中國為首的新興市場私人負債增長大幅超越先進國家,成為近幾年推升全球債務的主要力量。

借錢不是壞事,在經濟擴張期間,貸款投資或消費可以擴大需求,加速經濟成長。但是欠債得還錢,一旦經濟趨緩,或陷入衰退,可是還本付息一毛都不能少,此時就會排擠支出,抑制復甦動能。

快速增加債務 終將傷及實體經濟

有學者研究私人(家庭和企業)債務累積和經濟衰退深度之間的關係,涵蓋30個以上先進國家和新興市場的數據,從1990年到2016年,並根據衰退發生前的私人債務累積速度排序,如果落在所有樣本的最低25%區間,就定義該次衰退為正常景氣循環的常態衰退;但如果處於最高的25%,則是金融循環引發的金融衰退。

結果發現,因私人債務快速累積所導致的金融衰退,其GDP從高峰跌到谷底的深度會比常態衰退來得大。進一步分析家庭債務和企業債務的影響,家庭債務引發的衰退嚴重程度比企業債務大。不過新興市場的情況稍有不同,企業債務對衰退的衝擊相對較大。

簡單說,持續且快速增加的債務,最終會對實體經濟造成重大衝擊。那麼,當前全球債務的風險情況又如何?IMF利用2000年以來的數據,針對29個主要經濟體的6個部門,包括企業、家庭、政府、銀行、保險和其他金融(包含影子銀行),根據每季資產負債表的槓桿程度、流動性與到期日匹配等多項因素,建構金融脆弱性指標,從脆弱性最高到最低分5個等級,脆弱性最高以紅色標示。

今年4月底,在先進國家中,美國有政府、企業、保險和其他金融4個部門的債務屬次高脆弱等級;至於歐元區的政府負債、其他先進國家的家庭負債,則處於最高脆弱性的紅色警戒。在新興市場,中國的風險最大,包括企業、家庭、銀行和其他金融四個部門,都是脆弱性最高的紅色警戒;至於其他新興市場,則是政府負債的脆弱性最高、家庭負債次高。

就怕景氣衰退 高負債難擋意外事件衝擊

中國私人部門的負債居高不下,去年政府開始致力於去槓桿化,重點是限制影子銀行的業務成長。過去影子銀行是支撐地方開支和維持中小企業成長的重要動能,隨著中央政府開始緊縮,馬上衝擊中小企業的獲利能力,進而壓抑經濟成長。

美國企業負債是另一個焦點。不論占GDP比重,或採用上市公司的數據─負債占盈餘比率,均處於歷史最高峰。不過,美國企業當前的利潤率很高,加上利率在相對低檔,短期對金融穩定影響不大;這也是美國聯準會的看法。

比較值得擔憂的是信貸品質下降,以公司債為例,投資評等最低1級的BBB級債券大幅增加,代表很多新增債券是來自風險較高的企業。聯準會主席鮑威爾稱此為「3B懸崖」。一旦景氣轉趨衰退,這些債券可能遭到降級,此時就會觸發債市賣壓,引發動盪。

因此,雖然利率很低,但不能輕忽高負債的危險性。就像把房子蓋在接近海平面的沙灘上,一旦大潮來襲,馬上會發生危險。金融脆弱性會放大意外事件的衝擊,譬如經濟放緩超出預期、貿易戰爭突然升級等,反過來又加劇衰退的嚴重程度。

何況很多企業借錢並不是用於提升長期的生產力。根據聯準會資料,雖然美國企業借貸確實有部分用於資本支出,但更多是拿來發放股利、股票回購或進行併購,這些對長期成長趨勢有多少助益,頗值得懷疑。

只是隨著人口和生產力的成長趨於下滑,長期成長趨勢也將減慢,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利率都可能維持相對較低水準,不論民間或政府,恐怕都無法抵擋低利率的誘惑,繼續擴大債務規模,結果金融脆弱性仍將持續升高,直到無以為繼為止。

延伸閱讀:

楊森:「百年最慘」之後

楊森:金融危機之後...預見下一波衰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