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謝金河:消失30年的魔術數字

2019-07-10
作者: 謝金河

▲(圖/吳尚哲攝)

假如股市是一個國家的經濟櫥窗,過去30年,世界經濟出現了很多非常有趣的變化,股市的起與股市的落,背後都代表著一個國家的經濟榮枯。

30年前,台灣與日本是貨幣升值、熱錢湧入下,經濟最火熱的國家。日本在1968年奧運開幕後,經濟進入起飛期,日經指數在1989年飛上38957點的歷史高點,換來的是泡沫經濟失落的30年。台灣也在新台幣升值過程中,炮製了台灣錢淹腳目的傳奇,台灣的股市從1985年的636點狂漲到12682點。假如把這個歷史性的股價指數當成一個指標,現在力拚2020年執政的政治人物,也許可以把股市挑戰12682點當成一個魔術數字。

當年台日股市登頂 道瓊只2000多點

這話怎麼說?30年前當日本、台灣股市飛黃騰達時,中國的股市還沒開張,香港的恆生指數只有1850點左右,如今在3萬點附近。原因是香港股市海納百川,讓眾多的中資企業到香港掛牌,香港股市由過去英資大行左右香港半邊天,變成紅色企業遮蔽港股半壁江山的局面。而美國股市在90年代仍在低檔,台股從12682點崩盤時,道瓊指數只有2000多點,現在道瓊指數站在26000多點之上。而歐洲的德國,在1990年前後,德國股市只有1600點,很多人說德國人務實,不喜歡金融操作,可是這兩年德國股市最高漲到13596點,比台股的12682點還要高。

從股價指數來看,從1989年到2019年,大多數國家的股價指數都大漲逾10倍,香港恆生、韓國綜合指數、美國道瓊、那斯達克、標普500,或是德國DAX,都是如此;只有台灣與日本是天涯淪落人,到今天為止,日本日經指數還不到1990年高峰的6成,台股稍微好一點,還相差將近2000點。假如股市是經濟的櫥窗,日本與台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日本是1985年《廣場協議》後,日圓從263.5兌1美元,此後步上升值道路,日圓狂升,引來熱錢湧入,造成房市、股市大暴走,到了1989年底泡沫吹破,日本民眾從此陷入負資產窘境。過去30年,正如同野村總研經濟專家辜朝明說的,日本努力在還錢,民眾進行還債運動,也陷入空前的投資保守情境中。2020年日本重獲奧運主辦權,安倍政府很希望重新複製日本1968年東京奧運崛起的模式。

明年東京奧運 安倍想複製日本崛起

那麼過去30年,台灣發生何事?1990之後,台灣出現了一個很大的變數,中國經濟崛起,90年代,鄧小平推動的中國改革開放逐漸看到亮點,到了1992年鄧小平南巡講話,中國經濟發展方向明朗。在李登輝總統執政期間,政府原本推動南向政策,希望阻止西進浪潮;但台商擋不住中國大爆發的誘因,紛紛西進找商機,從此西進成主調,台商大規模到中國去投資,當時台灣處在經濟發展的高基期,中國的低基期發揮了巨大吸引力,於是台灣的人流、物流、金流全往中國流。

90年代的中國深滬股市才剛萌芽,香港在97回歸後,又更加背靠中國,台灣的製造業大舉西進,台灣民眾也爭相儲存人民幣,到香港開戶,甚至證券業從業人員也爭相到中國發展,產業界人士被中資企業挖角,這是標準的資金與人才掏空模式。資金外流,產業空洞化,這是台灣經濟辛苦30年的背景,有人痛批台灣經濟「鬼混20年」,其實背景由此而來。

現在30年一大運又到了轉折點,日本正努力改革,希望重返亞太強國之路;台灣困頓了30年,現今也在調整的關鍵時刻,眼前發生的大事,對台灣漸漸有利,一是過去30年的「中國致命吸引力」,如今大陸工資追上台灣,消費、物價也節節上升,中國經濟跑到高基期;反而是失落30年的台灣,現在走到低基期,中國對台灣驚人的磁吸效應逐漸減弱,台灣「失落」的狀況明顯減速。

第2個改變是台灣出現30年來未曾有過的台商回流現象。經濟部統計,今年到7月4日為止,已有84家台商回台投資,金額逾4346億元,將可創造3.911萬個就業機會。這是30年來的1次重要改變,因為過去30年,台灣的人才,完全只有出去,沒有進來;現在人才與資金回流,這個回流力道,將影響未來台灣經濟發展甚巨。也就是說,政府如果懂得迎接成功征戰全球的台灣企業家投資台灣,這是台灣再起的一次大好機會。

在這個前提下,不管是現在執政的民進黨政府,或是2020年大選中勝出的政府,大家一定要有共識,全力發展台灣經濟,最重要的是找回台灣人富有拚勁的活力。這半個世紀以來,台灣人能拚、肯拚,企業發展沒有國家當靠山,因此,台灣沒有中國的國家隊當後盾,也沒有韓國半個國家隊的大企業;台灣充滿了中小企業主,台商缺乏政治奧援下,單槍匹馬闖天下,除了廣大的中國外,台商也遍及東南亞、非洲、中南美洲,這些驍勇善戰的台商,征戰全球累積了相當驚人的實力。如果當政者能把這些散落各地的台商號召回來共同建設台灣,這是台灣失落30年最好的一次機會。

而政府也必須務實地做一些事,例如稅制改革。這次立法院3讀通過《境外資金匯回管理運用及課稅條例》,台商匯回資金第1年課稅8%,第2年10%,若用於實質投資可減半,這是台商回台稅制法制化的第1步,也許有人仍不甚滿意,但也是好的開始。眼前台灣稅制還有很多改革的空間,例如我們常說台灣有效稅率只有13%,是全世界最低,其實台灣名目稅率很高,個人所得稅率也高於美國,財長應全面檢討稅制,台灣稅、規、費很多沒有列在稅項,還有很多該課的稅未課,如果能補強漏洞,台灣仍有減稅空間。這些年台商把錢滯留在香港、新加坡,是這兩個地方有低稅的優勢。這次香港面對一國一制威脅,台灣應積極思考如何取代香港「資金避風港」的地位。

二是勞動力的彈性。小英總統任內完成的「一例一休」,讓台灣企業靈活應變的機動力受到很大的限制,未來應有調整空間。這些年我常在想1個問題,新加坡是全世界都承認的主權獨立國家,但是新加坡本勞、外勞堅持脫鉤,沒有人批評新加坡違反國際人權,於是新加坡可以低薪雇用外勞,高附加價值人士在新加坡享有高薪。台灣剛好相反,全世界承認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的不到20個,但台灣卻堅持本勞、外勞不能脫鉤,這些年台灣經常調升最低工資,其實調來調去,都在幫外勞加薪,台灣的本勞仍陷入低薪窘境,而受益最大的是政治人物隱身幕後的外勞仲介業務。這個問題,兩黨都解決不了,這是一個很奇特的現象。

勞動力應有彈性 本勞外勞薪資脫鉤

假如台商回台投資成真,那麼政府要有更大魄力加大建設台灣的力道,像現在受人肯定的高鐵,政府可以找人研究高鐵北延到宜蘭,南延到屏東的可能性。大家都很擔心的缺電、缺水問題,政府可帶頭完成台電設備更新,引導更多資金投入建設領域,像是台電民營化,台灣可吸引更多資金投入,還有很多涉及資安的敏感性產業,例如雲端伺服器、安全監控等,在美中貿易戰加劇的情況下,台廠會更加投入在台灣建廠的力道。假如大家一起努力投資台灣,在很快的時間內,台灣就會看到消失30年的魔術數字「12682」又重新出現在眼前,這也是未來政府的施政成績單。假如政府治理奏效,12682就像是陽明山登上七星山,攀越不難;假如政府治理績效不彰,12682將是難以挑戰的「埃佛勒斯峰」!

延伸閱讀:

中國以跑百米速度狂奔30年...謝金河:台商回流政府要有敏感度,準備起跑了!

謝金河:酣睡30年 台灣到了轉折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