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 諾貝爾經濟學得獎得主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給臉書加密貨幣喝倒采

2019-07-10
作者: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

▲(圖/Pixabay)

臉書(Facebook)和它的一些企業盟友已經決定,世界真正需要的是另一款加密貨幣,而推出這種貨幣是利用他們掌握大量人才的最佳方式。臉書的這種想法揭示了21世紀美國資本主義的許多問題。

就某些方面,現在推出一種另類貨幣是很奇怪的。以往對傳統貨幣的主要不滿是不夠穩定,嚴重和不確定的通貨膨脹使它們難以成為可靠的價值儲存工具。但美元、歐元、日圓和人民幣近年全都非常穩定;若有風險,世人擔心的是通縮而非通膨。

加密貨幣有漏洞 助長非法活動和洗錢

全球在提高金融透明度方面也已取得進展,有心人如今較難利用銀行體系洗錢或做其他壞事。而拜科技應用所賜,現在可以很有效率地完成交易,瞬間將資金從顧客的帳戶轉移到零售商的帳戶,非常安全可靠。我們目前最不需要的就是一種助長非法活動和洗錢的新工具,而新的加密貨幣幾乎一定會成為這種工具。

作為支付手段和價值儲存工具,當前貨幣和金融體系的真正問題,在於控制交易的公司之間欠缺競爭,而且監理也不足。因此,消費者(尤其是美國人)使用支付工具的費用是合理水準的數倍,每年為Visa、萬事達卡、美國運通和銀行業者貢獻了數百億美元的超額利潤(excessive profits)。針對2010年《陶德法蘭克金融改革法》的杜賓修正案(Durbin Amendment)僅非常有限地限制金融業者對簽帳卡交易收取的過高費用,而且完全放任更嚴重的信用卡費用過高問題。

或許有人會問:臉書的商業模式是什麼?為什麼那麼多人對它的新事業有興趣?臉書可能是希望從交易處理平台享有的超額利潤中分一杯羹。他們相信競爭增加不會導致利潤降至接近零,此一事實證明企業界對自身利用市場力量(以及發揮政治影響力,確保政府不會干預)的能力很有信心。

在美國最高法院再度決定損害美國民主體制的情況下,臉書及其盟友可以認為他們沒什麼好害怕的。但監理機關理應介入,因為它們肩負的使命並非只是維持金融穩定,還包括確保金融業者之間存在有效的競爭。在美國以外的國家,世人並不怎麼樂見美國科技業以反競爭的作法主宰市場。

一籃子公債做後盾 臉書賺到無風險利潤

臉書的Libra貨幣估計將以一籃子全球貨幣釐定價值,而且將有百分百的資產支持(應該是以一籃子政府公債為後盾)。因此,臉書可能還有這種收入來源:用戶將傳統貨幣換成Libra,而臉書並不支付利息給這些「存款」,但又可以利用這些資金賺取利息,因而賺到無風險的利潤。但如果可以將錢放在更安全的美國國庫券或貨幣市場基金上,為什麼會有人要為臉書提供這種零息存款?(每次交易時,隨著Libra換回傳統貨幣,因此出現資本利得或損失,以及隨之而來的稅務問題,看來是這種新貨幣的重要障礙,除非臉書認為它可以踐踏我們的稅制,一如它在隱私和競爭問題上,踐踏了我們的既有制度。)

有關商業模式的問題,有兩個顯而易見的答案。其一是做壞事的人(可能包括美國現任總統)為了掩飾他們所做的壞事(例如貪汙、避稅、買賣毒品或恐怖活動),願意付出不少錢。但是,既然在阻止有心人利用金融體系犯罪已取得重大進展,為什麼一種可以為犯罪活動提供便利的新貨幣只是因為貼有「科技」的標籤,我們就願意放過它?政府和金融監理機關更不應該放過它,不是嗎?

如果這是Libra的商業模式,各國政府應立即禁止它。政府至少應該要求Libra遵守一般金融業者必須遵守的資訊揭露法規。但如此一來,它就不再是加密貨幣。

又或者臉書將針對Libra相關交易進行資料探勘,一如該公司利用它掌握的所有其他資料,而這將增強臉書的市場力量和營利能力,進一步損害我們的安全和隱私。臉書(或Libra)可能會承諾不這麼做,但誰會相信它?

再來是較廣泛的信任問題。每一種貨幣都建立在這種基礎上:人們相信賺來的錢,一有需要就能提取。私營的銀行部門早就證明,它在這方面是不可靠的,而這也是需要新的審慎監理措施的原因。

但短短數年間,臉書已經證明它是不可信任的(銀行業經過長得多的時間才落到這種地步)。臉書領導層一再證明,面臨賺錢和兌現承諾的抉擇時,他們總是選擇賺錢。沒有什麼比創造一種新貨幣更關乎賺錢了。只有蠢人才會將自己的財務福祉託付給臉書;但或許這才是關鍵所在:因為掌握約24億名月度活躍用戶的個人資料,誰比臉書更了解世上每分鐘出現了多少蠢人呢?

延伸閱讀:

臉書推加密貨幣 驚動全球央行

三分鐘掌握Fed決策:降息預期升溫、下修通膨率、鮑爾任期揭密、回應臉書加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