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有影片】香港《禁蒙面法》遍地動亂 黎智英:年經人被逼上絕路了,只有背水一戰!

2019-10-05
作者: 洪綾襄

▲(圖/陳俊松攝)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4日宣布訂定「禁蒙面法」,自5日零點開始實施,眾多香港市民隨即在香港各地發起抗議活動,高喊「香港人,反抗」、「蒙面無罪,立法可恥」等口號,更有示威者宣布成立「香港臨時政府」,並於4日深夜在馬鞍山的「新港城中心」宣讀《香港臨時政府宣言》。

自從今年6月9日,百萬港人走上街頭「反送中」至今已超過110天;6月上旬,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日前接受《財訊》獨家專訪,與《財訊》雙週刊社長謝金河在台灣辦公室展開對談,兩人從「反送中」大遊行,深入剖析香港局勢與國際關係。以下為專訪內容。

談香港《逃犯條例》 黎智英:年輕人認為反正我都要死了,就跟你拚一拚

《逃犯條例》已經看到老共有決心要「含糊」香港人,因此這個法案不管過不過,大家都看清老共就是要「含糊」香港人。很多人都想移民出去,但年輕人沒有移民的資格,他們只能背水一戰。所以年輕人會選擇去衝撞,就是因為他們對未來沒有選擇,所以這不是容易解決的。

美國這次沒有扮演什麼角色,而是全世界都反對《逃犯條例》,所有香港人反對,大律師、過去的領袖都反對,一百多萬人出來也不理,香港政府不聽,所以市民這麼憤怒。香港年輕人不是看到川普或是理解中共,跟那個沒關係,而是覺得「反正我都要死了,就跟你拚一拚」,所以現在金鐘才全都是年輕人。

這次年輕人都是自發去的,沒有領袖,很難終結整個活動。而且年輕人本來是說要圍立法會圍到下禮拜,所以留守的時間就很難估計,現在是暑假,一拖就可能失控。香港政府也終於感受到嚴重性了,市民對年輕反對者的同情是比較大的,因為他們不是政治性驅動的。

最近很多負面的報告都出來了,很多資金都走了,這其實不只是因為《逃犯條例》,而是人們看到中共決心「含糊」整個香港,把香港整個法治和自由一下子拿走,變成中國的其中一個城市。但你要知道,只要通過這個法律,香港變成中國一個城市,就是新疆了!為什麼?香港在英國一百多年的統治下,我們的價值和直覺已經和國際核心價值一致了,所以對中國的打壓和控制的做法,我們是直覺的想要抗爭,不會那麼容易接受的,未來當然就會變成新疆的穆斯林;香港也會變成向新疆維族一樣的集中營,一定的。

現在差不多有十萬個小孩子圍住立法會,大陸有可能有這樣的小孩子嗎?香港的孩子為什麼敢這樣?因為從英國殖民時期留下的,我們的價值觀和信念,對自由就像空氣一樣的自然。所以香港要是變成中國的其中一個城市,就會像新疆一樣被高壓控制、洗腦,直到我們的直覺都被洗乾淨,變成被它們擺佈的行屍走肉。(延伸閱讀:禁蒙面法惹眾怒! 上千港人宣讀《香港臨時政府宣言》

談台灣的未來 黎智英:選郭台銘、韓國瑜這樣的人做總統,台灣人不會死嗎?

共產黨現在讓步,以後也會想別的方法達到他的目的,不會這樣放過你的,所以韓國瑜啊、郭台銘啊,說可以接受一國兩制,郭台銘雖然後來改口,但他的心是這樣。韓國瑜還說「我不知道啊」、「一國兩制論成敗還言之過早」,選這樣的人做總統,台灣人不會死嗎?你們一定要寫,說是我講的!

這麼多年來在中國打壓下,台灣的經濟受壓,日子過得不好,但不等於你要把台灣整個往中國那邊靠攏,國家都不要了。你一定要在經濟繁榮和國家安全中平衡,一定要靠美國作為台灣國家安全的堡壘。美國是全世界最大的經濟體,為什麼你們不跟他建立FTA自由貿易協定,這會使得台灣不需要那麼倚賴中國,受到的牽制也比較小,你們一定要選一個兩方面都能平衡的人。郭台銘、韓國瑜肯定不是這樣的人,賴清德太傾向台獨,也會死的。小英做得怎麼樣,過去幾年你們也看到了,台灣人真的要理性一點,要清醒一點,選一個人能夠平衡兩方面的,這真的很重要。

談美中貿易戰 黎智英:我相信冷戰,中國一定輸得很慘 

這些事情是習近平一個人搞出來的。他上台之前,全世界都和中國合作;但他上任之後,君臨天下,還做了皇帝,整個世界都知道中國變成封建王朝,怎麼可能和他融合?他們都死心了,如果讓中國成為全世界最大的經濟體,我們都死了,一定要在那之前趕快阻擋你。

所以西方國家會在以後10年、20年,用軟實力去制服中共。軟實力是最強大的,中共沒有人權、沒有文明,不可能會有軟實力,沒有人相信你。最近新上任的各國領導人,都趕快把上一任簽署的一帶一路計畫停掉,為什麼?因為中共的核心價值就是錢,利用錢去賄賂腐化那些領袖,讓那些領袖可以接受一帶一路,以為這就叫「中國特色的軟實力」。一帶一路可以迅速順利在全世界建立,就是利用政治的腐敗,但這個世界不是這樣,所以每個新上任的都反中,印尼、巴基斯坦,已經有二十七個國家退出,未來還會有更多國家退出。

從此就可以看出,他們所謂的軟實力,就是金錢賄賂力(money corruption power),這不是國際共識,也不是所謂的軟實力;軟實力是人權、自由,沒有這個做後盾是沒有軟實力

冷戰要靠軟實力,中共沒有軟實力,軟實力是道德的操守、人權那些價值去支持,才有軟實力,中共是沒有的。所以冷戰一打,中共一定會全軍覆沒,所以現在美國也知道這件事,不管是「佔中」,還是這次遊行,美國也有很多報導,他知道如果是打冷戰,一定可以戰勝中共的,中共若要走入冷戰,一定會一敗塗地。

像是5月初中國在最後推翻貿易談判,這是中共的慣例,永遠是到最後才推翻,讓你覺得都花了很多時間,也想要有點成績,拿回一點就算了。但川普不是這樣,一就一、二就二,直接給他硬頂回去,不用什麼尊重他啊。以國家政府的高度,很紳士地跟他談啊,中國不聽的,WTO二十年了,一國兩制二十二年了,你跟他紳士,一定失敗的,川普直接跟他來硬的。(延伸閱讀:港特頒布《禁蒙面法》、戒嚴謠傳聲四起… 香港這把火,燒出台灣對中三個誤判

談香港的金融地位 黎智英:逃犯條例過不過,香港都已經完了 

今天有個新聞很重要:「高銀金融(530)早前以111億元買入啟德商業地王,惟公司傍晚發通告指,地產界立法會議員兼獨立非執行董事石禮謙昨要求公司召開緊急董事會會議,要求審議暫停向負責投標啟德地王的附屬公司提供財務資助以清付地價的議案,最終董事會決議贊成石禮謙建議;簡單而言,高銀金融放棄購入該幅地塊。」

香港過去作為金融中心,主要的基礎就是法治基礎,這個法治讓財經中心有互信機制,沒有互信的機制不可能瞬間做這麼大的電匯或交易,互信背後沒有法治是做不來的。

一旦《逃犯條例》過後,金融中心地位當然就不保了,而且香港的樓價也開始下調了,為什麼?過去很多大陸人來香港買樓,他買的不只是樓,還買了在香港居住的法治、自由、人身安全的保護。你現在把香港的法治、自由、安全打垮了,他要買的就是一棟樓,對他沒有意思的,他一定賣掉,趕快走的。所以房市現在還低調,但崩盤是一定會發生的,很多錢在走的。(延伸閱讀:謝金河:今日的香港,明日的台灣──2300萬人的覺醒

為什麼在大陸做生意的人會怕?你們要知道,香港早在1970年就成立了廉政公署,貪污幾乎消失,香港做生意成本就低了,市場的交易就更透明,令到香港在1980年代成為貿易中心,這是非常重要的。

貪污在香港是壞事,但在中國卻是必須的,為什麼?因為在中國做生意沒有法制保護,能保護我的是有權控制我的人,如果我不聽他的話,是不可能做生意的,無論消防、買賣都沒可能的,所以如果我要做生意,一定要給保護費。保護費在法制社會是貪污,但在他們的社會卻是必須的,應該算是交易費用,但是現在中國反過來說,這些交易費用是貪污的證據,還抓了很多貪污的官員。官員在法庭供稱了賄賂的廠商名單,那些廠商的名字都已經列入法庭證據,他就到香港一個一個抓回去,生意人還不怕得要死?這就是問題!

談壹傳媒的未來 黎智英:到最後一天都要做下去,我們沒有選擇的

我沒有安排啊!《蘋果日報》是代表香港反對派的傳媒,我是反對派傳媒的頭頭,我不能跳船的,一定要到最後,《蘋果日報》也要到最後,這是我對整個社會交代和責任。抓了我們或是報社關起來,真的才沒得做,但到最後一天都要做下去,我們沒有選擇的。

(看手機推播)催淚彈已經出來了,一定更多人反彈,所以我覺得香港是完了(攤手)。幾十年的「東方之珠」要成了「東方之沙」了,沒了。好了,講很多了,我也得回香港去了,我早上才來,沒想到今天會搞這麼大,得趕快回去看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