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林昭亮:我的台北旅宿雜感

2019-07-07
作者: 林昭亮

▲(圖/林昭亮提供)

台灣是我心目中永遠的家鄉,但除了岳父岳母住在台北之外,我在台灣並沒有家。即使新竹舊居整修後成為工研院貴賓招待所,優雅的日式木屋也比較像光明新村歷史的回顧、標誌性的建築,而非記憶中兒時的家,唯一例外,大概只有台北晶華酒店。

台灣旅館飯店我住過不少。18歲首次亞洲巡迴演出,邀請母親入住舉世聞名的台北圓山大飯店時洋洋得意;5年後與紐約愛樂交響樂團和指揮家祖賓·梅塔回台,住喜來登飯店時興奮不已。君悅酒店舉行歸寧宴,侍者手舉奧運聖火入場,煙霧彌漫嚇壞了新娘,卻令我笑彎了腰。上幼兒園女兒,寒假在長榮桂冠一口氣掉了兩顆牙,大唱「寶貝聖誕節,我要的就是兩顆大門牙」時,口齒不清,令人莞爾。

每次入住亞都麗緻,經理總是很客氣地幫我自動升等總統套房,難以婉拒的好意,卻是「熱鐵皮屋頂上的小提琴手」的無奈。還有那裝潢豪華現代摩登的君品酒店,總是學不會開關電源,令我失眠。令人難忘的還有某設計新潮之五星級大飯店,全透明玻璃衛浴門,讓老婆不知如何是好;設備現代但擺的方向腳伸不直,好心建議,隔年重回發現馬桶全換了方向!台灣旅館進步日新月異,成為回家的一連串記憶。

當年音樂節 巨星迄今難忘好時光

但晶華酒店在我心目中有特殊的地位。多年來每次回到氣派優雅的晶華大廳,總像是走進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典雅明亮的大理石宮殿般,充滿沉著坦然的氣質。1997年至2003年,我回台舉辦巨星音樂節,曾邀請許多巨星好友,包括大提琴家馬友友和蓋瑞.霍夫曼 (Gary Hoffman)鋼琴家布朗夫曼 (Yefim Bronfman)和中提琴兼指揮家拉雷多 (Jamie Laredo)等,浩浩蕩蕩就是住在晶華。猶記得走進大廳,兩排站的歡迎隊伍像迎接國賓、英國女王般儀式隆重,直到今天,所有參與的音樂家仍然津津樂道、難以忘懷。

有次在房裡練琴突然有人敲門,眼前金髮佳人有點眼熟;老師您不記得我嗎?啊!原來「棒辣妹4重奏」剛好在台北演出,第1小提琴手海莉(Haylie Ecker) 上次在澳洲伯斯城上大師班時還是高中生呢!最後一次和發燒友辜成允閒聊音樂和組裝音響嗜好也是在晶華;在台北除了音樂廳之外,此地恐怕是樂迷觀賞名人或重逢相聚的最佳地點。

印象中我總是住在1001房、馬友友住隔壁1002號套房,其他音樂家則分別安排於同一層樓之兩排。有一次布朗夫曼因時差睡不著覺,身穿白浴袍像個大寶寶在走廊上一會兒敲敲這個門、一會兒敲敲那個門,想找人聊天把大夥兒整得頭昏腦脹。

文化內涵加值 住宿體驗大不相同

還有音樂會後深夜慶功派對,在拉雷多房裡喝光所有的酒和飲料,全部人都醉得東倒西歪,只有馬友友精神抖擻,清晨4點直接跑去錄影錄音,精力充沛無人可敵。出生不久的小不點兒還不會爬,在房間內滾來滾去像粉紅色的小豬,在偌大的栢麗廳陪大人用早餐,坐高腳椅又顯得如此渺小;晶華酒店10樓,充滿了許多令人懷念的美好時光。

幾年前熟悉喜愛的大理石配櫻桃木大廳,一夜之間變成微光銀灰的現代裝潢,這與外出演奏回家後發現家具全換了,牆壁顏色也不一樣般令人渾身不舒服!唉,必須跟得上時代潮流才行啊。悄悄走進只見一大群少男少女包圍門口,原來韓星偶像團EXO也住在這裡。隨手照張像片傳給小妞,不到兩秒鐘興奮過度的寶貝女兒馬上有回音。

這也難怪,當年媽咪鋼琴上放的偶像是小提琴家,如今含苞待放少女牆上貼的是數不清的男孩樂團海報,上百隻眼像滿天星星,晚上不作惡夢只有天曉得。還好晶華服務仍然世界一流、美食精緻也仍然天下第一,像衣著流行的美麗佳人,外表雖新潮但內涵古典,絕對禁得起時間考驗。

去年決定回台灣舉辦以傳承為主的第1屆「台北大師星秀音樂節」,由於規模宏大,參與音樂家眾多,住宿是一大負擔。晶華酒店潘思亮董事長是最早支持這項計畫的贊助者之一,當下親口答應招待所有大師的住宿,即使後來發現參與老師多達10幾位,在夏日旅遊旺季一住就兩個多星期,加起來接近180天的空前絕後,但仍義無反顧地全程贊助,晶華純粹只是一私人企業啊!唯有深具文化內涵的企業家,才能有如此的遠見和魄力。台北晶華象徵的是高貴的友誼、雋雅文化的精華與台商的驕傲,我除了心存感激,也引以為榮,並在此代表所有參與的音樂家致上最高敬意,期待今年8月,再見晶華。

延伸閱讀:

北投亞太飯店七月起推『夏日彩豔.繽紛假期』

不放棄雙子星!揭密藍天許崑泰通吃兩岸的獨門獵地術

捕獲野生退休梁公偉 現身晶華喝咖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