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當世界香港變成中國香港〉香港外資金融業中階主管:外資投資信心的確受衝擊,港人邊賺錢邊準備移民

2019-07-03
作者: 洪綾襄

▲銅鑼灣、中環等觀光鬧區的西方臉孔愈來愈少,取而代之的是出手闊綽的中國遊客。(圖/攝影組)

兩百萬人出來遊行,以人口比率來說,這應該是世界紀錄了吧?可想而知,香港人有多憤怒。這幾年的政策大部分都是向中國大陸傾斜,尤其是年輕人,他們覺得這個社會很不公平,房價升至天價,本地資源例如租金較便宜的政府公共房屋,很多給大陸新移民搶占了,他們根本沒辦法。

過去政府曾推23條立法(可調度解放軍來維護國家安全)、推動以普通話取代廣東話;收購並控制本地媒體控制言論;任意褫奪議員資格,拿香港外匯存底去建造主要供大陸人使用的高鐵、港珠澳大橋,都讓香港人積怨已久。這次修訂《逃犯條例》只是一個觸發點,香港人驚覺到,這後果可能會讓他們連最基本的人身安全及言論自由都失去,才會一下子全站出來反對了。

中國心裡可能明白,只要維持香港的現狀,對中國最有利,畢竟他們不花一文就承繼了一個世界金融中心,所有國企銀行及大企業都可以在香港融資,有一個成熟的平台可以與外國做生意。所以在回歸頭10年還算是給予香港高度自治,但之後他們還是忍不住加強對香港的干預。我常想到「青蛙背蠍子過河」的故事,蠍子雖然答應不會螫青蛙,但到河中央蠍子本性難掩,還是忍不住螫了青蛙一下,結果青蛙死了,蠍子也被河水淹死。

中國大陸就是想慢慢把香港消化掉,他們是想把這座城市真正成為大陸母體的一部分-我意思是不單是在主權上,他們是想改變香港人的語言、文化、行事方式以至思想。香港如果同大陸沒有分別了,那麼就更容易管治。

至於修訂《逃犯條例》會否影響外國投資者信心及香港經濟?我認為會有一定程度的影響,但老實說不會很大。

我對香港的政治人權很悲觀,但對香港金融業不會有影響,因為對投資者及外商來說,雖然會影響信心,但這是一個與中國做生意及投資的平台,外國生意人很務實,只要有錢賺就一定會來投資,所以香港的人權民主自由情況怎麼樣,坦白說,他們不會很在乎。而且投資者都知道,在香港投資一直都有政治風險,甚至從回歸前都一直有風險。這個risk premium(風險溢價)老早就算在他們的成本裡。

我在金融業中層,年薪約1、2百萬港元,這次出來遊行,但身邊很多朋友都已部署移民;一個同學下個月移民去台灣,另一個舊同事11月也會移民台灣,還一個則在馬來西亞買了房子,申請其第2家園計畫。就算未移民的,很多中產家庭也會把子女送往美加或英國讀書,留一條退路。

香港物價愈來愈貴,過多的大陸遊客讓我們透不過氣,加上近年社會氣氛怨氣加重,生活壓力很大。如果計畫提早退休,台灣對我們來說很有吸引力,房價和物價比較便宜,人的質素也好,最重要是,我們可以維持平等自由的生活方式。

延伸閱讀:

黎智英×謝金河關鍵對談》香港失去法治,金融中心恐淪為老千天堂

有錢人都在想:錢放香港還安全嗎?

當世界的香港變成中國的香港…中港台金融業第一手告白

不確定的香港 你一定要懂得理財配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