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肯尼斯.羅格夫

美國哈佛大學公共政策學教授。曾任國際貨幣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本文獲Project Syndicate授權在台獨家刊載。

肯尼斯.羅格夫:在這些民粹領袖面前,川普只是一名學徒

2019-06-26
作者: 肯尼斯.羅格夫

▲(圖/翻攝自Donald J. Trump推特)

雖然美國總統川普往往占據多數新聞版面,但是他絕非全球僅有的特例。民粹主義獨裁者近年在世界各地驚人崛起,而在左派的羅培茲和右派的波索納洛分別當選了墨西哥和巴西總統之後,此一趨勢在拉丁美洲至為明顯。美國人不滿川普的獨裁傾向是對的,但一如智利前財長貝拉斯科提醒,相較於拉丁美洲的民粹領袖,川普不過是一名學徒。

委內瑞拉 富國搞成經濟脆弱國

當然,這並不意味著墨西哥和巴西經濟將變得像查維茲和馬杜洛統治下的委內瑞拉。查維茲和馬杜洛將拉丁美洲原本最富裕的國家(擁有全球1/4的石油探明儲量)變成了失敗國家:通膨率超過100萬/100,貧窮率超過90%。

委內瑞拉人口3200萬人,至少有400萬人逃離該國,而一些預測顯示,如果馬杜洛繼續掌權,這數字今年將倍增。委內瑞拉現今的困境,主要是民粹領袖,而非美國總統川普年代的經濟制裁造成的;委內瑞拉已衰落多年,社會和經濟指標惡化,多數發生在川普未上任前。

一如20年前的查維茲一樣魅力十足,羅培茲靠著承諾改善民眾的生活,去年旋風式贏得選舉並掌權。他最先採取的行動之一,是擱置興建墨西哥城迫切需要的新機場(雖然工程已完成30%),理由是飛機是有錢人坐的。然後他選在一個多山的偏遠地區興建新機場,工程完成的可能性變得更低。

雖然羅培茲競選時承諾終結貪腐,但政府發出的合約,竟逾70%未競標。一如川普,他批評媒體為「假新聞」,並警告記者「規矩點」,否則「你知道自己將遇到什麼事」;不過,羅培茲至少暫時沒干預墨西哥央行的運作,全球投資人因此受到鼓舞。

不過,即使目前市場尚未反映墨西哥的「委內瑞拉化風險」,許多曾將查維茲捧上天的左傾名人、作家、學者和政客,至今明顯避免吹捧羅培茲。外部人士眼看著川普,將委內瑞拉悲劇轉化為他的政治優勢,即使支持羅培茲的社會主義抱負,保持審慎是明智的。

英國工黨極左領袖科賓是一個例外,他長期支持委內瑞拉腐敗的查維茲政權,2018年12月出席了羅培茲的就職典禮。

羅培茲危及拉丁美洲第2大經濟體,波索納洛則是危及最大的那一位。巴西擁有豐富的天然資源和人才,但有一句悲傷的老話:「巴西是國際舞台上的明日之星,而且永遠都是。」波索納洛這位新總統,是前陸軍上尉,他希望巴西人擁有更多槍械,並想砍伐大片亞馬遜雨林(這將加快全球暖化)。他已成為抗爭學生、環保人士、同性戀維權行動者的目標。最近在受到紐約市長白思豪的尖銳批評之後,波索納洛因預期將遭遇大規模的抗議,取消了訪問紐約的計畫。

波索納洛在國內的情況也不好。自年初上任以來,他的民意支持率已下跌了一半;從一些醜聞看來,波索納洛能否清理破壞巴西治理的腐敗問題,令人質疑,而他能否建立聯盟,推行雄心勃勃的經濟改革大計,就更難說了。

雪上加霜的是,拉丁美洲第3大經濟體阿根廷,在今年10月的總統大選之後,可能將回歸腐敗專制的社會主義統治。

阿根廷 錯誤政策讓匯率大崩盤

現任總統馬克里2015年上台,承諾恢復經濟理性;在此之前,基西納及其繼承者、妻子費南德茲擔任總統期間,錯失了從21世紀初的農產品出口榮景中受益的機會。

不過,馬克里雖然接手了極爛的攤子(龐大的財政赤字和有限的舉債能力),他自己也犯了一些大錯。

為了壓低可能達30%的通膨率,馬克里政府降低貨幣成長速度,並尋找另類資金來源。但官員選擇仰賴短期外幣借款(典型的錯誤),結果阿根廷很快落到無力償債的地步。阿根廷披索的匯價已崩盤,通膨率升至逾50%,而基西納家族的政黨勢將重新掌權。

如果所有獨裁領袖,都像新加坡國父李光耀那麼能幹,美洲近年的政治發展可能就不會令人擔憂;可惜事實並非如此,尤其是墨西哥、巴西和阿根廷的民粹領袖。從目前情況看來,拉丁美洲似乎將永遠是世界舞台上的「明日之星」。

延伸閱讀:

淪為美中政治角力場 南美石油大國危機再起》委內瑞拉總統鬧雙胞 油價繃緊神經

謝金河:新興市場地雷一個一個引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