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印和闐

證券金融工作者

印和闐:見證埃及與北非的投資風險

2019-06-26
作者: 印和闐

▲(圖/Pixabay)

本世紀初的2002年,高盛證券的分析師從新興市場20餘國湊出第一個投資主題「金磚4國」,目前除了印度,各檔指數至少從最高點腰斬;到了2011年,再找了幾個小市場,湊了一個「金磚11國」的主題,2014年油價崩跌,除了越南真的起來外,這個主題因為沒有說服力,無人理會 。

埃及就是金磚11國的非洲代表。長期追蹤本欄的讀者也許知道,本人因為參與考古工作,每年必須到埃及跟當地的各路人馬周旋,幾年下來,我不再相信高盛分析師坐在辦公室裡寫的報告,也不認為非洲大部分的國家可能在21世紀崛起。

人滿為患 永久居留權以價制量

埃及在非洲已經算是狀況不錯的國家,西鄰的利比亞,在強人格達費被推翻後,各個部落彼此征戰,全境無有效政府;南鄰的蘇丹最近軍政府抵制權力交接,武力鎮壓抗議活動,死傷無數;東南的葉門,不同派系打內戰,沙烏地阿拉伯居然壓不住,導致居民逃亡;東北的敘利亞已經打很久,不必再提。這幾個地方的有錢人,想在北非找個講阿拉伯語的穩定避風港,就是位置在中間的埃及。

要在埃及買個永久居留權,需要花費50萬美元,遠比希臘的25萬歐元還高,這個送我都不要的永久居留權為何那麼貴?周遭國家的動盪是其中一個原因;另外一個原因是,埃及人口至2019年6月下旬已經有9972萬人,比起1951年剛滿2000萬人,是5倍的數目,再比起古埃及人口最多的拉美西斯二世時代的百萬人口,更是百倍數量,房屋供應遠遠跟不上人口與移民成長。拉高居留權價格,是埃及政府必須做的事。

2019年2月,埃及央行降利率,從16.75%降到15.75%,原因是通膨壓力減緩?但是同樣是機場到開羅埃及博物館附近,Uber的價格比去年多3成,開羅市區同樣地點的短期房租金是去年的3倍,從路克索雇用的考古挖掘工人薪水也必須加3成到4成才有人過來。在此同時,埃及鎊兌美元過去一年升了約10%─這個國家的官方數字,根本不是真的。

基於以上敘述,為何沒有早點在《財訊》建議讀者來埃及買房子賺一筆?理論上,這個國家應該是房價炒作的天堂!關鍵在匯率,2016年10月,埃及放手讓匯率貶值一半,從8.88兌1美元一次貶到17.87兌1美元,因為當時外匯存底已經完全不夠支付進口需求。如果你的資產結算價格是美元,這種情況下會直接損失一半的投資本金。

匯率大貶 投資本金先少一半

此後,外匯存底從不到100億美元,升到2019年5月底近400億美元,但是外債從2016年末的673億美元升到2018年底的966億美元,多增加的外匯都是借來的,但是比例上好看一些,國際貨幣基金會認為破產風險下降了。目前埃及政府全年總預算有38%用來付利息,算上還本,高達58%。這樣的財務結構,除非古埃及神明顯靈,爆發下一波危機只是時間問題。

這3年增加的300億美元外債,有120億美元是國際貨幣基金會(IMF)借的,其他大部分是中國一帶一路計畫借的。國際貨幣基金會主要協助調整經濟結構,中國的貸款則用來支持建設新開羅的新首都計畫,包括基礎建設與電車軌道建設。

國際貨幣基金會的貸款問題不大,中國貸款的問題不小,原因是這些建設短期無法產生現金流,而且各項目還需要後續的新貸款才能完成,一旦中國因為自己的問題無法繼續借款,或者新首都建設的計畫持續遞延,埃及的這些基礎建設計畫將直接癱在那裡,也許幾千年後才有另一波觀光效應。

這龐大的基礎建設,長期看都是災難。這又與尼羅河上游的降雨量持續減少有關。歐洲人在埃及、蘇丹、衣索比亞設了39個降雨觀測站,有32個觀測站最近10年的雨量紀錄是下降或明顯下降的,總體少10%是科學家的共識,而且還在下降中。偏偏這個區域的人口又是全世界最會生的,蘇丹加南蘇丹共5600萬人,埃及接近1億人,衣索比亞1.08億人,大家都需要更多的水。

尼羅河上游有90%的水來自藍色尼羅河,蘇丹在此建了兩個大水壩,衣索比亞有樣學樣也準備在蘇丹邊界建一個超級大水壩,準備瘋狂蓄水,一旦上游攔水,下游就不會有水,尼羅河可能不死也只剩半條命,而它現在供養著埃及與蘇丹近1.6億人。對此,正要建水壩的衣索比亞也順便建立了海軍,因為「遲早會用到」。

過去一年,非軍方的前總統剛離奇過世人心不穩,中國給這個國家埋下債務地雷,及未來可能的搶水戰爭,國家前景不確定性高。而這還是IMF在非洲唯一一個危機評估等級下降例子。結論很簡單,埃及以及整個北非的投資風險都太高了。

延伸閱讀:

上百萬人勇闖西非 開闢自貿區打造產業》中國商人在非洲複製世界工廠

中國挾債務以令諸國 遭政權輪替挑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