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有錢人都在想:錢放香港還安全嗎?

2019-06-26
作者: 郭庭昱

▲香港只是特別行政區,卻躋身全球前3大金融中心,獨立的法治、 優惠的稅制、自由的流動3大優勢缺一不可。(圖/達志)

香港「反送中」運動已超過110天,週末大遊行不間斷,香港警方與抗議市民多次爆發街頭衝突。香港已從資金的終點,變為逃離的起點。「離開香港」這個選項已經從無到有,浮現在許多人未來幾年的「待辦事項」中。

香港政府擬修訂《逃犯條例》,引爆了華人史上最強大的民眾遊行,遊行隊伍奇異地凝聚天平兩端的族群,傳統的建制派和改革的民主派,事業有成的富商和看不到未來的年輕學生,而一向溫和的教育界、保持中立的法官、謹守本分的中產階級也統統站出來。

錢,用腳投票!大家都在問,錢放香港安全嗎?

他們不反對「一國」,只為了維護剩下28年的「兩制」,爭取應有的自由和尊嚴,也為了港人最引以為傲的法治,背水一戰。法治,是香港作為全球第3大金融中心(僅次於紐約、倫敦)最重要的支撐,也是金融業賴以維生的命脈。

對於法治的信任,讓上億上兆美元的資金自由流動,包括炒房炒股、企業籌資、資金停泊、金融交易、財富傳承,甚至貪官汙吏的大筆黑錢,都能在此得到滿足,金融服務及周邊行業成為香港最重要的產業。

6月以來,一波又一波抗議的強度與力道,超越多數人的預期。隨著人潮愈聚愈多,正在沉默撤出香港的錢潮,再度升高警戒;台灣人及台商有數千億美元的資金放在香港,大家心中有個大問題︰錢放香港還安全嗎?

其實今年初,《逃犯條例》送進立法會,熟悉條例內容及政治運作的人士,早已研判大勢不妙,這法條威脅到司法獨立及人身自由,外國人、商人、科學家人人自危,異議分子更是首當其衝。

隨著各國商會不斷抗議,卻得不到回應,恐懼,在半信半疑中成長…。不須多作解釋,不必等到立法2讀,更不用提美國可能更動《美國香港關係法》,危及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光是預期心理,資金默默外流,早已衝擊樓價、港元、港股。

「有個《逃犯條例》,中國可以任意在香港抓人,外國人、生意人都怕死了」,「聯繫匯率不保,香港可能像內地一樣資金管制,趕快把錢撤出來吧」,今年初金融圈不斷流傳這類說法,加上2018年3月,美國總統川普發動貿易戰,港幣兌美元又一直在接近7.85弱方保證附近遊走,港元匯價頻創30年來低點,顯示資金出走香港一直在進行中。

金融警鐘響起!港元貶值壓力大,港府忙護盤

就在歐、美商會紛紛關切《逃犯條例》之際,5月初,香港行政會議成員兼立法會議員林健鋒突然申報減持3筆住宅,以香港樓價全球最貴的水準,等於是賣掉最有價值的資產換現金。如今看來,原來立法會議員本身就掌握「內線」,已經知道《逃犯條例》會造成外資出走、撤資,已經漲到天花板的香港房市難逃大跌。

更重要的,林健鋒肯定比一般人了解港府推動修法的決心很強,後果嚴重,因此早一步做了賣樓決定。比起高銀金融是在6月9日的遊行後,才暫停啟德百億港元購地案,林健鋒的決策確有先見之明。

資金出走香港,《逃犯條例》只是個政治上的強烈觸媒,金融趨勢的方向,才是更大的力量。2008年金融風暴,美國把利率降到零,大量資金湧進香港,進入銀行體系,估計有1300億美元(約1兆港元)熱錢進駐,帶動流動性大增,銀行體系結餘一路攀升。

香港採行聯繫匯率,美元兌港元在7.75~7.85之間波動,必須靠金融局公開市場操作和銀行體系結餘資金,來調節貨幣流通量和港元匯率;到2015年美國升息前,香港的銀行體系結餘資金高達4200億港元。

隨著2015年美元開始升息,資金班師回朝,拋售港元換美元壓力大,銀行體系結餘一路下降,加上2018年初中美貿易戰開打,人民幣兌美元從6.3貶到6.9,雖然港元和美元掛鉤,但是香港經濟是和內地連動,人民幣貶值、港元也承受很大壓力,資金流出香港。目前銀行體系結餘資金只剩下542億港元,回到金融風暴前水準。

法治裂痕出現!制度不確定性 鬆動長線基石

看準資金外流的方向,避險基金Hayman Capital創辦人Bass指出,美元與港元利差擴大,浮動匯率房貸快速成長,銀行體系槓桿很高,認為港元沉重賣壓將至,聯繫匯率也難以維持,因而看空港元,大量放空。

不過,香港金融局不是省油的燈,已預料6月到7月間,從64、反送中、71都是政治大事,強勢展現守護港元決心,6月初即拉升港元兌美元匯價至7.81,隔日拆款利率從年初最低0.24%,6月最高來到2.33%,狠狠地打擊港元空頭,宣示捍衛港元決心。

作為全球金融中心,尤其台灣有錢人、台商有大量資金,都放在香港,面對反送中抗議、港元資金外流等現實面困境,最焦慮的問題包括︰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會動搖嗎?錢放香港安全嗎?有更好的去處嗎?

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是長年以來在信任、法治的基礎下打造出來,再加上優惠的稅制,免股利稅、免遺贈稅,以及穩定的匯率,創造出資金完全流動,金融商品齊全,安全性高的特殊環境。

不過,《逃犯條例》的修正過程,就像打開潘朵拉盒子,懷疑香港法治獨立性、懷疑中共的手伸進來、懷疑有一天香港變成中國城市的空氣已經散開;懷疑的力量比事實還要大,這將動搖到錢放在香港的安全基礎。因為制度造成的財富損失,是有可能一夕變天,即使機率不大,卻是有錢人最顧忌的風險。

長期投資昇華到最後,並不是選擇股票這樣簡單,而是要投資一個制度,在這個制度下,商業機制得以運行,資產價值得以保全,還能吸引源源不絕的資金前仆後繼而來,才能賺到長線大錢。

這是只有極少數縱橫世界的投資家才會想到的事,長和系創辦人李嘉誠就是代表,他因為投資中共這個制度,在香港發大財,也因為了解這個制度的風險,選擇離開香港,投向大英國協的體制。

▲中資在香港房地產、股市、投 資銀行的勢力愈來愈大,中國人也是入籍香港的主力。(圖/達志)

說到底,要不要選擇中共統制下的制度,癥結就在於你相不相信共產黨,亞洲首富李嘉誠、媒體人黎智英、作家倪匡、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萊特海澤(Robert Lighthizer),還有許多默默將資金撤出大陸、香港的人,他們都不相信中共。他們有和中共打交道的豐富經驗,有早年逃離大陸刻骨銘心的教訓,有深入了解中共鬥爭本質的認知,都選擇不相信中共。

短期仍具優勢》稅制、流動性暫難被取代,但…

縱使「50年不變」獲得保證,28年後香港回到一國一制,連上街抗爭的權利都會消失。28年,這時間對於想要財富百年傳承的家族,並不長。百億美元的富豪如李嘉誠、劉鑾雄、李兆基等,已經將財富移出香港,足可證明那些靠著香港致富、最了解香港的有錢人,早就採取行動撤離。

其實,從大灣區、深滬港通等計畫,中共明顯要分散香港的獨特性,複製其成功的經驗;雖然,以百年法治為基礎的金融中心很難模仿,但是中國有廣大的內需市場,一點一滴蠶食鯨吞的決心不容忽視。 

不要忘了,香港目前每天接受150位中國人入籍,再加上投資移民,還要扣掉有能力的香港人會努力取得外國籍和居留權,逃離香港;從流入流出的變化,已經可以預見香港的人口結構正逐漸赤化,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實,28年以後投票選議員,很可能舉雙手贊成回歸。

從長線的角度,《逃犯條例》的修正是個分水嶺,香港將從資金的終點,變為資金逃離的起點,隱藏在政治抗議人流後的,是香港金流的蠢蠢欲動。

▲隱藏在背水一戰抗議人流背後的,是駐足香港龐大金流的惶惶不安。(圖/攝影組)

過去,錢放在香港,不用去想安全的問題,不用煩惱「兩制」靠向「一國」的風險,但是,《逃犯條例》是一道難以抹滅的傷痕,如今只要錢放香港,時不時都得思考「制度風險」這個大哉問;而且可以斷言,聯繫匯率的末日,一定會比2047年回歸更早到來。

錢往哪裡跑?新加坡太麻煩,瑞士去不了

不過,若以短線5年的眼光來看,美中貿易戰,中共不能棄守香港這個大金庫,在抓緊政治這件事上,雖然踩到雷,但是經濟及金融上,更不能出大差錯,資金大量流出香港、崩盤危機等,都是不能承受之重。因此,穩住香港民心、穩住金融市場,給予更大的支持,是中南海會做的,也是短期安全的靠山。

香港作為國際資金投資A股的窗口,還要迎接從美股回歸如阿里巴巴這類公司;另一方面,大量國際資金難以一夕改變資金調度的模式,就像大量台商資金,如果不放在香港,還真的不知道要往哪裡跑,新加坡太麻煩,明年加入CRS(共同申報準則)後,遺產稅跑不掉,倫敦、瑞士不是幾億台幣可以去的地方,只能留在香港,走一步看一步。

但是,「離開香港」已經成為有錢人的「待辦事項」。 

延伸閱讀:   

黎智英×謝金河關鍵對談》香港失去法治,金融中心恐淪為老千天堂

當世界的香港變成中國的香港…中港台金融業第一手告白

不確定的香港 你一定要懂得理財配置

獨家專訪1》談香港《逃犯條例》 黎智英:年輕人認為反正我都要死了,就跟你拚一拚

獨家專訪2》談台灣的未來 黎智英:選郭台銘、韓國瑜這樣的人做總統,台灣人不會死嗎?

獨家專訪3》談美中貿易戰 黎智英:我相信冷戰,中國一定輸得很慘 

獨家專訪4》談香港的金融地位 黎智英:逃犯條例過不過,香港都已經完了 

獨家專訪5》談壹傳媒的未來 黎智英:到最後一天都要做下去,我們沒有選擇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