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當世界的香港變成中國的香港…三位中、港、台背景的一手告白

2019-06-26
作者: 洪綾襄

▲儘管資金騰籠換鳥,但相信中國仍會力撐香港繼續作為世界金融中心。(圖/攝影組)

作家張愛玲在《燼餘錄》裡談論香港時說到:「現實這樣東西是沒有系統的,像7、8個話匣子同時開唱,各唱各的,打成一片混沌。」6月大遊行期間,本刊走訪兩岸3地,發現每個人分析香港當下與未來的處境,亦是如此。

香港是與紐約、倫敦並駕齊驅的世界金融中心。據統計,全球152家銀行都把亞洲總部設在香港,銀行雇員超過10萬人,資產管理、私人銀行、基金理財從業人員達3萬7千人,管理來自全球超過50兆港元的資產。

香港也是最繁忙的資金交易中心。根據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統計,2018年香港超越泛歐交易所,成為全球第5大、亞洲第3大的證券市場。現共有2315家公司在香港交易所上市,總市值逾29.9兆港元,每月平均成交量高達1820億美元,規模相當於台股的4倍。

香港更是台灣富人最愛的資金調度中心。去年台灣海外分支機構大賺619億元台幣,創史上新高,光香港分行獲利就達333億元,占海外獲利一半以上,成長率高達3成,業務就以服務台商與台灣高資產族為主。根據瑞銀集團 (UBS Group AG )的報告,台灣海外資產約5000億美元,僅落後於中國的1.4兆美元和美國的7000億美元,絕大多數都停泊在香港。 

香港是如此重要且複雜,反送中大遊行事件就像多角稜鏡,在每個人身上折射出不同的心思。

香港外資金融業中階主管:外資投資信心的確受衝擊 港人邊賺錢邊準備移民

兩百萬人出來遊行,以人口比率來說,這應該是世界紀錄了吧?可想而知,香港人有多憤怒。這幾年的政策大部分都是向中國大陸傾斜,尤其是年輕人,他們覺得這個社會很不公平,房價升至天價,本地資源例如租金較便宜的政府公共房屋,很多給大陸新移民搶占了,他們根本沒辦法。

過去政府曾推23條立法(可調度解放軍來維護國家安全)、推動以普通話取代廣東話;收購並控制本地媒體控制言論;任意褫奪議員資格,拿香港外匯存底去建造主要供大陸人使用的高鐵、港珠澳大橋,都讓香港人積怨已久。這次修訂《逃犯條例》只是一個觸發點,香港人驚覺到,這後果可能會讓他們連最基本的人身安全及言論自由都失去,才會一下子全站出來反對了。

▲銅鑼灣、中環等觀光鬧區的西方臉孔愈來愈少,取而代之的是出手闊綽的中國遊客。(圖/攝影組)

中國心裡可能明白,只要維持香港的現狀,對中國最有利,畢竟他們不花一文就承繼了一個世界金融中心,所有國企銀行及大企業都可以在香港融資,有一個成熟的平台可以與外國做生意。所以在回歸頭10年還算是給予香港高度自治,但之後他們還是忍不住加強對香港的干預。我常想到「青蛙背蠍子過河」的故事,蠍子雖然答應不會螫青蛙,但到河中央蠍子本性難掩,還是忍不住螫了青蛙一下,結果青蛙死了,蠍子也被河水淹死。

中國大陸就是想慢慢把香港消化掉,他們是想把這座城市真正成為大陸母體的一部分-我意思是不單是在主權上,他們是想改變香港人的語言、文化、行事方式以至思想。香港如果同大陸沒有分別了,那麼就更容易管治。

至於修訂《逃犯條例》會否影響外國投資者信心及香港經濟?我認為會有一定程度的影響,但老實說不會很大。

我對香港的政治人權很悲觀,但對香港金融業不會有影響,因為對投資者及外商來說,雖然會影響信心,但這是一個與中國做生意及投資的平台,外國生意人很務實,只要有錢賺就一定會來投資,所以香港的人權民主自由情況怎麼樣,坦白說,他們不會很在乎。而且投資者都知道,在香港投資一直都有政治風險,甚至從回歸前都一直有風險。這個risk premium(風險溢價)老早就算在他們的成本裡。

我在金融業中層,年薪約1、2百萬港元,這次出來遊行,但身邊很多朋友都已部署移民;一個同學下個月移民去台灣,另一個舊同事11月也會移民台灣,還一個則在馬來西亞買了房子,申請其第2家園計畫。就算未移民的,很多中產家庭也會把子女送往美加或英國讀書,留一條退路。

香港物價愈來愈貴,過多的大陸遊客讓我們透不過氣,加上近年社會氣氛怨氣加重,生活壓力很大。如果計畫提早退休,台灣對我們來說很有吸引力,房價和物價比較便宜,人的質素也好,最重要是,我們可以維持平等自由的生活方式。

中資銀行中國籍高幹:中國會撐住香港經濟和樓價 沒道理在接手後把它玩垮

我從浙江來香港念港大,畢業後就在中資行,跳了2、3次槽,辦公室都在IFC(香港國際金融中心),是香港最昂貴的樓盤。8年前滿中環都是老外,現在老外屈指可數,被趕到西九龍ICC(環球貿易廣場),現在玩金融的都是中國人,老外還去中資企業工作,就是經濟實力轉變和世代交替。最近幾個大的上市案,像是中國郵儲銀行在A股上市,基石投資人裡面竟然完全沒有外資銀行,就表示定價權已經由中資銀行主導。

在中資銀行,要有一定的政治敏銳度。6月12日占領金鐘那天中午,從IFC看得清清楚楚,但我們都心知肚明不要湊熱鬧,午休時,領導也主動關懷,提醒我們街頭比較動亂,不要往人多的地方去。香港人到現在還是覺得自己是英國人,瞧不起大陸人,但現在定價權在中國手上、當老闆,沒什麼好扯皮的。

每個月那麼多中資要到香港設公司,外匯管制,但還是有那麼多錢從香港進中國,表示這個地方還是很活絡。大公司找人很難,新鮮人起薪漲到2萬港元,流動率3~5成還算正常,所以樓價不可能泡沫破滅,香港經濟也不可能垮。中國也不會讓它垮的,紐倫港並稱3大金融中心,沒道理在接手後把它玩垮。

我是市場主義者,我相信財富管理還是會以香港為中心。畢竟有錢人在哪裡?在薩摩亞、開曼、維京群島,誰幫他們服務?香港。你會特地飛去新加坡讓印度人幫你管錢嗎?瑞銀香港資產管理還是繼續成長,就說明了一切。

的確不少銀行撤資,但私人銀行都還留著,主要就是財富管理,因為所有的工具、服務back office都還在香港,你在中環繞一圈,SPV(特殊目的實體)顧問服務公司、律師,多得跟沙子一樣,上海連外匯都沒開放,怎麼取代?

▲歷時8年、耗費近2000億港元興建的港珠澳大橋,主要供深圳東莞民眾過港,費用卻由香港政府埋單過半,引發香港民怨。(圖/達志)

上海台商:我只關心錢還能放在香港嗎? 香港如果倒了,台灣會更慘

說白了,我一點都不關心香港人的人權,我只在乎16家台資銀行的香港分行有沒有受到影響。台商的錢全部都在香港,所有台資銀行在香港的獲利占所有海外據點的一半以上,台灣能有經濟奇蹟,絕對要感謝香港,它提供了自由的境外金融服務,貨幣市場也提供了融資功能。

要是像他們說的香港不再是金融中心,以後我們的錢要放哪裡?老實說,我沒有對策了!台灣人千萬不要自以為能置身事外,要是香港有風吹草動,存款掉、倒帳多,一定衝擊整體銀行獲利,台港經濟早就綁在一起了。

6月16日大遊行後,上海台商圈忙著打電話到香港問銀行有沒有事?很多人都把人民幣和港元換成美元;但你說移到新加坡?新加坡開戶要500萬美元起跳,而且明年就要加入《共同申報準則》(CRS),你被查過稅就知道那有多恐怖!

郭台銘可以去瑞士、倫敦,我們這種人去什麼?90%台商都是辛苦30年,攢個1700、1800萬美元,身家1500萬美元以下沒必要去。台灣上市櫃公司鴻海、廣達一定也都把錢放在香港,才能靈活調度資金。

要我搬回台灣?我腦子壞了嗎?回流途徑要綁5年,而且金管會先前出了個行政命令,國稅局只要直接行文財政部,就可以去查稅,欸!OBU是境外金融,國家手不能隨便進來,這條文根本就是廢了台灣OBU,我當下就把錢全移到香港。拜託,任何資金,都是以追逐自由和獲利為優先,絕對不只是安全。

我評估、評估、再評估,還是只能放香港,台商大部分沒有第2國護照,好不容易移到新加坡,萬一明年海外所得被課稅,我豈不賠了夫人又折兵。香港再差也不會有CRS,放心,以後也不會有。很多人都擔心老共跑來香港查稅,但這麼多年來都沒有,為什麼?因為對黨來說,查稅只是很小的利益,黨要的,沒有要不到,何必擔心?

延伸閱讀:

黎智英×謝金河關鍵對談》香港失去法治,金融中心恐淪為老千天堂

有錢人都在想:錢放香港還安全嗎?

不確定的香港 你一定要懂得理財配置

獨家專訪1》談香港《逃犯條例》 黎智英:年輕人認為反正我都要死了,就跟你拚一拚

獨家專訪2》談台灣的未來 黎智英:選郭台銘、韓國瑜這樣的人做總統,台灣人不會死嗎?

獨家專訪3》談美中貿易戰 黎智英:我相信冷戰,中國一定輸得很慘 

獨家專訪4》談香港的金融地位 黎智英:逃犯條例過不過,香港都已經完了 

獨家專訪5》談壹傳媒的未來 黎智英:到最後一天都要做下去,我們沒有選擇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