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財訊書房
HOT

ETF從萌芽到暴紅的投資省思

2019-06-26
作者: 約翰.柏格

▲(圖/Pexels)

「新經濟」股票飛躍上漲,造成1998至1999年間的股價泡沫;泡沫從2000年開始破滅,隨後股價以驚人的速度,迅速慘跌51%。但是因為泡沫之前出現大多頭市場,泡沫之後經濟穩健復甦,從1996到2006年的10年間,股市仍然創造了8.4%的健全年度報酬率。

1992年初某1天上午7點左右,我走進先鋒公司的辦公室時,注意到日曆上主要的外部會議是納旦.莫斯德(Nathan Most)要來訪;他是美國證券交易所負責新產品開發事宜的副總裁。

我們見面後,他詳細說明他提議我們應該結為夥伴,創造一種「新產品」,讓先鋒500指數型基金整天隨時可以交易,就像個股一樣。

上世紀末的金融新商品

2004年以90歲高齡去世的莫斯德先生相信,容許或鼓勵指數型基金的持有人,可以在全國的股票交易所進行交易,應該會讓我們500指數型基金的資產大大增加。他提議的ETF(ETF之名大約要在10年後才廣為人知)應該會吸引新一代的投資人,當然也會吸引投機客,但是他沒有說出這個字眼。

他說:你想想,除了先鋒公司已經提供的分散投資、投資組合透明度和低廉的費用比率,ETF應該會讓投資人在我們的500指數型基金中,得到管理本身投資組合的更大彈性、更大的租稅效率、較低的成本、放空和融資買進的能力,還可以輕易地在外國交易所交易;而且ETF應該會吸引避險基金和其他投資法人,讓他們能夠微調自己的曝險。從先鋒公司的角度來看,這樣可以開拓新的配銷管道,擴大指數型基金的市場。

我興致盎然地聽他說明,並且表達了我的兩個回應:1、這項設計中有3、4項缺點,必須修正才能實際運作;2、即使他能夠修正這些缺失,我對這種結盟還是不感興趣。

我指出,我們的500指數型基金是為長期投資人設計,我擔心增添所有這些流動性後,吸引的應該大致是短期投機客,他們的交易應該會不利於基金長期投資人的利益,因此我們沒有找到共同利益。

要是他今天還活著,看到ETF進入美國金融界的主流,不知道他會作何感想?他持續不懈地把ETF從構想變成事實,這是ETF成功的關鍵。誠如莫斯德所說,他在搭火車回紐約時,思考要怎麼修正我在他的設計裡發現的營運問題,然後繼續尋找合作夥伴,結果找到了道富環球顧問公司(State Street Global Advisers)這家企業巨擘。

1993年1月,道富在紐約高成長市場(NYSE Arca)推出標準普爾存託憑證PDR(俗稱蜘蛛),這種以標準普爾500指數為基礎建構的指數股票型基金(在紐約高成長市場代號為SPY)從掛牌以來,一直主宰ETF市場。

雖然新的ETF大量掛牌,光是美國就有2190檔,「蜘蛛」仍然維持世界最大ETF的地位。截至2018年中,「蜘蛛」的資產總額達到3070億美元,就成交值而言,每天都是世界股票交易所中交易最熱絡的證券。

本世紀最成功的金融行銷

1992年時,我根本不知道ETF的概念會在10年內,點燃既改變指數化本質,又改變整個投資領域的火焰。但是我在拒絕莫斯德的提議時,我謹守一個原則,就是股票交易是投資人的敵人。今天我觀察很多ETF持有者非常過度地交易時,也看到一種對眾多新投資人,宣傳低成本指數型基金吸引力的有效方法。

市場接受ETF的速度,遠遠快過接受其前身傳統指數型基金。ETF只用了17年,資產就在2010年突破1兆美元大關,但是傳統指數型基金卻花了整整35年,到2011年才突破1兆美元大關。

目前投資在美國ETF的資產達3.5兆美元,高於投資在美國傳統指數型基金上的3.3兆美元(加起來6.8兆美元的總額,確實是指數化力量的見證)。我可以說,莫斯德高瞻遠矚創造的ETF,是21世紀到目前為止最成功的金融行銷構想,至於會不會是本世紀最成功的投資概念,卻還有待觀察。

註:傳統指數型基金(TIF)指的是專為長期投資人設計的大盤指數型基金;指數股票型基金(ETF)指的是所有可以像股票一樣交易的各式指數型基金。

堅持不懈 
─指數基金之父柏格與ETF革命如何改變世界
作者:約翰.柏格( John C. Bogle) 
譯者:劉道捷 
出版: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19 年 6 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