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財訊書房
HOT

《解憂雜貨店》全球狂賣1200萬冊 東野圭吾超高人氣大解密

2019-06-25
作者: 杉本柳子、孫蓉萍

▲東野圭吾的著作將近百本,甚至在東亞形成「東野經濟圈」。(圖/陳俊松攝)

你不一定看過這位作家的小說,但你應該看過他原作改編的日劇或電影。至少,你聽過他的名字,因為他的創作超過90本,而且是年度暢銷書排行榜的常客,很多作品被改編成漫畫、電視劇和電影。他,就是東野圭吾。

台灣讀者對東野圭吾的作品應該不陌生,2012年出版的《解憂雜貨店》,在台灣賣出超過35萬冊。到今年4月中旬為止,《解憂雜貨店》在全球累計銷量更高達1200萬冊,和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上下冊合計1300萬冊),並列21世紀最暢銷的日本小說。東野圭吾和村上春樹,分別是當代日本大眾小說和純文學的代表。

▲東野圭吾。(圖/CFP)

出生大阪職人家庭 高中突然對推理小說開竅

今年61歲的東野圭吾創作力歷久不衰,去年文庫本銷量排行獨占前兩名,分別是《拉普拉斯的魔女》和《人魚沉睡的家》,銷量都超過50萬冊。今年上映的電影《假面飯店》,在日本賣座46億日圓,上半年排名第5名。尤其在東亞,他可以說創造了1個「東野經濟圈」。

近年來甚少接受媒體採訪的東野,日前接受日本媒體《東洋經濟》的專訪,談他的工作,以及他全心支持和推廣的運動─單板滑雪,讀者因此得以一窺他的寫作觀和成功之道。

回顧他出道之前的經歷,出生在大阪職人家庭的東野,小時候其實不喜歡文字,直到上了高中,才突然對推理小說開竅,尤其喜歡日本知名推理小說作家松本清張的作品,還寫過300頁稿紙的長篇推理小說;不過,他並未立刻走上作家之路。

從大阪府立大學工學部電氣工學科畢業後,東野1981年進日本電裝公司,曾在燃料噴射裝置的生產線工作,之後調到生產技術部負責研究。對於這5年在電裝的經歷,東野認為「像是在特殊文化學校上學」,因為每天要和在職場以外少有共通點的同事建立人際關係,並且達到公司要求的成果,他從中得到不少收穫。

▲(圖/取自臉書)                                                       ▲(圖/皇冠文化提供)

28歲辭職當作家 挑戰禁忌讓作品更上層樓

而且在電裝公司的研究現場,他學到專業人士的態度,就是要「捨棄先入為主的觀念,不要拘泥於現有的技術,對常識存疑」。雖然上班族生涯短暫,但他在小說家這個職業,充分展現了這些態度,因為他打破了傳統推理小說的禁忌,並且把作品的領域擴大,成功拓展了讀者群。

東野在電裝上班時,買的書裡面正好有江戶川亂步賞的徵件須知,他心想:一邊上班一邊寫作,如果順利就有大筆收入進帳。於是他計畫花5年的時間得獎,沒想到第1年就入選,第3年更以《放學後》得到第31屆江戶川亂步賞,賣了10萬冊。得獎隔年,他28歲時就辭職當專業作家。當時編輯對他說:「放棄那樣大公司的工作,實在很可惜。」不過,他很冷靜地打過算盤:1年如果能出3本各賣1萬冊的作品,就有相當於上班族的年薪300萬日圓。

看來一帆風順,不過每年都出書的他,1997年的作品只在報章雜誌上連載,沒有出書。80年代後期到90年代間,日本許多新的推理作家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比他們早出道的東野反而被評論家冷落;例如1996年他寫了《惡意》等5本書,他對這些作品很有信心,卻無法引起話題。

東野分析說:「在網路還不流行的時代,評論家的影響力很大,而他們習慣把焦點放在新人作家上,希望看到新的王牌。」對已經出道10年、寫作努力不懈的東野,他們的評語只會是「東野圭吾依舊維持一定的步調在寫書」。於是,他想到的解決方法,就是創造一段空窗期,讓大家覺得「最近東野都沒有新作品」,事後證明,他的策略非常成功。

1998年他帶著《偵探伽利略》和《祕密》兩本小說回歸。《偵探伽利略》後來改編成由福山雅治主演的電視劇,大受歡迎。值得一提的是,東野在這部作品中挑戰了推理小說界的禁忌,因為以前推理小說不用高度科學知識來設計謎題,理由是:如果用到一般人不知道的專業知識,對讀者來說不公平。但是東野展現了他的科技造詣,並證明只要人物和故事有足夠的魅力,依然可以迷倒讀者。《祕密》則是第1本改編成電影的小說,1999年終於拿下槓龜多次的日本推理協會賞;顯示蟄伏再進化,的確讓他的寫作生涯更上一層樓,讓讀者看到全新的東野。

被很多人崇拜的東野,自己並沒有崇拜的英雄;不過,他認為有1個人很了不起,就是鈴木一朗,因為他能「長期做1件普通的事」。東野說:「要怎麼和別人拉開差距?一般人在休息或玩樂的時候,你只要能持續努力,就一定會有回報」。其實,東野原本就擅長持續做一件事,例如他要求自己每天要走一定距離的路,因此他幾乎每天從家裡走大約7、8公里去工作;夏天太熱不適合走路上班,就上健身房。又例如抽菸,以前他1天抽1包,但他下定決心「50歲以後戒菸」,50歲生日過後,就把家裡剩下的菸全扔了,之後1支也沒抽過。

▲(圖/皇冠文化提供)

堅持專心寫書 不辦簽書會、不出席活動

東野寫作時重視兩點,第1是希望讀者能從中得到樂趣。他說:「我最優先考慮的和文學性無關,而是幾乎不看書的人隨手翻一下也會喜歡這本書。沒聽過東野圭吾這個作家也沒關係,只要喜歡內容就好。」第2是,他絕對不會出版自己也不認同的作品。他自信十足地出版某部作品後,或許讀者覺得無趣,那也沒辦法,但至少他自己是對作品掛保證的。

30多歲時,東野經歷過著作銷路不佳的日子,當時他就領悟到:「書這種東西,如果水準差不多,銷量就會逐漸往下掉。」為了維持銷量,他不能讓讀者失望,必須不間斷地寫出好的作品,才能慢慢地擴大讀者群,「如果成果得來容易,失去也很容易」。他現在大致維持1年寫3本書,盡量在質與量兼顧的情況下,以最快的速度把作品送到讀者手上。

日本角川(Kadokawa)公司會長角川歴彥說:「用一句話形容他,就是『全力寫書的人』;他不辦簽書會,也不出席電影的活動,念茲在茲的就是要寫出好的故事。」

除了寫作,東野還有另一個專心投入的領域,就是單板滑雪。從他的《雪煙追逐》等作品,不難看出他對這項運動的鍾情,以單板滑雪為題材的小說已有4本,在日本共賣出300萬冊。他44歲才開始接觸單板滑雪,儘管寫作生活忙碌,現在每個雪季還會到滑雪場30次,而且把工作帶到滑雪場,不過「其實寫的時間不是重點,思考的時間才比較長,連搭纜車的時候都在構思」。

44歲迷上運動 自費辦比賽搶救單板滑雪

2018年開始,他甚至自費主辦單板滑雪比賽「Snowboard Masters」。單板滑雪是冬季東京奧運的比賽項目,日本選手也有世界級的水準,不過舉辦大賽的企業要求立刻看到贊助比賽對宣傳和獲利的貢獻度,如果效果不彰,就會收手;也因此,日本選手能參加的比賽愈來愈少,觀眾能看到比賽的機會也跟著減少。眼看著自己喜歡的運動面臨消滅危機,東野決定跳下來自己辦比賽,讓更多人發現單板滑雪的樂趣。

他說:「拜單板滑雪之賜,我認識好多人,也得到很多。我甚至覺得,我現在存在的理由,有8成都是單板滑雪帶給我的。」常有人稱讚「東野先生寫的領域好廣泛,寫得真好」,但他認為有這樣的結果,是透過和來自四面八方的人相遇,接觸到新的世界,而單板滑雪不可或缺。例如《拉普拉斯的魔女》這本小說講的是一個女孩可以預測一切,甚至包括天氣,而創作這本小說時,他已經開始進入單板滑雪的世界,經常在查天氣圖,於是想到小說的哏。因此他懷著感恩的心,透過出資辦比賽的方式,來回饋這項運動。

無論是寫作或運動,東野都秉持著努力不懈、聚沙成塔的信念,才得到現在的成就;而且就像他44歲才開始挑戰單板滑雪一樣,任何時候開始都不遲。

延伸閱讀:

10部平成經典漫畫 一個魯夫竟打趴柯南+火影!

專訪熱銷4000萬冊漫畫作者弘兼憲史》「不希望台灣變得和中國一樣」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