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吳嘉隆

AIA Capital 財富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

吳嘉隆:當貿易戰轉成貨幣戰

2019-06-13
作者: 吳嘉隆

▲(圖/shutterstock)

美中貿易戰惡化中。如果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反悔後,又回頭接受5月3日前的協議內容來恢復談判,那很沒面子,所以估計他不會讓步。美國總統川普也看得出來,打算在6月底的川習會之後,把剩下的3000億美元中國產品直接加25%的關稅。

在貿易戰上,北京對美國能打的牌不多。稀土禁運是美國可以應付的,據媒體報導,美國打算找澳洲的萊納斯(Lynas)來德州開採稀土,同時打算從非洲進口更多稀土;賣美債也是,美國自己的投資機構足以承接中方的賣盤;「不可靠實體清單」是可以給美國企業一些痛苦,但可能更促成外國企業的出走,會正中川普的下懷。

看來看去,人民幣的貶值是最能立竿見影的工具,足以讓中國企業降低美元報價,來緩衝關稅的效果。

5月27日,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提到,匯率波動是常態,不需要太重視整數關卡的攻防。這等於預告匯率會破7,有試探市場水溫的味道。但川普一再警告北京,不得以刻意貶值來抵消關稅的作用。接下來,貿易戰是否轉成貨幣戰將是最大的觀察重點。

一旦川普真的擴大關稅範圍,我猜測人民幣將直接貶破7。因為人行的匯率對策將由守匯率改為守外匯儲備,就是不再把外儲浪費在守不住的匯率水平上。這一來,人行放手,市場信心開始動搖,將不斷測試貶值的底部,使得匯率波動出現很大的不確定性。於是貶值的預期心理挑起新一波資金外流,而資金外流又會回過頭來印證與催化貨幣貶值,形成惡性循環。

接下來,亞洲新興市場的貨幣多少也會跟著貶值一些,只是幅度不會像人民幣那麼大。觀察重點在港幣。在《逃犯條例》的抗爭下,香港與北京的關係將愈來愈緊張,港幣將出現資金外流。一旦香港的外儲被資金外流所耗損,聯繫匯率就有可能撐不住。想像一下,到時候如果人民幣大幅貶值到7.85或8.0,與港幣的匯率接近,那麼也許港幣會被取消,換成人民幣,結果整個大灣區就統一在人民幣之下。

北京的掌控能力也許可以讓人民幣有序貶值,但是可能要犧牲香港的外匯儲備才辦得到。

延伸閱讀:

陶冬:刺激中國經濟的下一個武器

美中已攤牌翻臉 謝金河:川普正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