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中國買台真相 買地產、買企業、買個資、買人心無所不買...

2014-04-23
作者: 陳彥淳、林洧楨、陸行舟、黃雅蘭

太陽花學運,讓台灣人對兩岸往來的疑懼,端上了台面,民眾擔心中國勢力步步入侵,將讓台灣喪失民主與自由。 然而,中國早已用強大的兩岸團隊,發動對台統戰攻勢;全方位且細膩地經營企業、政黨、社團、宗教、農民、學生關係。 如果有一天,中國把台灣最美麗的風景買走了,把台積電買走了,把我們的個人資料買走了,台灣人民可以接受嗎? 做好心理準備、盤點清楚,台灣才能在開放浪潮中,清楚知道自己什麼可以賣;什麼是國家核心的戰略利益!

位於台南市永康區的統一集團總部,董事長羅智先正忙著和幹部開會,祕書卻突然進來遞了一張紙條,寫著(時任)國台辦副主任的鄭立中來電,「問我有沒有在辦公室,能不能來喝杯茶?我原來還以為是開玩笑。」

 

沒想到,10分鐘後,頭上戴著斗笠、汗流夾背,褲子上還沾了泥土的鄭立中,就出現在統一總部的辦公室內;如果不是特別介紹,一定會以為這位是哪裡來的農民,但他卻是中國執行對台政策的高官。

 

原來,鄭立中到台南關廟附近的農會拜訪,順道到統一走走。「一聊之才發現,現在鳳梨1斤多少錢?市場行情價多少?農民今年的收成情況如何?成本價是多少?這些細節我們台灣人都不知道,他卻非常清楚。」羅智先回憶1年多前的事十分佩服地說,鄭立中走進田裡直接和農民溝通,對於農民的了解程度比台灣人還多,「他才坐一下子就急著離開,只是順路來這裡喘口氣,然後就要再繼續去拜訪農民。」

 

除了烏坵、蘭嶼沒去過,全台灣三六八個鄉鎮幾乎跑遍的鄭立中,被稱為是「陸版宋省長」,他對台灣工作之深讓人不免感嘆,台灣有幾位官員和他一樣認真了解農民疾苦?

 

從策略看,近年中國對台統戰策略包括「以經促統」、「以商圍政」、「以民促官」、「入島入心」、「往南移,向下沉」等等;統戰的對象也從以往的台商、老兵,全方位擴大到政黨、社團、宗教、原住民、農民、學生等,幾乎天羅地網的把統戰工作做到島上的每一個台灣人。

 

懷柔親中政黨

傅崑萁棄宋保馬 一葉知秋

 

「鈴鈴鈴...」,位於台北市重慶南路一段的「中華婦女黨」總部,近來電話不斷,原來他們將於暑假舉辦的「海峽兩岸婚姻家庭子女北京夏令營活動」開始受理報名了。

 

這個活動很吸引人,凡國小四年級以上到高中生,都可以報名參加這7天6夜的行程;活動費用除了機票之外,其餘食宿完全免費,由北京主辦方落地接待。不過名額有限,報名開始後很快即被秒殺額滿了。

 

成立於2009年8月的中華婦女黨,以爭取陸配婦女權益為宗旨,還常態性的免費開辦陸配法律諮詢服務及旅遊餐會活動。

 

然而,啟人疑竇的是,這個由台商涂明慧成立,只有約上千名黨員,每年僅收200元台幣黨費的小小政黨,哪來這麼多經費,辦這麼多服務的工作?

 

進入中華婦女黨網頁赫然發現,原來,這個在內政部合法申請登記的政黨主要贊助人,竟然是掛名創黨榮譽主席的廣東東莞喬裕集團董事長陳建光。陳建光的喬裕集團從事飯店、食品、藝術品、房地產等多種行業,雖屬民營企業,但台灣的政治團體接受陸企資助合不合宜?恐怕仍有法律疑慮尚待釐清。

 

其實,除了中華婦女黨外,另一個稍早於○九年二二八由陸配發起成立的「中華生產黨」,號稱已有黨員3萬多人,黨主席盧月香還曾在北京的毛澤東紀念堂前下跪,宣稱「想讓台灣的立法委員、將軍也來跪毛主席。」

 

盧月香還計畫發動黨員支持特定立委候選人,甚至希望未來參選取得席次,為在台灣約35萬多位陸配爭取權益。但其誇張的言行不但令人反感,帶有統戰目的的政治野心,也讓人心懷戒懼。

 

這些明顯親中政黨的設立,肯定會對台灣未來的選舉造成影響。然而,中國早已透過各種力量,介入台灣的選舉。例如,北京當局即以其全方位交往交流後的人脈網絡,意圖左右一二年的台灣總統大選。

 

一二年,元月8日。這一天,花蓮縣長傅崑萁全天候的陪同親民黨總統候選人宋楚瑜在花蓮拜票。然而,隔天一早,他卻陪著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出席「力挺馬吳花蓮縣團結大會」。顯然,傅崑萁在這場總統大選的最後關頭,還是做出了「棄宋保馬」的政治選擇。

 

外傳,最終讓傳崑萁堅定挺宋立場改變的關鍵,是來自於廣西壯族自治區主席馬飆的關切。馬飆與傅崑萁的交情非比尋常,在一一年4月23日,馬飆曾特地率領廣西百官搭乘專機直航花蓮,不但在花蓮召開兩地經貿文化交流論壇,並大舉採購了上億元花蓮農產品,對花蓮經濟的發展,有不少助益。

 

據一位熟識傅崑萁的友人說,馬飆暗示說,「如果花蓮再挺宋,後續陸客到花蓮會有困難」,無奈之餘,傅崑萁只得調整立場,「總統票投國民黨,政黨票投親民黨」。

 

而傅崑萁的轉念,的確讓花蓮有了更多實質的受益。從一二年開始,廣西每一年向花蓮一個鄉鎮捐贈圖書,至今已連續捐了3年廣西出版的圖書;此外,廣西主要城市如柳州、貴港等,還定向的與花蓮的鳳林鎮、瑞穗鄉有許多密切的交流,並簽定若干農業合作項目,對花蓮農民有所照顧。

 

就像左右一二年總統大選的方式一樣,北京當局正綿密而有系統的由上而下,不但金援一些小黨,還一路深入台灣的各個角落,即使連深綠鐵板一塊的民進黨核心,都有逐步被滲透攻破之虞。

 

一二年10月,中國建政的國慶才過,台灣前行政院長謝長廷即藉著「國際調酒協會」名義,應邀赴中展開「開展之旅」;不論祭祖落淚,還是低調會晤時任海協會長的陳雲林、國台辦主任王毅,都受到中國官方刻意籠絡的高規格接待。謝長廷此行同時也開啟了北京對民進黨招手的大門。

 

拉攏在野陣營

深入到基層,一個都不放過

 

此後,北京當局即積極向民進黨最有機會勝選的蔡英文招手,透過各種管道,向蔡英文開出幾近於只要點頭什麼都行的空白邀請函,誠意十足的任由小英自行填寫不論演講、座談、參訪皆可,只希望蔡英文首肯赴中。

 

然而,北京當局態度愈積極,愈讓謹慎的蔡英文有所疑慮。她最終還是指派了她的代表──小英教育基金會執行長林全──應中國外經貿大學金融學院之邀,於今年農曆春節前,代她一探北京對她的政治風向。

 

除了蔡英文,包括民進黨執政縣市首長,向來都是努力統戰的對象。例如高雄市長陳菊,就曾在去年親率高雄城市行銷團隊訪中,並與天團五月天合作,展開對中國的城市行銷之旅。

 

其他包括雲林縣長蘇治芬、嘉義縣長張花冠...,都是常訪中國的熟客,不但率團行銷地方特色農產品,也因此熟識不少中國官員,還力邀這些大陸地方首長訪台,希望促成陸客遊高雄、遊嘉義等的行程。

 

與之相輔相成的統戰工作,還得加上海協會常務副會長鄭立中的深入台灣民間的工作。他有一次就向台灣去北京的訪客說,某一次在朋友的安排下,他終於有機會到一位台南鐵桿深綠的農民家中作客;當時的鄭立中才真正感受到台灣民間的深綠力量,「這和書面上看的真不一樣」。

 

至於企業,向來就是中國統戰的重點目標,所謂的「以商圍政」核心,就在於以經濟利益換取政治利益,中國前總理溫家寶的「讓利」之說,其意正在於此。

 

與中國高層關係向來良好的鴻海董事長郭台銘,這次在太陽花學運退場過程中扮演的積極角色,頗令外界吃驚。雖然他對外宣稱是「關公發爐指示」,但這種神鬼之說難免令人存疑。

 

據可靠消息稱,應是來自於北京當局的輾轉請託,希望藉由郭台銘的影響力,出面溝通馬、王兩端,以期盡速化解太陽花學運所引發的「反服貿」與「反中」的兩岸負面社會效應。而郭台銘確實也如預期,說動立法院長王金平進入議場探視學生,並平息學生久占議場的困局。除此之外,中國央企也積極進入台灣,有意擴大範圍進入台灣的一些敏感領域。

 

左右企業領袖

郭台銘發爐說 另有所指

 

4月10日,當各界關注太陽花學運退場議題當下,中國國際航空租賃服務公司董事長閔界棟已悄悄完成首度來台考察航空市場的任務,準備返回北京。

 

約莫十天的台灣行,閔界棟透露,台灣六家國際航空與二家籌備中的廉價航空,就有四家向他們提出初步的飛機租賃邀約書,最快今年底前就會有具體租賃案出現。而在中國「錢荒」的壓力下,閔界棟同時來台發行航空基金,並與兆豐金控達成初步合作共識,可謂兩手滿滿的回北京。

 

閔界棟極可能成為○九年開放中資來台經營航空器租賃業後,首家入台的中資租賃業者。而閔界棟一口氣能購買二百架飛機的實力,來自於中國主權基金─中國投資公司,並有意藉由以量制價,讓他平均租一架飛機比買多省500萬到1000萬美元的誘人條件,自然讓國內業者趨之若鶩。

 

但讓人憂心的是,這樣的合作條件,其實也意味著台灣航空業對中資的依賴度將會愈來愈高。航空與金融、電信、能源多是由政府掌控的戰略性主權行業,一般都有禁限入條款,但現在卻在服貿簽署,以及中國國有企業的陸續叩關後,未來難免恐將失守。

 

而在兩岸雙向交流往來之後,更積極的把工作直接做到台灣島內來,利用在台中資勢力,意圖影響立法院決策。例如,最讓各方疑慮的華為,不但早已在台開賣手機,甚至還重金禮聘公關公司,希望遊說立法院,鬆綁台灣對採購華為電信設備的禁令。

 

據稱,某位曾經擔任媒體高層主管所開設的公關公司,就曾在兩年前受託為華為遊說立委,希望能立法放寬採購華為所生產電信設備的法令。

 

在美國、印度等國家,對華為都抱持高度審慎態度,及國安局長蔡得勝也公開發言警告的情況下,政府至今尚未鬆綁對華為電信採購的禁令,但後續發展仍需關注。

 

中南部走透透的,還不只有鄭立中,與台灣交流最頻繁的廣東、江蘇兩省的各級台辦都接到來自國台辦,甚至更高層級的指令,只要是訪台行程,絕對不能只有北部行程,高雄、台南務必要勤跑。

 

統戰路網綿密

各省市台辦官員全台熟透透

 

就以涉台經驗豐富的廣東省台辦主任陳國興為例,從○九年後,他每年幾乎都要到台灣南部2到3次;4年前,當時的廣東省長黃華華訪台時,南部就是他參訪的重點,其實早在黃華華來訪之前,陳國興早就在台南、高雄布好線,經過綿密的調研後,黃華華當時的惠台措施,有7到8成都集中釋放給南台灣。

 

對南台灣的拉攏,銜命到台南、高雄的中國各省市交流團,一方面在向當地的農漁會大買農產品,同時以落地接待方式,透過各類民俗宗教活動廣邀農民到大陸旅遊。

 

近年來,中國的各類民俗活動,同時大量邀約濁水溪以南的地方媒體參與。

 

這些地方媒體包括了廣播電台、社區報紙、第四台自設的新聞頻道,有時主辦方邀來的媒體洋洋灑灑十多家,經常出現台北主流媒體2、3家,但來自雲嘉南高屏各縣市的小媒體充斥的現象。

 

曾有台北主流媒體記者詢問中國主辦單位,為何這麼重視中南部的地方媒體?接待台媒的台辦官員只也不避諱的說,這是上級交代的「硬指標」,一定要達成的。

 

所謂的「硬指標」,不僅顯現在台灣媒體的邀請上,連訪台行程停留的天數,購買的金額,幾乎每團到台灣參訪的省市領導,在南部地區都有都有上級下達,非得完成的硬指標任務。

 

除了這些國台辦要求的任務外,地方台辦官員也開始把工作做到台灣。一位大陸台商協會會長就透露,這2年經常在一些大台商的婚宴喜慶上碰到地方的台辦官員也來參加;他很訝異,怎麼會這麼巧,正好來參訪就碰上了台商的喜事?

 

不過因為這種情況發生了好多次,包括台企聯常務副會長黃良華兒子結婚、東莞台協前會長葉春榮家中有喜事,竟然台辦主任都比常來常往的台商更早知道。

 

這些經常出現在重量級台商私人喜慶活動上的台辦官員,如果碰到熟人,統一的說詞都是利用自由行,以個人名義來參加。但了解中國統戰手段的台商都心照不宣,知道這是台辦官員的官式工作,他們也把工作深入台灣各階層了。

 

事實上,除了廣東省台辦主任陳國興經常來台外,包括北京市台辦副主任高振生、武漢市台辦副主任佀治洪、上海、天津等地台辦官員,都曾較長時期以公司名義駐點,除了協助該省市的接待工作,也負責招商並服務台商,稱得上把統戰工作做到「入島入心」了。

 

香港殷鑑不遠

小台灣該思考大戰略

 

「當格列佛從昏迷中醒來時,發現自己被一條又一條的細長繩索綑綁釘在海灘上,還有一群小小人兒正在他的胸口嬉戲。格列佛吼了一聲,巨大的聲響嚇得這些小人們驚恐逃跑⋯。」

 

這是英國政治家、文學家強納生.史威福(Jonathan Swift)所寫的寓言小說《格列佛遊記》中的一段描述。在李登輝主政時期,官員們喜歡把中國形容成一個尚在昏迷狀態中的龐然巨獸,當時的台灣,希望在這個具有威脅性的巨人甦醒之前,透過兩岸多項的協議簽署,「就像是用一條又一條的細長繩」,將中國綑綁住,並藉此將兩岸關係現狀固定化,甚至永久化。

 

然而,這終究只是個一廂情願的美好想像。台灣對面的這個巨人,始終清醒的以其自主的意志與步驟,讓台灣往他們所設定的方向前進,意圖讓「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關係固定下來」。

 

北京當局從來不避諱他們透過交流達成所謂「和平統一大業」的統戰手法。尤其,在○八年馬英九當選總統以來,台海局勢快速轉趨和緩,隨著海基、海協兩會重啟協商,兩岸實現大三通,雙方交流從過去單向的台灣到中國,進一步轉向成雙向往來,中國觀光客、商人、官員,開始如潮水般的湧進台灣,並同時肩負著將中國的統戰工作「堂皇入島」的目的。

 

然而,如此積極的統戰作為,終於遭遇多數台灣人的戒心與反感;連包括已經「回歸」中國17年的香港人,都心有所感的支持台灣「走自己的路」。

 

據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畫所作的多次調查顯示,港人支持台獨的比率,竟然從過往最高約一成的統計,到去年8月的最新調查竟攀升至26.3%的史上新高;同項調查也顯示,認為一國兩制不適用於台灣的港人比率,亦於同期升至44.4%,同樣是香港回歸以來最高。

 

看到這些數據,或許北京當局該深自反省,為何如此費盡心思「嘉惠」港人,卻仍得出如此不堪的結果。

 

同理可證,這幾年中資在台買地、買樓、買企業、買人心的種種意圖不時傳出。但「強扭的瓜不甜」;顯然,兩岸統一比北京當局的想像還更為遙遠,意圖加速統一的鋪天蓋地收買人心,恐怕適足以提高台灣人的戒心,從而讓兩岸關係走得更遠;這應該也是兩岸當局都該深思的迫切課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