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有片】寶成蔡佩君示警:越南已無便宜工資了!

2019-06-12
作者: 潘羿菁

▲寶成集團執行長蔡佩君出席活動,儘管好心情藏不住,不過外界仍聚焦美中貿易戰帶來的風險。(圖/潘重安攝)

挺著6個月孕肚,腳踩著亞瑟士(Asics)球鞋,全球最大製鞋代工廠寶成集團執行長蔡佩君現身在台中大肚山,參加集團50周年原生林復育活動。久未露面的她,只要談起家庭生活臉上表情立即堆滿笑容,儘管幸福洋溢,但是難掩去年度業績衰退的困境,美中貿易戰如火如荼之際,寶成早已布局東南亞,然而蔡佩君卻示警:越南已經沒有便宜工資。

正當外界多以為,紡織產業當中的成衣與製鞋業,因為在東南亞擁有龐大產線,應該是享受避開關稅的轉單利益,但事情結果似乎不然。

寶成在越南 停止擴廠計畫

上個月,耐吉與Adidas等國際一線品牌大廠簽署一份給美國總統川普的公開信,信中要求川普重新考慮對中國製造鞋類加徵25%關稅;因為一旦開徵,對國家、企業或是消費者都是災難。

蔡佩君解釋,很多廠商跟寶成很像,在越南產能比重已經很大,如果要再蓋新廠或是擴充產線,會造成一定經營壓力,原因就出在,現在越南已經沒有便宜勞工。

這句話不是只有全球最大製鞋廠講過,早在幾天前,台股紡織股后聚陽董事長周理平同樣提到,新加入者要移入越南、原有企業要擴廠,現在兩股力量都在搶工,只會造成競爭壓力加劇,當地勞動力呈現供需失衡,越南已經過熱了。

目前越南最低工資約140美元至180美元(區域別不同),加總保費與加班費等變動薪資,估計平均月薪至少300美元,若以寶成在越南聘雇人數15萬計算,等於1年人事費用逾14億元,接下來,越南的薪資成本,只會如同複利般愈滾愈大。

1名曾在鞋業的人資主管透露,越南勞動法令規定,進駐的企業必須制定梯形薪資,以政府公告最低薪資水準為基準,第1級距的薪資水準為最低薪資加7%,從第2級距起每多1個級距增加5%,以此類推,舉例來說,假設越南最低薪資月薪為140美元,第1級薪資為148.9美元、第2級月薪水準就是157.3美元、第3級為165.2美元,按照員工年資進階薪資級距。

過去10年,越南政府每年以1成多幅度調漲最低工資,當最低工資上漲,梯形薪資會跟著墊高,「等於是所有員工都調薪15%,這是很可怕的支出」。不僅如此,潛在費用也是一大陷阱,例如,資方每年依據勞工總薪資的2%支付工會會費,年年漲最低工資加上梯形薪資,總薪資規模持續擴大,工會會費跟著水漲船高,這還不包括當地的社保成本。

▲過去寶成在中國產能比重最大,如今已經遠低於越南與印尼。(圖/陳俊松攝)

勞工意識高 也讓台商頭痛

越南同奈省工廠是寶成投資越南的第1座工廠,至今已有25年歷史。據悉,該工廠至少有1萬名員工,平均月薪資逾900美元,換算新台幣逼近3萬元水準,勞力成本不斷升高,逼得寶成在兩年前悄悄停止招工。

對此公司回應,隨著人工成本提高,公司持續導入自動化設備,透過人機協作創造最佳配置,因此在人力管控有所調整。顯然,公司不否認越南勞工聘雇人數必須控制,在自動化技術尚未成熟時,只能消極地減緩勞力成本壓力鍋。

1名鞋業主管則透露,其實越南勞工意識高漲是企業最頭痛的事,之前就曾聽聞隔壁工廠的伙食費增加,他廠員工知道了,想要爭取比照辦理索性罷工,本來資方還搞不清楚狀況,趕緊去問才知道,原來是為了1支雞腿,越南員工會因為大小事情就動不動罷工,讓資方陷入隨時要拆解炸彈的情況,如果遇到生產旺季,就會非常麻煩。

當大家還沉浸在越南熱,寶成早就去印尼卡位。目前越南占寶成總產能高達45%,已是最大產區,只好將目光轉向印尼;印尼最低薪資為131~288美元(區域別不同)。蔡佩君認為,現在選擇去印尼的廠家不多,加上當地人口數2.5億人,比起越南9000多萬人還要充裕。

印尼人力成本低 產能漸增

從寶成旗下製造公司裕元年報觀察,2014年印尼產量比重為31%,2018年成長至37%,新產能轉移到該地,已是不爭的事實。只是,印尼的人力素質不及越南,要如何截長補短,是寶成必須評估,而外界也想知道,未來寶成在印尼產能比重是否會大幅拉高,甚至超越越南,蔡佩君說,品牌客人決策不會瞬間大轉彎,但是「我對印尼繼續投入抱持信心」。

延伸閱讀:

寶成蔡佩君 為何把「自責」掛在嘴邊?

撤資中越太敏感 寶成蔡佩君主動闢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