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台泥張安平豪賭背後的兩大挑戰

2019-06-11
作者: 潘羿菁

▲台泥董事長張安平揭示水泥與鋰電池兩大策略,有樂觀的、也有保守的,替未來增添不確定性。(圖/資料室)

2017年緊急扛下台泥,僅花1年時間就繳出211億元獲利新高成績,緊接著公布今年首季稅後純益40億元,為歷年同期最高水準,台泥集團董事長張安平不僅成功穩住一甲子的老企業,還帶領著老台泥,積極跨出中國以外的市場,首度進軍歐、非洲市場。

只不過,前景繁榮之下,漂亮財報數字的背後,卻仍然存在著兩大挑戰。

挑戰1:美國揚言對土耳其經濟制裁,恐對歐洲投資案增添風險。去年10月,台泥宣布將投資340億元,與土耳其集團OYAK共組合資公司,台泥入股4成、OYAK用資產作價持股6成,這起合作案,台泥順利取得土耳其1200萬噸水泥產能,立即取得16%市占率。

砸300億 插旗歐、非市場

逾300億元的水泥合作案,遠高於前董事長辜成允在中國擴張水泥版圖的單一併購金額,足見張安平對跨出中國市場相當樂觀。他的信心來自於OYAK過去的營運表現,2017年賺2.78億里拉(約4600萬美元)、2018年盈餘3.81億里拉(約6300萬美元),看似OYAK獲利能力相當不錯。

畢竟水泥對他來說,是再熟悉不過的產品,甚至曾經爬過水泥窯,這筆投資,張安平一點都不擔心。

不過從台泥今年首季財報,雙方合資的子公司Dutch OYAK TCC Holding BV卻意外大虧3.77億元,台泥總經理李鐘培解釋,主要是遇到當地10年來景氣大衰退,由於里拉貨幣大幅貶值4成,造成國內通貨膨脹一度高達25%,不過土耳其預計6月再度選舉,政府打通膨已採取行動。

然而,台泥沒說的是,里拉大貶的原因是美國與土耳其陷入緊張關係。去年8月美國總統川普在推特上宣布,加倍徵收土耳其鋼鋁關稅,更直言里拉遇到強勢美元肯定重挫。當天確實讓里拉兌美元貶值逾2成5,寫下2001年來最大單日跌幅;如今,土耳其向俄羅斯採購S-400防空飛彈系統,也讓美國大為光火,揚言將會對土耳其經濟制裁。 

根據外電,首批S-400防空飛彈系統可能提前至6月抵達土耳其,一旦美國真的祭出經濟制裁,恐怕會讓當地經濟雪上加霜,房市泡沫化問題更加嚴重。

瞄準葡國Cimpor  水泥龍頭廠

觀察短期內美、土兩國雙方關係難以修補,連帶讓OYAK業績上不來,造成張安平進軍歐洲市場恐增添陰霾;惟李鐘培強調,拿下土耳其產能之後,現在將目光轉向葡萄牙,當地經濟情勢相對樂觀,水泥事業也穩定,多少可以彌補。「拿到葡萄牙公司之後,就可以看到台泥在歐亞非3大洲的布局。」張安平補充。

張安平口中的葡萄牙公司,儘管他暫時不願揭露細節,不過外界猜測,意指OYAK旗下的葡萄牙Cimpor,這家公司的布局,堪稱是台泥340億元的投資2部曲。 OYAK在去年10月才剛拿下Cimpor,這家擁有125年歷史,為葡萄牙水泥龍頭廠,估計年營收約2.5億歐元,年產能約500多萬噸。

如今台泥向歐盟申請,準備將Cimpor產能轉移至台泥與OYAK合資公司,一旦取得許可後,不僅可以立即拿下葡萄牙市場,同時透過在當地製作熟料,再運到西非地區研磨廠加工為水泥;之所以看上西非市場,主要是當地水泥行情每噸逾100美元,高價格、高毛利正是吸引台泥布局非洲,也是張安平提及歐亞非布局的最後一站。

從整體台泥投資藍圖來看,葡萄牙堪稱是張安平設定進可攻、退可守的最佳位置,只不過,目前仍處在「紙上談兵」階段,台泥首次離開中國以外區域,朝向歐洲、非洲等陌生市場前進,加上土耳其經濟情勢悲觀,這筆巨額投資何時可以開始獲利,大家都在關注。

挑戰2:能元的「升級」刻不容緩。水泥事業,張安平可以快速狠砸300億元,面對能元科技的資本支出百億元規模,他卻顯得保守謹慎。

「鋰電池產業有unbelievable(非常驚人的)市場性,可是也有unbelievable困難性。」張安平說道,不論是電動車、儲能、家電等都會需要鋰電池,但是目前電池技術走向高能量、高功率,卻具有高度技術門檻。

能元生產中低功率電池為主,本來規畫今年3月轉向生產高能量、高功率電池卻意外延遲,凸顯出能元技術掌握仍有改善空間;張安平則坦言,能元台南廠是興建逾10年的老廠,在製程與環境無法達到新型電池生產條件。

例如,新型電池在進料的過程,環境溼度只能維持在1%,溼度變大就會影響電池品質;同時,每月要有400萬至500萬顆的生產效率,唯有蓋新廠才能滿足,但是投資新廠高達100億元。花錢事小,但錢砸下去不一定可以順利開花結果,才是張安平最擔心的。

▲能元朝向高功率、高能量鋰電池布局。(圖/取自官網)

鋰電池門檻高 能元待升級

能元科技總經理薛人禎分析,鋰電池的製程設計一向是電池廠列為最高tl6機密,即使想在國際間砸重金買製程,恐怕也買不到。「機器設備沒得買,一切都要自己想辦法湊起來,我也不是搞化學的人,我真的沒把握。」張安平坦言。

此外,能元面對的競爭對手,是年營業額84億日圓的日本村田製作所等大型國際企業,在這場鋰電池賽局,是有豐沛銀彈、人力與資源才玩得起的。

去年7月張安平將能元科技董座一職,交棒給辜家第4代辜公怡,不過今年2月他又接回來。張安平解釋,「這本來是Jason(辜公怡)在弄,他已經夠頭大了,這個決定(投資百億元蓋新廠),他的壓力會太大」。

如今自己跳下來親自督軍,不過對於是否蓋新廠,張安平同樣猶豫不決。媒體問他,何時才會確定是否投資,他不願透露,還在觀察、琢磨,尚未有答案。不過可想而知的是,一旦能元啟動大膽投資,仍是有機會與日韓大廠拚搏國際商機。

過去能元歷經營運谷底,累計虧損金額16億元,只好慘澹撤銷興櫃;好不容易等到鋰電池需求轉趨強烈,營運終於轉虧為盈。

如今,國際大廠持續墊高技術與資金門檻,張安平是否要帶領能元來場豪賭,他內心掐指一算的勝率又是多少,大家都想知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