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企業跨國糾紛 國際仲裁成新選項

2019-06-12
作者: 涂憶君

▲大巨蛋仲裁案,遠雄獲得工程展延。(圖/陳俊松攝)

今年3月,花費3年審理的封存核4國際仲裁案結果出爐,台電須賠付美國奇異(GE)公司近49億元;從原先台電認為奇異帳單不合理拒絕給付,奇異進而聲請國際仲裁,到最終判決確定,台電須依判決給付相關費用,「仲裁」具有的較快速、保密、強制執行、跨國性,成為法律界力推仲裁的理由。

仲裁是解決爭議的一種法律制度,新加坡Jones Day法律事務所合夥人Matthew Skinner指出,仲裁通常是合作關係的兩方發生糾紛,在契約明確揭示可因某些紛爭進行仲裁的前提下,經雙方同意進行的程序,相對「訴訟」,花費時間較短、成本較低,也能享有過程不公開的優勢。

根據中華民國仲裁協會統計,從2012年至去年為止,共受理849件仲裁案件,平均每年受理案件超過100件。

仲裁最大特色是,跨國性的企業合作在糾紛產生時,如在對方的國家提起訴訟,雙方都會擔憂若判決出來,判決書不見得會被另一國採納承認;但運用國際仲裁,就可在第3地仲裁,還能由專業獨立的仲裁人出面,判決結果必須被強制執行。Matthew Skinner說,如果遇到抗拒執行的國家,還能到《紐約公約》(承認及執行外國仲裁裁決的公約)會員國的國家,對敗訴方的資產進行強制執行。

除了台電與奇異的案件外,2010年纏訟10年的拉法葉佣金案仲裁確定也是經典1例。1991年海軍司令部向法國台利斯公司簽約採購拉法葉艦,台利斯違反合約中的排佣條款規定,國際商會仲裁法庭判決法國須賠償我國國防部8.61億美元。

國內也有仲裁的案例,如遠雄與台北市政府的大巨蛋仲裁案,最終遠雄獲得工程展延,機電廠商與台中市政府因BRT(快捷巴士)案交付仲裁,結果是市政府須償付尾款約1.8億元給廠商。眾達國際法律事務所律師趙梅君表示,仲裁的基礎是「雙方合意」,當事人對於執行的程序都有發表意見的空間,加上省成本、省時間,判決確定後和法律有類似效力,國外公司多會選擇仲裁一途,台灣應加強對仲裁的認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