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財訊書房
HOT

戳破當代社會高就業率假象

2019-06-10
作者: 蓋伊.史坦丁

▲(圖/Pexels)

我們要介紹不穩定無產階級中人數最多的幾個族群。首先,大多數擔任暫時性職務的人,都很接近不穩定無產階級。他們的生產關係很脆弱,收入比起其他類似工作的人更低,職涯成長的機會也很低。大部分國家的統計數據都顯示,暫時性勞動力的數量以及占全國勞動力的比率,在過去30年內都急遽上升。例如日本的暫時性職務就增長得極快。到2010年為止,該國有1/3勞動力都處於暫時性職務。但比率最高的不是日本,而是南韓。根據合理的定義,南韓從事「非典型」職務的人,超過全國勞工的一半。

然而,雖然暫時性職務是欠缺職涯發展的指標之一,但卻不是充分條件。例如所謂的技術專家就非常喜歡專案導向的生活方式,他們結束了一個短期專案之後,馬上就能跳到下一個,相比起來,長期的職務反而會強迫員工重複進行類似的案子,幾乎沒什麼發展性。因此,如果社會環境沒有問題,擔任暫時性職務也沒問題。但如果全球經濟系統需要大量的暫時性職務來支持,政策制定者就得好好想想,讓勞工生活不穩定的原因究竟是什麼。

暫時性的職務 不太可能促進社會流動

就目前而言,如果某人的職務是暫時性的,他就很有可能身處某種不穩定的生活中。某些人可能會把暫時性職務當成開創職場生涯的墊腳石,但對大部分人而言,這塊墊腳石卻只會帶他們走向低收入的下坡路。研究顯示,人們如果照著許多政策制定者所力推的那樣,在短期的失業之後接受暫時性職務,之後幾年內的收入很可能就因此降低。人們一旦進入地位較低的職務,在社會中向上流動的機率,或者獲得「體面」收入的機率就會永久下降。對許多人而言,擔任暫時性職務可能是沒有選擇的,但這實在不太可能促進社會流動。

另一個淪為不穩定無產階級的方式,是從事兼職工作。在這個已經從工業轉為服務業為主的社會中,兼職變成了一個粉飾太平的問題詞彙。大部分國家都把兼職工作定義為1週受雇或計酬工作低於30小時,但這個定義其實只適用於名義上的兼職工作。許多自願或被迫做兼職的人,實際上工作時間都超過原本預期,或者酬勞給付的時間。在職場生涯走下坡路的兼職工作者(有許多都是女性),可能必須在下班後花更多時間為了找工作而做無酬勞動,因此被工作剝削得更嚴重;也可能為了維持某種職場上的生存空間而做更多工作,出現更嚴重的自我剝削。

兼職工作的增加,進一步隱藏了失業問題與低度就業問題。例如德國被迫從事「迷你工作」的人增加之後,國家繼續處於高就業率的假象中,某些經濟學家甚至因此做出愚蠢的結論,認為德國在金融危機之後出現就業率奇蹟。

除此之外,「獨立承攬勞動者」與「經濟依賴型的承攬勞動者」也經常和不穩定無產階級重疊。這兩種人並不等於本書提到的不穩定無產階級,因為許多承攬勞動者的收入在某種意義上是穩定的,而且具有強力的職業認同感,例如自己開業的牙醫或會計。不過經濟依賴型的承攬勞動者與獨立承攬勞動者之間的差異,總是讓各地的《勞動法》律師傷透腦筋。無論如何,如果一個人必須仰賴別人,才能獲得一些自己幾乎沒有掌控權的工作,他就很有可能淪為不穩定無產階級。 

實習工作變調 年輕人領低薪處理雜事

人數不斷增長的客服大軍,也是不穩定無產階級的一分子。如今客服人員無所不在。英國公廣集團的第4頻道在2008年製作了一部叫作《客服之怒》的紀錄片,講述年輕客服人員與火大消費者之間的誤解現象。根據該片記載,每個英國人平均每年花費1整天打電話給客服中心,而且時間愈花愈多。

接下來的另一群人,是最近變得特別多的實習生。許多剛畢業的、還在學的,甚至還沒入學的學生,都會進入辦公室做短期的瑣碎工作,工資極低或根本為零。實習工作是讓年輕人淪為不穩定無產階級的潛在渠道。

但是某些政府卻把實習計畫當成「活化」勞動市場的政策,藉此遮蓋失業率高漲的問題。事實上,政府促進企業實習的效果,通常只比花大錢、沒效率的補貼政策好一點點而已。

不穩定無產階級──
作  者:蓋伊.史坦丁( Guy Standing) 
譯  者:劉維人 
出  版:臉譜出版 
出版日期:2019年5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