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政治風雲

綠營卓榮泰 過渡主席意外變關鍵主審

2019-05-31
作者: 馬牧原

▲卓榮泰成了蔡營與賴營之間的夾心餅,角色尷尬。(圖/吳尚哲攝)

「你們過去知道問題不修改,然後現在全部都留給我處理」,日前在民進黨總統初選第3次事務性協調會議中,面對外界質疑黨中央偏袒行政院前院長賴清德,主張不能修改民調辦法,民進黨主席卓榮泰當面向代表蔡英文總統出席的行政院前副院長林錫耀等人大發牢騷。

兩天後,卓榮泰寧可中執會停擺,硬是壓下24位中執委連署要求修改民調辦法的提案,還讓賴清德前往黨中央參與會商,最後更破天荒允許賴清德「借用」黨中央記者室,發表其提出的4個原則3個狀況的「贏的策略」,外界一片譁然之際,卓榮泰不改其志,事後在臉書以還原現場為題,澄清自己當天的議事主持沒有瑕疵,反遭質疑欲蓋彌彰。

民進黨總統初選從3月18日登記首日,賴清德在未徵詢黨內意見的情況下,無預警登記起,就注定是一場災難。這1場挑戰現任總統的政治事件,讓本來只是過渡主席角色的卓榮泰,搖身一變,成了左右總統大局的關鍵。

大師兄的逆襲  不像保皇黨  與賴更密切?

卓榮泰究竟在想什麼,成為近來黨內茶餘飯後的話題。

去年1124的9合1大選,民進黨遭逢史無前例的慘敗,兼任黨主席的蔡總統第一時間辭去黨職,黨祕書長洪耀福及一干英系人馬黯然退出黨的決策核心,先由基隆市長林右昌暫代黨主席,後在陳其邁建議下,黨內中生代共推下由黨內俗稱「大師兄」的卓榮泰出馬參選。

原以為是一盤英系精心設計的棋局,豈料在最後變了調,如同卓榮泰當天在中執會中所說,「去年12月29日,我參加黨主席的補選,在政見發表會我公開的表示過,『我會公平、公正、公開地辦理黨內各項公職人員的初選提名,包括總統跟立委。』」這段當初競選黨主席的游盈隆批評他是「保皇黨」的回應,如今反成為向蔡陣營叫陣的喊話,如今聽來極為諷刺,黨內有人戲稱是「大師兄的逆襲。」

「如果當初是陳其邁出馬,今天就沒有這些事」,在一場黨內人士閒聊的私下場合,有人如此說到,不過,立刻遭到反駁,「當初也以為卓榮泰是自己人。」

卓榮泰真的是英系所謂的自己人嗎?

事實上,在賴清德登記參選後,從不同管道都傳出卓其實是賴清德的人的消息,不光是在台北,連在台南,也有人這樣提到,甚至有不少案例都顯示,賴因身邊沒有幕僚,因此,在閣揆任內,不光是行政院的事務,就連不少台面下的事,人事請託、代為出席私人關係的場合等,都交由卓處理,雙方互動遠比外界理解的還要密切。甚至還有另1種說法是,在去年敗選後,賴清德確實一度考慮參選黨主席,後來因小英要賴清德留任閣揆而未能如願,後來黨內共推卓榮泰,賴在當時的角色,對照兩人現在的互動,頗為耐人尋味。

嚴格來說,總統初選搞成今天如此難看的局面,要說全然是卓1個人的問題,恐怕是過於沉重。

黨中央太被動  未排除連任障礙  蔡營有責

在去年地方選舉失利後,誰應該接管黨中央,本來就是小英的首要工作,卓榮泰能否算是自己人,恐怕見仁見智,但陳其邁百分之百是小英的自己人。就算最後是由卓出線,在競選期間,當卓榮泰被游盈隆逼迫承諾「舉辦總統初選」時,就應該有所提防。黨內曾議論,這個局究竟是陰錯陽差,或是真有高人在背後設的局,看來有待時間考驗。

儘管小英核心幕僚曾說過,在卓當選後,曾要求召開臨時全國黨代表大會通過現任優先的條款,但眾人最後卻在卓以立委補選為由被說服。實際上,早在當時,卓就任黨主席後,就曾對於兩波立委補選提名他沒分,提名後地方的爭執他要收拾擺平,多所抱怨。

▲賴清德意外登記參加黨內初選之後,民進黨內波瀾不斷。(圖/陳俊松攝)

即使在時機上無法召開臨時全代會處理現任優先,小英的核心幕僚應該深知,還是有「漏洞」,黨的提名條例沒有現任優先的規定,也因此,所有在蔡英文取得連任參選前的各項障礙,得必須一一清除。只不過,小英幕僚當時僅聽聞行政院前院長游錫堃可能代表深綠獨派有所動作,但是,卻沒有算計到賴清德選不選嗎?

賴清德去年下半年就開始找人寫書,在黨內早已不是祕密,他與氣象專家彭啟明簽約合作也不是登記參選總統後的事,甚至是賴清德在輔選郭國文說出「剩下最後1口氣」的同時,賴就和彭在台南取景拍攝,若不是為了選總統,難不成想要當綜藝咖嗎?黨內人士說,小英幕僚究竟如何理解這些訊息,反而更令人好奇。

1位外交圈人士說,現在再去吵賴清德之前有沒有承諾過選不選,有什麼意義?沒有防患未然就是不對,這才是小英要檢討的部分,或許這樣說很事後諸葛,但是,當賴清德說「立委補選後再說」,不就令人起疑嗎?

他表示,賴清德在316之前,曾與非常欣賞他的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代表沼田幹夫說過不會參選總統,在賴清德登記後,沼田與美國、澳洲及新加坡駐台代表聯袂去勸賴清德,最後悻悻然離開,事後,賴清德反而對外說「美日新澳都很支持我」,在外交圈為之譁然。諸如此類的事,先前多所聽聞,小英有沒有去處理?

另一位黨內人士則認為,就算先前以只有小英1人登記的初選辦法,在賴清德登記之後,就應該即刻要求黨中央重新提修正案,這是總統幕僚及卓榮泰得要共同承擔,如果拉長協調期會被罵,不如由中執會重新討論符合兩人參選的初選辦法。結果卻是1件事也沒做,黨中央自我限縮成1個選務機關,沒有立場,也沒有主張,最後更被外界認為是挺賴,然而,後續的種種,卓榮泰恐怕是要負最大的責任。

蔡英文外交成績亮眼  黨中央噤聲  只能乾瞪眼

更妙的是,5人協調小組由黨主席領軍,究竟是為了維持公正性,還是作為賴的暗樁,不禁令人費解。5人小組最終沒有發揮到任何的協調功能,究竟5人小組的意義何在?

外界更詬病的,無非是卓榮泰及黨祕書長羅文嘉兩人過去這段時間的角色,一下說自己是選務機關,但又在事務性協調會議同意針對現行相關辦法做調整,一下對外說中立,卻又常在臉書發文表態,徒增事端。

矯枉過正的結果就是,當蔡英文總統過去這段時間在外交、國防及經濟交出亮麗成績單時,黨中央的宣傳機器卻彷彿消失一般,據了解,黨中央高層曾表示,如果黨部大力宣傳政績,就是被質疑偏袒蔡英文,因此,黨中央最後只會在當在野黨攻擊時,被動做回應而已,幾乎沒有主動出擊的文宣攻勢。

黨內人士說,小英最近透過網路社群不斷衝人氣,看似為了她自己的初選,實則早已就大選規格在作戰。而從民調來看,她帶動民進黨的支持度整體回升,民進黨中央不汗顏嗎?難不成民進黨支持度上揚,是因黨中央聲援新疆痛批中國迫害人權而來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