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塗翔文

影評人及自由作家

塗翔文:坐上《阿拉丁》的時光機

2019-06-01
作者: 塗翔文

▲(圖/翻攝自迪士尼影業臉書)

距離1992年迪士尼動畫片《阿拉丁》迄今,已經超過27個年頭。想當年我還是高中生,自己1個人上戲院看這部動畫片,被它本質上的歌舞片形式所打動,特別覺得歌曲悅耳好聽,還用零用錢買了1捲卡帶,打開內頁小小的歌詞字跡,跟著哼唱片中的歌曲。如今轉眼之間,迪士尼再度啟動真人版新拍的《阿拉丁》,我特別挑了一家最大的戲院,回憶屬於我的青春。

音樂與歌曲 迪士尼動畫必備元素

猶記得那時特別喜歡《A Whole New World》與《Friend Like Me》兩首片中的經典歌曲,一是神燈精靈出場時超級熱鬧的自我介紹曲,另1首是阿拉丁帶著茉莉公主坐上魔毯往天際飛去的愛情表白,兩首歌都琅琅上口讓人一聽就難忘。那時還半懂不懂所謂歌舞片的魔法,不知道原來迪士尼藉由歌舞片模式讓歌或舞引導劇情,讓動畫片活出另一種新局,再次獲得觀眾的喜愛。我自己是從前1年的《美女與野獸》開始看起,後來才知道強調音樂與歌曲的重要性,一直是迪士尼動畫的「家法」之一,只是自1989年的《小美人魚》開始,乾脆把整部片操作成歌舞片,重新包裝膾炙人口的老童話,以音符為它添上新妝,再次贏得票房佳績。

進到大學電影社,開始對電影細節與內容做更多的跟進與研究,才明白整個系列的淵源;其中很重要的關鍵人物,來自這些影片的作曲、作詞人:艾倫.孟肯(Alan Menken)與霍華.艾許曼(Howard Ashman)。他們的合作天衣無縫,曲子充滿記憶點又好聽,歌詞則是順口、押韻又完全貼合劇情。翻查歷史才知道,他們的電影合作從1986年的《異形奇花》開始,那也是他們第1次入圍奧斯卡金像獎最佳電影歌曲。之後孟肯便創下連續以《小美人魚》、《美女與野獸》、《阿拉丁》與《風中奇緣》連奪8座奧斯卡音樂相關獎項的輝煌紀錄。

艾許曼在1991年因病過世,孟肯在《阿拉丁》之後則與其他作詞人繼續合作,不過似乎都沒有如與艾許曼產生如此完美的絕佳默契。

他們的合作創下傲人紀錄,除了獎項,這幾部動畫在當時都是全球賣座片,小朋友們跟著學唱歌曲,後來好幾部甚至又重新創作回到舞台成為歌舞劇版本,相當風光。《美女與野獸》在當年那個只有五部片門檻的年代裡,竟然還直接入圍奧斯卡最佳影片獎,成為動畫片的創舉。我那時就迷上他們所譜寫的支支佳作,在那個還在學英文的年代裡,艾許曼深入淺出又優美幽默的英文歌詞,甚至還能同時幫助我加快學習英文的興趣與腳步。

2019年,《阿拉丁》再度重啟,導演一職落到了英國鬼才蓋.瑞奇手上,電影比起先前同樣重拍真人版《美女與野獸》的那股小心翼翼、亦步亦趨,又多了一點超越照本宣科的鬆動,順應於新的時代潮流,看來依舊能讓人覺得興味盎然。特別是公主角色的變化,她不再只是自怨自艾、躲在皇宮裡的順從美女;在新版本裡,她懂得反抗、懂得爭取自己要的,不只是愛情,還包括她想繼承父親蘇丹國王的位子,直接說出了想保護國家與人民的對白。這也讓迪士尼的「公主」不再是柔弱無力、等待著王子援救的傳統女性角色,她們已經開始跟上時代,做1位獨立自主、有想法有能力的女人。

一想起1992年的動畫版本,立刻也就忍不住懷念起當年為神燈精靈配音的羅賓.威廉斯,這位喜劇演員運用活靈活現的聲音表情,讓當年那個藍色的精靈令人印象深刻,成功帶動整部電影的節奏。轉眼間,時光荏苒,羅賓.威廉斯已逝,新版的神燈精靈改由威爾.史密斯接任。不得不佩服好萊塢聰明適切的選角,威爾.史密斯的黑人基因,歇斯底里中有些瘋狂的快節奏,帶點嘻哈風的歌喉與唱法,又為神燈精靈創下另一個新高度,並不輸給當年羅賓.威廉斯寫下的經典成績。

舊瓶裝新酒 傳遞經典吸引年輕觀眾

瑞奇過去曾把老題材《福爾摩斯》變身成既現代又時髦的新IP(智財權),他一向喜歡用快速剪接拆解動作場面,這次《阿拉丁》一開場就讓阿拉丁帶著公主在街市穿梭飛奔、上天下地躲避追捕,宛如成龍電影。幾首經典歌舞場面的調度,也有「放大版」般的誇張華麗,在維持原動畫情境的基礎下,以實際場景加上特效魔法,創造出更目眩神迷的視覺效果。

迪士尼接下來還有重啟版的《獅子王》、《小美人魚》等片連番上場,都是舊瓶裝新酒的複製真人版。雖然就某個層面的現實來說,其實這也是反映整個好萊塢電影圈題材荒的緣故,但整個執行結果還是有一定的高水平,片子依舊通俗好看,也等於為新一代的年輕觀眾重新傳遞這些舊經典。至於我們這些老影迷,知新溫故,當成坐上時光機懷舊起過去的種種回憶,似乎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