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楊森

財經專欄作家 曾任財信出版總編輯、《財訊》雙週刊總主筆、顧問

楊森:美中貿易注定一戰

2019-05-29
作者: 楊森

▲(圖/Pexels)

原本看好順利收場的美中貿易談判,5月初突然大翻盤。習近平大幅修改幾近完成的協議,川普隨後宣布調高關稅,然後又祭出針對華為、海康威視等企業的貿易禁令,接著中國也調高關稅報復,貿易對抗節節升高,儘管沒有硝煙炮火,兩個經濟強權的「貿易大戰」已揭開序幕。

國際貨幣基金(IMF)評論稱,「美中貿易緊張對兩國消費者及生產商均造成負面影響,…而近期的緊張升級,可能會嚴重挫傷商業和金融市場情緒,擾亂全球供應鏈,進而危及今年的復甦。」

股市重挫  新興市場衝擊最大

股票市場直接大跌回應。MSCI全球指數在川普發推特調高關稅的6個交易日內大跌4.8%,市值跌掉1.8兆美元,相當於台灣所有人工作3年的產值,在6天內化為烏有。至於美中兩國股市,上證指數在51長假後跳空重挫,最深跌幅達7.8%;美股標普500最大跌幅則為4.9%。受創最深的是新興市場,MSCI新興市場指數持續下挫,3週間跌幅逾九%。金融市場似乎認為,貿易戰對新興市場的衝擊更大。

在實體經濟方面,投資銀行摩根士丹利悲觀認為,如果談判停滯、未達成協議,美國對中國所有進口品課徵25%關稅,全球經濟將衰退。一般認為全球成長率低於2.5%就是衰退;而IMF預估今年全球成長率是3.3%,明年3.6%。

法國央行的經濟學者也曾模擬貿易戰下全球關稅調升10%的衝擊,結果將造成全球產出減少2%,如果再加計對生產力和不確定性因素的間接衝擊,2年內將導致全球產出下跌3%,和摩根士丹利的看法相呼應。

另外,倫敦牛津經濟研究院預測,如果美中全面調高關稅,中國產出將減少0.8%,美國減少0.3%;中國政協主席汪洋也對台商表示,最悲觀的預估是貿易戰會讓中國成長率減少一%。

既然負面衝擊無法避免,為何貿易戰非打不可?《注定一戰?》作者艾利森(Graham Allison)提出的論點備受矚目,他指出,「當1個崛起強權的力量強大到足以威脅目前占據主宰地位的統治強權時…除非雙方採取艱鉅和痛苦的行動來避免衝突,中國和美國將在走向戰爭的過程中。」

他用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昔底德對雅典與斯巴達兩個城邦的戰役描述,來說明此一歷史模式:「是雅典的崛起,以及斯巴達揮之不去的恐懼,使戰爭不可避免。」並稱此為「修昔底德陷阱」,在過去500年歷史中,艾利森指出,有16起崛起強權威脅統治強權的例子,其中12起以戰爭告終,另4起沒有發生戰爭。

2次戰後的世界秩序,基本上是由美國主導。中國則在40年前開始改革開放,並在本世紀初加入世貿後,持續高速成長,其經濟規模從原本占世界GDP(國內生產毛額)不到2%,現在已達16%,而且以購買力計算,2014年中國GDP更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1大經濟體。中國崛起是奇蹟,也是對統治強權美國的威脅。

譬如南海問題、北韓制裁、一帶一路,乃至前沿科技的競逐,習近平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和川普「讓美國再次偉大」形成正面衝突,而美國調高關稅,特別針對華為的技術禁令,怎麼看都是為了遏止中國崛起,避免威脅美國的主導地位。由此來看,即使6月下旬川普和習近平又在日本G20峰會上達成新協議,但只要雙方根本矛盾不變,後續衝突仍難避免。

遏止中國崛起  最終勝負難料

令人好奇的是,注定一戰的結局通常如何?這雖不是艾利森的關注重點,但從16個案例的解說中可發現,其中10例是崛起強權最後在全球或區域舞台上取得主導地位;另6例則是崛起強權被統治強權遏止。

至於崛起中國和統治美國的對抗最終又會如何?觀察全球供應鏈的變化或許有些啟發。根據經合組織針對64個經濟體所做的貿易附加價值統計,可發現自2005~2016年間,中國出口中所含的進口比重(包括原材料、零組件等)大幅減少,從26%降到15.1%,甚至低於經合組織國家和G20國家的平均值。

這是因為中國正從世界工廠的出口成長模式,轉為以內需驅動成長的模式,加上鼓勵國內的中間投入供應商,使得出口中所含的進口比重大幅下降。而在2025中國製造計畫中,中國原本也希望20年國內生產的核心零組件比重能達到40%,2025年再提升到70%,藉以減少對先進國家的技術依賴。因此,現在美國想遏止中國崛起,短期或許能建功,至於長期誰輸誰贏,恐怕還很難說。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