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永豐金弊案觸發 《揭弊者保護法》真的保護得了揭弊者嗎?

2019-05-29
作者: 林文義、洪綾襄

▲前永豐銀行總經理張晉源指出,《揭弊者保護法》雖然還有不足,但已比以前進步了。(圖/吳尚哲攝)

2017年6月18日,台北地方法院裁示永豐金控董事長何壽川因涉及三寶建設公司案,被羈押並禁見,引發社會矚目;而這個案件正是由永豐金控內部人,包括前永豐銀行總經理張晉源和前永豐金控王姓副總經理鼓起勇氣向金管會揭弊舉發,再由檢調後續追查。

永豐金控在當時除了三寶案還爆發鼎興牙材詐貸案,永豐銀行被詐貸5億元,張晉源發現這件事情不單純,因為牙醫診所用的牙材金額並不高,1次倒帳5億元,難道全台北市同時有200位牙醫倒帳?張晉源判斷這是詐貸案,除了向警方報案外,並清查金控有無利害關係人牽涉到此事,在向獨董陳述無效後,向金管會舉發三寶案及鼎興詐貸案。

張晉源坦言,當初在決定向金管會舉發時,心裡也曾有過很深的掙扎,因為在向金管會舉發吹哨前,張晉源的年薪高達3000萬元,他在想如果當初不要去舉發,而是請個半年長假到國外去,再回國說不定這件事已落幕,他不但可續領高薪而且還可繼續再講一些公司治理等仁義道德的場面話。

但張晉源最後覺得,在台灣比他了解金融業的人並不多,「這件事我不做,台灣沒有第2個人會做!」張晉源遂決定向金管會舉發永豐金涉及的弊案,「當初我也不曉得這些案件後面牽涉這麼廣。」

內部員工站出來 政府要有3項保護措施

事件發生後,金管會主委顧立雄雖認為,張晉源和王姓副總舉報的內容,有助了解永豐金控的案件,並認證兩人為吹哨者,但並未保障這兩位吹哨者的權益,張晉源被永豐金控拔掉銀行總經理職務,且永豐金控在開除王姓副總外,還向她提起訴訟,讓她備受煎熬;據指出,永豐金控這些弊案前後牽連了多家銀行,而檢調單位也約談了多位經理人,這個案件也促成行政院加速制定《揭弊者保護法》。

行政院長蘇貞昌在院會通過此項法案時指出,官員收賄或公司行賄,做出黑心商品及製造汙染等,都是民眾深惡痛絕的事,行政院制定《揭弊者保護法》,不僅是在鼓勵全民做揭弊者檢舉爆料公私部門不法,更要保護揭弊者,因為做對事的人,不能受到欺侮。

▲行政院長蘇貞昌表示,行政院不只口頭鼓勵揭弊者,還要保護他們。(圖/吳尚哲攝)

這類公司內部的揭弊者,在國外通稱為「吹哨者」(Whistleblower)。交通大學科技法律學院教授林志潔指出,由於目前企業經營運作愈來愈複雜,政府已沒有足夠的專業去監理,如果沒有企業內部的吹哨者,很難發現各種不法事件。因此,鼓勵並保護吹哨者對經濟發展非常重要,這樣才能防患未然,避免重大經濟犯罪事件。林志潔指出,吹哨者最需要的保護主要有「3保」,分別是身分保密、工作保障以及人身安全保護,政府必須做好對吹哨者這3項保護,同時防止企業對吹哨者報復。

行政院在《揭弊者保護法》中也訂有相關的措施,例如被檢舉的公司,不得對吹哨者採取解職、減薪、調職、洩露身分的報復措施,且對吹哨者或生活密切的人有犯罪行為措施,加重其刑1/2,並可發給吹哨者獎金。

▲(圖/取自蘇貞昌臉書)

但張晉源表示,他自己當吹哨者後,沒有多久就被拔掉總經理職務了,行政院制定的《揭弊者保護法》對吹哨者的保護措施不太夠,但和以前相比已有進步,也算是跨出一大步了,但要發揮吹哨者揭弊的功能,也須從文化層面加以改革。

洗刷吹哨者汙名 稽核獨董不能放任無為

對此,林志潔指出,推動吹哨者勇於揭弊發現不法,還須改變兩個傳統文化。第1、就是許多人在觀感上把吹哨者稱為「抓耙仔」,政府必須加強宣導,洗刷吹哨者這個汙名,因為當你發現官員或企業有不法,提早吹哨防範弊端發生,反而對國家和這個企業是有益的。

第2個要改的,就是華人文化中效忠對象是人而非組織(即國家或企業)的觀念。例如,很多企業家喜歡拜關公,就算主子是個阿斗,也不能背叛,以表彰忠義;但在現代社會中,大家要效忠的對象應是組職而非個人,當上司有違法作為影響國家或企業的利益,就應該勇敢出面吹哨揭弊。

張晉源對此也非常感慨。他說,企業設置的稽核或獨董負有監督的功能,但沒有發揮應有的功效,很大的原因是很多人有不想得罪人的心態,這等於是「用不作為的方式放任事態惡化」。   

張晉源指出,當初他發現鼎興和三寶案可能有問題,要向數位獨董說明時,有的獨董避不見面,甚至當他打電話給1位獨董時,這位獨董在電話中直接講:「我現在不能和你說話!」職司監督責任的獨董如此不作為,實在令人失望,獨董的責任必須加強。

此外,在《揭弊者保護法》草案中,雖然已明定對吹哨者的保護措施,但仍有3項缺點,分別是:補償太少、罰款太低、獎勵不明確。在草案中規定,吹哨者一旦被解職想復職而有困難時,公司除依法支付各項資遣費、退休金外,還須支付3個月以上的補償金。張晉源指出,這種補償實在太少,好像在保護報復揭弊者的企業,而且草案中還規定企業違反各種保護吹哨者規定的罰款,只罰5萬元到500萬元,這項罰款也實在太少了。

法案存在3缺點 重賞重罰才能弊絕風清

要解決這個問題,對違反規定的企業必須採重罰,而對吹哨者則應重賞,這樣才能發揮吹哨者的功用。張晉源指出,美國在安隆案發生後,制定了《沙賓法案》保障吹哨者,但到2008年還是發生金融海嘯,當時就在檢討為何事先沒有人出來吹哨揭弊;後來檢討發現,當內部人出來吹哨等於職業自殺,以後在業界就無法立足了,因此才有後續的《陶德法案》。

美國證管會並規定,只要吹哨者舉發的案件,證管會加處罰款超過100萬美元,那吹哨者可分到其中的1成到3成獎金,保障吹哨者未來的生活,後來在美林、摩根大通被檢舉的案件中,吹哨者也分到大筆獎金。

▲美國《時代雜誌》曾將三位對安隆案、世界通訊弊案的女吹哨者,列為年度風雲人物。(圖/取自網路)

另外,2018年5月,英國巴克萊銀行(Barclays)執行長Jes Staley,因為追查吹哨者身分,被英國監理單位罰款64萬英鎊(約2500萬元新台幣),美國紐約金融監理單位知道後,再加罰巴克萊銀行1500萬美元(約四.五億元新台幣),類似國外這種重賞吹哨者重懲報復者的措施,才能有效保護吹哨者。

張晉源說,雖然行政院訂的《揭弊者保護法》內容還有缺點,但至少在保護及鼓勵吹哨者上,已經跨出了一大步,面對這個法案,那些想做壞事的人們,早日放下屠刀吧!

延伸閱讀:

永豐金吹哨者告白 正義的煎熬為何遙遙無期?

一次看懂美國吹哨者法案的4階段演變史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