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晶片與軟體停止支援,ARM再給重拳,華為面臨生存壓力

2019-05-23
作者: 財經新報

▲(圖/財經新報,以下同)

據《BBC News》22日報導,曝光的內部文件顯示,英國半導體矽智財權廠商安謀(ARM)將和中國華為及子公司停止業務往來。文件寫道,ARM指示員工不得向華為(HUAWEI)、海思(Hisilicon)或其他任何相關實體「提供支援,供應技術(軟體、代碼或其他更新)和進行技術討論」。並指出,公司的相關產品設計包含「美國原產技術」(US origin technology)。ARM的決定是遵從美國政府的貿易禁令的結果,但消息一出還是震撼全球半導體業界。

報導表示,雖然華為和及旗下IC設計公司海思,仍然可以繼續使用和生產現有的智慧型手機處理器,比如麒麟980,甚至是麒麟985,但卻不能再向ARM尋求相關幫助。對此,ARM也僅表示,公司遵守美國政府提出的所有最新規定,其他拒絕進一步說明。而華為也發布新聞稿表示,重視與合作夥伴的密切關係,但也認識到其中的一些由於政治動機的決定而承受的壓力。華為相信這令人遺憾的局面能夠得到解決。

而對於ARM停止與華為以及子公司海思的合作,外媒引用市場研究機構CCS Insight分析師Geoff Blaber的說法指出,ARM是華為智慧型手機處理器設計的基礎。所以,這對華為來說是一個不可逾越的障礙。因此,這樣的打擊對華為來說將比Google停止服務來得更加巨大。

根據2017軟銀(SoftBank)世界大會資料顯示,當前全球約99%的智慧型手機都在使用ARM的處理器架構。對具備處理器設計能力的廠商來說,ARM始終是個都無法避開的名字。包括蘋果的A系列、三星的Exynos、高通的驍龍系列和華為的麒麟系列處理器等都是在 ARM 架構的基礎上進行再設計。前提是,ARM將這些矽智財權授權(IP)給這些廠商,ARM也藉此收取一次性技術授權費用和版稅抽成收入。

因此,換句話說,華為海思並不具備所有的處理器架構的設計能力。海思屬於無工廠(Fabless)模式的IC設計廠商,也就是從ARM取得處理器架構設計圖之後,再進行處理器設計,最後再讓台積電等晶圓代工廠(Foundry)進行製造。2019年1月,華為獲得了ARM架構的ARMv8的永久授權。但授權只是限於這個型號的架構,如果ARM和華為停止業務往來,華為未來的處理器設計就拿不到最新、最先進的 ARM 架構授權。

而BBC的報導還表示,禁令似乎也適用於在2018年4月底投入營運的ARM中國合資公司(ARM mini China)。據了解,ARM擁有 ARM中國49%的股權。ARM中國合資公司目前管理著ARM在中國市場的所有業務,包括授權和版稅等內容。

隨著自5月20日開始,先是Google暫停與華為相關的業務,後有美國各大晶片製造商凍結與華為的供應協議。之後,美國商務部宣布,將對華為的禁令延遲90天實施,禁令8月中旬才會生效。理由是,華為及其商業夥伴需要時間升級軟體以及處理一些合約的義務問題。

雖然90天屬於休戰期,但熟悉ARM的知情人士告訴《BBC News》,員工目前沒有收到能和華為及子公司再次合作、甚至臨時合作的通知。外媒《The Verge》則報導,目前尚不清楚ARM只是對美國商務部的禁令做出反應,還是直接停止和華為的業務往來。如果是直接停止合作的情況,那同樣給華為供貨的半導體公司也會有所行動。另外,微軟從日前開始,也從微軟線上商店刪除了華為筆記型電腦的販售。甚至,消費者無法在微軟商店中搜索到華為的任何硬體設備。《The Verge》認為,90天的休戰旗可能並不適用於Windows 授權給筆記型電腦使用的事向。只是對此,微軟拒絕對發表相關回應。

甚至是微軟旗下的開源軟體社區Github也在官網註明,「GitHub.com、GitHub Enterprise Server及您上傳到任一產品的資訊,都可能受美國出口管制法律的約束,包括美國出口管理條例(EAR)等」。因此,目前華為可說面臨軟硬體的雙重挑戰。

對於這樣的困境,2019年3月,華為消費者業務執行長余承東,在接受德國媒體《世界報》的採訪表示,華為確實已準備自研的作業系統,但這套系統是以防未來一旦不能使用Android或Windows等系統的替代計畫,華為還是願意與Google和微軟的生態系統合作。5月21日余承東又進一步指出,華為自研系統最早今年秋天問世,這表示華為的作業系統將打通手機、電腦、平板、電視、汽車、智慧型穿戴裝置,而且還相容全部應用Android和所有Web應用。

另據《彭博社》之前報導,美國政府發布禁令之前,華為已儲存足夠處理器和其他重要組件,以保持業務執行至少3個月。消息人士還表示,華為最晚從2018年中以來就開始「未雨綢繆」,設計自家處理器同時囤積元件。對軟硬封鎖,華為發表的都是比較樂觀的回應。

但此次來自ARM的「封鎖」,對華為的影響會更大。全球市場調查及研究單位IHS Markit的分析師Lee Ratliff即指出,不只華為,世界每家半導體公司都會受到影響。原因是這些半導體公司無法用新的內部設計,進一步輕鬆替換這些矽智財權應用。當前中國半導體產業才剛起步的情況下,華為要如何因應變化,恐怕將是能不能安然度過這次制裁的關鍵。

(本文由「財經新報」授權轉載)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