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人物

華爾街傳奇操盤手 《大賣空》真實主角:貿易戰,美國挺得住

2019-05-23
作者: 今周刊編輯團隊

▲(圖/今周刊)

史蒂夫.艾斯曼就像銀幕上一樣嗆辣偏激,但深入接觸,他的傲慢卻更像傲嬌,正義感滿點,熱愛揭穿不誠實的公司,而比起擺精英架子,他更喜歡用嬉笑怒罵武裝自己。

曾獲奧斯卡金像獎最佳改編劇本獎的好萊塢電影《大賣空》,是講述2008年金融海嘯前夕,一小群,嗯,禮貌上應該稱之為天才,實際生活裡卻是十足怪胎的邊緣傢伙,在市場還洋溢歡欣氣氛時,率先看見次貸風暴將至的先知。

路博邁基金資深投資組合經理史蒂夫.艾斯曼(Steve Eisman),就是《大賣空》電影裡,脾氣暴躁、痛恨金融體系敗壞的馬克.鮑恩的原型人物。艾斯曼於金融海嘯時,靠著放空美國房市賺進15億美元,使他一戰成名。

艾斯曼旋風式來台停留1天,並獨家接受《今周刊》專訪。電影裡的他,3句不離髒話,脾氣永遠在爆炸的臨界點;真實生活裡的他,或許是少了金融海嘯的壓力,脾氣,好一點點。

初見面,記者行禮如儀奉上名片,艾斯曼卻將自己名片夾在右手食指與中指間,手一揚,名片挑釁地飛抵桌面,「這是美國人遞名片的方式。」他故意笑嘻嘻地說。

你對了,就代表市場錯了  「我喜歡這樣的感覺」

艾斯曼出身金融世家,他的父母、手足都在金融業工作,但他沒有半點金融業保守、嚴謹的架子,比如當被問及為何做一名放空的經理人,他先丟了1個德文單字,「schadenfreude」,中文譯為:幸災樂禍。

他玩世不恭地解釋,要成為1名好的放空專家,必須要有一點幸災樂禍的心態。當經理人持有一檔股票,股價上漲了,那代表經理人和多數人有一樣的看法。放空就不同了,經理人等於和市場對作,「當你對了,代表整個市場都錯了,我喜歡這樣的感覺。有些經理人不喜歡放空,他覺得他這樣毀了一家公司,去他媽的公司(Fuck the company)!」艾斯曼率性地撂了髒話。

當然,成為一名成功的投資人,不可能只靠耍嘴皮。事實上,艾斯曼自有一套嚴謹研究策略,他除了定期檢視美國金融資產證券化數據,包含不動產抵押貸款證券、資產抵押債券、信用卡貸款等等數據,並綜合利差、債券信用評等資料,判斷美國金融市場當下的壓力耐受度。

看法1:目前貿易戰規模  美國挺得住

艾斯曼將金融市場受壓程度分為綠燈(沒有壓力)、黃燈(一些壓力)、紅燈(有壓力)等3個燈號,目前,他認為市場仍處在綠燈狀態,「除非貿易戰全面開打,否則我看不到美國經濟衰退的徵兆。」

說這話的時間是5月10日,川普對中國2500億美元商品加稅25%的制裁確定上路,但在艾斯曼眼中,這或許仍然稱不上「貿易戰全面開打」。川普若確定對中國其他商品全面加稅、對歐洲加徵汽車關稅,屆時,恐怕才會是艾斯曼宣判美國經濟走入衰退期的時間點。

不過,在他看來,即使出現了經濟衰退,這一回,也不至於釀成金融危機。

看法2:美國衰退也不釀成金融危機
 
「經濟循環走到衰退階段是常態,但沒有跡象顯示會發生金融危機。」他以花旗銀行舉例,在金融海嘯前,資產對股東權益比(asset to equity)帳面上是30比1,「但如果把資產負債表的潛藏負債也加進去,比例可能高達40比1。」數字比越高,代表銀行槓桿開越大,風險也越高。
 
金融海嘯後,政府對銀行監管趨嚴,艾斯曼表示目前花旗的資產對股東權益比僅10比1,川普就任美國總統後,這個比例可能放寬了一點點,「現在或許是11比1,假設川普連任,他可能再度放寬金融監管,數字可能達到13比1,但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當銀行資產對股東權益比高達40比1,一顆鵝卵石都能毀滅體系,但當資產比不過11比1,要釀成風暴,你需要天外飛來一顆隕石。」艾斯曼說。
 
也由於整體金融產業四平八穩, 導致原先只靠賣空金融產業的艾斯曼,找不到套利空間,不得不拓展投資視野,目光望向其他產業。
 
「與其投資特斯拉,不如投資通用汽車。」意外「報牌」的艾斯曼說。他認同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是天才,但特斯拉燒錢太凶,恐面臨資金不足的局面;另一方面,在自駕車領域,他認為傳統車廠已做好攻城掠地的準備了。
 
傳統車廠中,他最看好通用汽車。事實上,艾斯曼在2000年初期,曾因為通用汽車管理層與資產負債表皆不如人意,預期破產指日可待,作空通用汽車。但近年他深入研究自駕車產業,發現通用汽車極有可能成為自駕車領導者。
 
看法3:留意BBB級以下債券
 
艾斯曼要說的第3三個市場觀察,與台灣投資人緊密相關。雖然他判斷除非貿易戰全面開打,否則美國經濟在2020年前都不會步入衰退,但他放話,「一旦衰退—而這一定會發生,BBB級以下公司債,包括高收益債,債券投資人會很痛很痛。」
 
他以BBB級公司債為例,這評等算不上垃圾級,但是發行規模已經從2007年的750億美元,飆升到2018年約2.7兆美元。
 
艾斯曼說數字還不是最令人頭痛的,「債市缺乏流動性才是致命傷。」他說明,次貸危機前BBB級公司債發行量不過750億美元,高盛或摩根士丹利等投資銀行債券交易員的債券庫存可能高達100億美元,「但現在市場有2.7兆美元,投資銀行願意收的量才20億美元。」現在甚至還算經濟太平盛世,一旦經濟衰退,投行對債券的胃口只會更小,流動性緊縮將使低評等債券價格加速下跌,「當時機變差,這種事肯定會發生,高收益債券也一樣。」 熱愛高收益債的台灣投資人, 在景氣即將變差時,該有點心理準備。
 
債市過度興旺歸功於長期低利率,而這也算次貸危機種下的惡因。艾斯曼談起危機爆發前和市場對賭的日子,「我每天都非常焦慮,我調劑心情的作法,就是每天午餐,我會關在自己的辦公室裡,反覆看《銀河前哨》(Star Trek: Deep Space Nine)電視影集,我每天看一集以上。」
 
調侃媽媽  金融危機時唯一好笑的事
 
這樣的焦慮一直到2008年,危機終於爆發,他內心的警戒解除,才稍稍舒緩。
 
艾斯曼放空所有資產,但他知道同為基金經理人的媽媽並不好過,他打電話給母親。
 
「媽,妳好嗎?」

母親回:「史蒂夫,你的媽媽並不好。」

他回:「媽媽,我很遺憾,我能為妳做什麼嗎?」

母親:「答應我一件事,讓我在我的床上好好去世。」

他笑嘻嘻地回:「好,我保證讓妳在床上安詳過世,不過床放在哪裡,我可不能保證。」母親二話不說掛掉電話。

隔天市場再度大跌,艾斯曼致電母親,「媽媽,妳好嗎?」

母親沒好氣地回:「正在把床牢牢地釘在地板上呢。」
 
艾斯曼大笑回憶整件事,「次貸危機一點都不好笑,但這是整起危機時,唯一值得發笑的故事。」
 
艾斯曼言談間總有一絲憤世嫉俗的味道,天大的事情,他也得找點趣味開玩笑,而他沒有一點傳統金融業人士氣息的原因,或許與他的閱讀品味有關,「我看的書起碼上千本,但我一本商業的書都不看,宗教、歷史、小說、漫畫什麼都讀,就是不看商業的書,而這反而對我的投資影響最大,這賦予我看見另一種敘事脈絡的能力。金融海嘯前,大家看到的是童話世界,我看到的是一場犯罪。」
 
談及電影《大賣空》上映後,他的生活是否有所改變,艾斯曼想了一下說,首映會當天,他帶了家人、小孩去觀賞。映後派對上,一位經紀人對他說,「我很尊敬你,你有世界上最高尚的道德感!」
 
艾斯曼的小女兒聽到這段對話,一臉不可思議地問艾斯曼兒子,「你有聽到嗎?爸爸有世界上最高尚的道德感。」小女兒再轉頭對艾斯曼說,「爸爸,你從哪裡得到你的道德感?」這位隨口髒話的基金經理人,說到這邊,再度放聲大笑。...(更多內容,請參閱最新一期《今周刊》(第1170期)

延伸閱讀:

動盪2019 透視華爾街A咖最新布局

台中「餐飲華爾街」租金3年漲2成 餐飲業者不撐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