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心適

專業古董收藏家,25年收藏經驗,現年53歲

心適:明式家具重紋理 影響後世審美觀

2019-05-23
作者: 心適

▲《中國黃花梨家具圖考》、古斯塔夫.艾克(Gustav Ecke)。(圖/心適提供)

前兩個星期因身體不適,醫師「恐嚇」我必須休息,無奈只能遵照醫師囑咐,好生歇息了幾天。其間倒是來了幾位朋友,說是關切探望,實則是扯淡聊天。上星期4,淡江大學曾義民教授在城區分部有課,特於課前光臨寒舍茶敘,席間問了老家具的辨識,說道為什麼香港古董商所賣的古董家具,大多整理得油光水滑,除非是老行家,一般人不容易從外觀辨別新舊。

聽完之後,我只輕輕笑了笑,「現代人演古裝戲,怎麼看都差一口氣」。於是將中國古代家具在藝術品市場上大致發展的過程敘述了一番。現在市場上流通的古代家具,以明、清兩代為主,就藝術性和工藝性而言,明式為上,清式次之,明代的家具全為明式,清代的家具則不但一部分保留明式的風格,還發展出屬於自己清式的面貌,清代宮廷風格的家具又是另外1支。

明代以前 流傳少風格不定

難道說明代以前就沒有流傳下來的家具嗎?未必,只是完整流傳下來的極少,即使有,也只是零星出現,時代風格不甚明確,只能在古畫中去比對,難度頗高,加上明代以前的家具製作以就地取材為主,而中國境內並不盛產硬木(不是沒有而是很少)。黃花梨、紫檀等硬木大量出現中國,還得拜明初「鄭和下西洋」所賜,鄭和出航時,船艙裝滿了瓷器、絲織品和茶葉等貨物,按重量,重的在艙底(壓艙),輕的在艙頂以保持船隻航行的穩定,途經東南亞各國及阿拉伯,最遠還到達東非;回航時從南洋採辦的硬木(黃花梨、紫檀)作為壓艙之用,大量的硬木流入中國,不但為日後「明式家具」打下基礎,更建立了「海上絲路」的歷史大業。

直到明中期以前,家具仍以漆木家具為主。何以放著大批硬木不動呢?原因無他,「尚未乾透」。就實務經驗來看,硬木類的木材,如果沒有乾透,其木性是不穩定的,貿然開料製作家具或器物,很容易產生爆裂或變形,古時候風乾木料全靠天然,黃花梨、紫檀木料密度極高,入水不浮的,單靠天然風乾,需要的時日非常漫長。因為硬,生長緩慢,乾燥也緩慢,整個南洋的黃花梨、紫檀等硬木,經過鄭和幾次折騰之後,基本上沒了,還存在的尚未成材不具開採價值。

明代中期以後,江南一帶的城市經濟高度發展,在興盛的國勢中,城市裡園林建築和豪門宅第逐漸興旺,貴族和富商巨賈的新府第,需要大量的家具,這時候鄭和當年從南洋熱帶引進的硬木,正好乾透得差不多了,剛好促成明代細木家具這個品類的製作和發展提供絕佳條件。當時許多文人活躍在江南一帶,以蘇州為中心,這些文人相當熱中家具工藝的研究和器物審美的探求,他們在玩賞和收藏之餘,更進而參與設計,加上明熹宗皇帝(天啟)熱愛木工,自己沉迷於刀鋸斧鑿,整天耽溺在木作之中,將國家大事拋諸腦後,成了名副其實的木匠皇帝,一改以漆木家具為主的使用習慣,全國上下崇尚硬木家具,蔚然成風。入清以後,滿人尚黑,紫檀成為硬木家具主流,其間的雕飾也從簡練風格轉為精巧繁複。整體而言,明式家具充分呈現木材本身的自然紋理,對於後世的家具審美有著巨大影響。

黃花梨家具圖考 研究濫觴

明式家具在藝術市場上嶄露頭角,還得從兩位老外說起。首先,是德國人古斯塔夫.艾克(Gustav Ecke, 1896~1971),1923年廈門大學創校,聘請艾克來華任教。在華期間,艾克遍遊中國、日本和朝鮮的名勝古跡,接觸到中國古代藝術精粹,仰慕之至,進而從事研究,終身不懈。艾克的第1本著作《泉州雙塔》1935年在哈佛出版,純以歐洲美術史家作法,將建築的一磚一石,測量製圖。居北京後,與梁思成、劉敦禎教授等相互研究切磋,艾克也成為「中國營造學社」創社會員之一。其時他專攻磚石建築、測量華北一帶磚塔,同時也對中國古代銅器、玉器、繪畫及明式家具深入研究。

1944年艾克的《中國黃花梨家具圖考》(Chinese Domestic Furniture)在北京出版,可謂近代研究明式家具的濫觴,直到1991年10月才有該書的中文譯本,可惜該書只有黑白照片,不容易表現黃花梨色澤的美感,但書中對家具結構的墨線圖,對研究明式家具,有極重要的參考價值,也影響後來收藏泰斗王世襄著錄《明式家具研究》的方向。

下次來談談另1位老外,他是1位美國人。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