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江蘇驚天一爆 撼動台紡織廠成本飆高

2019-05-23
作者: 潘羿菁

▲天嘉宜化工爆炸,意外牽動台灣紡織廠心情,未來江蘇省政府整頓計畫,恐讓台廠成本再墊高。(圖/吳尚哲攝)

中國染料大廠—江蘇省響水縣天嘉宜化工廠爆炸,台塑集團旗下的布廠福懋興業,第1時間趕緊向其他染料供應商下單,因為江蘇省政府立即下達整頓令,染料業正準備啟動調漲計畫。

「低價染料時代已經過去,隨著大陸加強工安環保,價格只會進一步推升」,台灣最大紡織染料廠—永光化學總經理陳偉望強調。而目前包括福懋、儒鴻甚至是強盛染整等台廠,都已明顯感受到染料成本上揚的壓力,未來是否可以轉嫁給品牌,正在考驗著台廠議價能力。 

轉嫁成本 議價能力大考驗

天嘉宜為染料中間體生產廠,主力產品為間苯2胺,年產能為1萬噸,僅次於浙江龍盛,為中國第2大染料廠商;排名老2的天嘉宜發生工安意外,身為龍頭廠的浙江龍盛股價曾連續11天大漲,一度衝高至逾人民幣25元,使公司市值暴增人民幣215億元,大漲5成2。 

浙江龍盛的股價受到資金追捧不是沒道理,因為爆炸事件發生後,江蘇省政府立即釋出政策風向球,擬設定目標在2022年底,將全省化工業從目前的6800餘家削減至1000家內;屆時受衝擊的化工廠,將是廠址不在化工園區、產能小、環保條件不符合規定的中、小型染料、農藥與肥料工廠。

江蘇省政府的急急如律令,直接催化市場預期調漲的心態。染料的中間原料—間苯2胺價格,已經從每噸人民幣43000元,一口氣漲至20萬元,間苯2胺帶動染料跟漲,以大宗顏色分散性染料黑色為例,今年1月每公斤人民幣42元,目前已漲至52元,漲幅近24%。 

雖然江蘇省政府後來又發布最新正式公告,針對長江流域1公里內的化工廠、有環保與工安疑慮的工廠,要在明年底搬離或退出,刻意把削減目標家數1000家拿掉;但是白紙黑字寫入政策的訊息同樣明顯,也就是,未來染料中間體的供給量,只會減少不會增加。

陳偉望指出,公司原料庫存固定1個月,目前便宜原料庫存已用完,所以正在與下游客戶溝通調漲計畫。

法人認為,染料業對下游布廠的議價能力相當強,這波原料上漲,轉嫁程度勢必相當高。

福懋、儒鴻、宏遠與強盛染整等國內布廠,現階段都接到染料業者預計調漲1~2成,宏遠為此緊急開會因應,希望可以將衝擊降到最低,公司指出,早在4月就多買一點染料,未來不排除替換原本使用的色料,尋找便宜來源。 

不過宏遠也坦言,即使多買一點,總是會用完,到頭來仍是需要與品牌客戶反映價格,才是釜底抽薪的辦法;但是能否順利轉嫁,又是另外一回事。

全球8成產能 看中國臉色
 
1名大型平織布廠總經理透露,染料在此刻調漲,對於布廠很難轉嫁,原因在於,早在今年初與品牌商已大致談妥2020年度春夏訂單,「價格都談好,現在再向品牌說想要重談,困難度很高」,2020年春夏訂單出貨時間落在今年6月至11月,也就是說,如果本月無法與品牌取得共識,最壞的結果就是自行吸收成本,將會稀釋下半年營業毛利。

估計染料上漲對每家布廠的影響程度不一,若是以儒鴻一貫化作業,擁有布廠與成衣廠,染料成本占比約1%;如果是布廠,占比約1成;只做染整加工的廠商占比則是30%,影響最為劇烈。 

1名專業染整廠業者指出,其實這幾年中國染料業稍有風吹草動,染料價格就會立刻上漲,正在逐步侵蝕染整廠利潤,宛如溫水煮青蛙。
 
法人分析,染料分為分散性與反應性,若以最大宗用量、分散性染料產能觀察,有將近8成都集中在中國生產,這是中國主導全球染料產業的主要原因;如今,江蘇天嘉宜爆炸事件,只是再度點火使染料價格走高,後續江蘇省政府一旦徹底執行整頓化工業,染料看漲不看跌局面,似乎已底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