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股市前線

逾150年繁榮歷史將畫下句點?當前最重要投資策略—遠離香港

2019-05-21
作者: 索貝克

▲外資逐漸撤離香港,香港的繁華歷史正走在交叉口。(圖/攝影組)

這個劇本很可怕,香港政府5月就要提交《逃犯條例》給議會審議,以目前香港建制派議員占大多數的結構,通過機會不小;一旦一國兩制的政治承諾被美國認定被取消,美國將視香港與中國內地一致,不再有不同的關稅區分。若如此,外資也沒理由繼續把香港當作亞洲資金調度中心,也不需要再透過香港進行轉口貿易。香港逾150年的繁榮歷史,可能即將畫下句點。

5月上旬,中國對美國的貿易談判反覆不定,導致美國人火大翻臉,自5月10日起,中國對美外銷的關稅,原本有2000億美元的商品被課10%的關稅,現在要上升至25%。上證指數短短兩天直接殺到2800點的中期支撐點位,融資也從接近兆元人民幣殺回9300億元人民幣附近的水準,能不能穩住,還很難講。市場資金極缺,加上貿易談判接近崩盤,上證A股的下檔支持點位勢必下調,投資人比先前更需要耐心。

美中夾擊 港幣很辛苦

人民銀行公布4月分貨幣供應M1成長率,只有2.9%,去年同期為4.6%,M2成長率只有8.5%,社會融資增量1.36兆元人民幣,比去年同期少4080億元人民幣,人民幣資金外流嚴重,要保兌美元的匯率,錢就不可能印太多。要保匯率就不可能保股市。道理很簡單。

海關總署公布進出口數字,4月單月順差138億美元,比2018年同期的326億美元大幅縮減。出口較去年衰退2.7%,遠低於預期的成長1.8%,進口成長4%,較預期好。然而,中國1~4月對美出口下降4.8%,對美進口較去年下降26.8%,這樣的數字,如果被美國指控操縱人民幣,也許不要太意外。人民幣撐在這個價位,已經很辛苦,如果以後再被美國人玩強迫升值的遊戲,那會更辛苦,偏偏這個可能性就是有,人在市場,總得隨時想想最糟糕的狀況。

過去1年,香港金融管理局前局長、現任香港行政會議成員任志剛多次強調,港幣的功能應該是協助人民幣走出國際,而不是繼續作為一個類似美元的獨立國際貨幣。任志剛是香港在1998年抵抗索羅斯攻擊時期的金融管理局局長,是制定港幣政策的第一把交椅。他敢這樣講,中國的意圖大概就是這樣規畫。

想幹掉港幣的不只中國,美國也是。美國國會下面的美中經濟安全審查會曾發表長達8頁的報告指出,香港政府提出的《逃犯條例》一旦成為法律,將會讓香港更容易受到北京的政治脅迫,進而威脅香港的自治權;2018年,該委員會已經向美國國會提交報告,認為中國沒有履行「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政治承諾,會影響美國企業經商的權利,以及未能符合美國出口軍民兩用技術的限制。《逃犯條例》將使美國重新檢討《美國─香港政策法案》。

如果美國廢掉《美港政策法案》,將導致大規模資金撤離香港,中國若要干涉,一個是廢掉港幣直接以人民幣取代,一個是讓港幣改盯人民幣。前者大費周章,後者改一改政府之間的轉帳即可,上交北京政府超過400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北京另外印刷3兆人元民幣給香港作為「外匯存底」。如果弄到這一步,港幣不可能再長期自由流通,香港也不可能再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取而代之的將是新加坡。

這個劇本很可怕,香港政府5月就要提交《逃犯條例》給議會審議,以目前香港建制派議員占大多數的結構,通過機會不小;一旦一國兩制的政治承諾被美國認定被取消,美國將視香港與中國內地一致,不再有不同的關稅區分。若如此,外資也沒理由繼續把香港當作亞洲資金調度中心,也不需要再透過香港進行轉口貿易。香港逾150年的繁榮歷史,可能即將畫下句點。

A股少碰 屬反彈格局

基於這個悲觀的政治判斷,以及香港恆生指數正好在歷史高點附近,本欄不鼓勵投資人持有任何業務在香港當地的任何股票,歷史上任何聯繫匯率制度,只有跟隨強勢貨幣,才有可能獲得投資人的信任。

目前人民幣匯價嚴重高估,外資持續撤退,港幣改盯人民幣後,不會像任志剛所講協助推動人民幣國際化,更大的可能是資金快速外逃,港幣貶得比人民幣更慘。當然,這種趨勢下也有受益者,法國的歐舒丹(973 HK)88%以上營收來自世界各地,若港幣貶值,股價仍可能反映應有的價值。

本欄今年以來反覆強調,2019年以來A股的走勢是反彈,它有個非常重要的前提,美元計價的股市只有反彈走勢,人民幣計價則未必;若人民幣最後出現相對較大的跌幅,部分具有全球競爭力的A股上市企業,反而更有在全球繼續搶占市場的可能,這種公司絕大部分的本益比都很高,現在投資要套牢的時間也不會短。有耐心地停、看、聽,也許是目前A股最好的投資策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