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財訊書房
HOT

「贏家通吃」的經濟  如何改變我們的社會

2019-05-22
作者: 羅伯特.法蘭克、菲力普.庫克

▲(圖/Pixabay)

每年都有幾千名選手加入職業網球賽的競爭,可是電視轉播與贊助廠商的收益大部分卻只能歸於前10名選手的威力。例如澳洲選手韋利.莫瑟,多年來一直名列世界50大好手之一,1993年的美國公開賽也打入了準決賽。可是在他的職業生涯當中,從來沒有1家網球鞋或網球拍的廠商願意用他的名字做廣告。

由於我們討論的市場所產生的贏家多半不只1位,因此稱之為「功敗垂成者分得的餅小得不成比例的市場」應該比較精確。不過這只是口頭的講法,因此我們還是為這些市場貼上比較簡略,或許也比較不傳神的標籤:「贏家通吃的市場」。

不受歡迎品牌 品質未必差

贏家通吃式的酬賞制度,在演藝界、體壇、藝術圈內早就行之有年。然而就像社會學家威廉.古迪明白指出,造成這種酬賞制度的現象,絕不僅只出現在公眾名流的人力市場上。他稱這種現象是「那些沒那麼受歡迎的輸家」,說「雜貨店只有這麼多的貨架空間,只能擺上有限的肥皂、早餐穀片或蜂蜜糖漿等各類產品,系列產品中最受歡迎的品牌,顯然會把較不受歡迎的品牌擠下貨架,雖然就品質來說,這些被擠下去的品牌與最成功最有名的相差無幾。」

如果幾乎察覺不出的品質差異代表了失敗成功的分野,或許消費大眾在產品勝負決戰中的切身關係不大,誰贏都不要緊。可是對生產廠商而言,卻往往有著莫大的利害關係;也許是關門大吉,也許是年收益可達好幾百億元的持續好景。

這些事關重大的利害關係,因而創造出「不知名的名流」的新貴階級,也就是那些能定奪企業成敗的核心玩家。由於這些人的表現關係重大,也由於拜現代資訊科技之賜,大眾都知道他們是何許人物,競爭對手因此不得不以激烈手段競相雇用或保住他們。舉汽車業為例,這也許代表競奪1位特別傑出的設計師或1位極富創意的工程師,業者甚至會競奪1個非常能幹的承購商。這些人雖不見知於消費大眾,但在他們個別從事的行業裡,卻都享有天王巨星的地位。

他們辛勤耕耘的市場,已成為現代經濟生活中日益重要的特徵。這些市場遍布在司法界、新聞界、諮詢業、醫學界、投資銀行業、企管、出版、設計、時裝界,甚至學術界的神聖殿堂也蹤跡可見。而且,雖然我們援引的例證許多都是美國現象,造成贏家通吃市場的力量在其他的工業經濟體系之中卻也運作不息,事實上,連經濟發展剛起步的國家亦不能免。

譬如說,被電子傳播與資料處理革命改造了的,不只是美、英、德、法、日等經濟大國的勞力市場,還包括中國大陸、印度、巴西和印尼。

同樣地,貿易協定使得加拿大多倫多的工人和美國芝加哥工人直接競爭,也使得日本京都的工人和德國慕尼黑或南非約翰尼斯堡的工人直接競爭。同時,在所有這些地方,讀同樣作者寫的書、看同樣導演導的戲、買出自同樣設計名家之手服裝的人,也1年比1年多。

市場結合科技 消費者得利

受到贏家通吃市場的影響,我們的經濟與社會生活已有了重大的改變。同時,由於促使這些市場產生的力量愈來愈強,我們的前路中還醞釀著更大的轉變。某些改變是好的,譬如說,如果現代科技能讓更多、更廣的群眾享受到最傑出人士的服務,消費者顯然得利。一旦合成技術完成,複製1位名作家手稿的成本不會比複製拙劣作家的更高。

一旦全世界的醫院都以高速傳遞的資訊網路互相連線,世界上最高明的腦外科醫師就可以協助診治遠在幾千里外的病患,否則這些病人的安危就只能交由較不高明、經驗較少的醫師去處理。

可是,贏家通吃的市場也造成許多負面結果。贏家通吃的市場擴大了貧富之間的差距,又吸引了某些才智之士去做對社會無生產力可言,甚至是破壞性的工作。在我們這樣一個對未來投資已然過少的經濟社會中,這些市場更形成了浪費的投資與消費模式。

這些市場間接引導了我們最優秀的大學生,讓他們集中到少數幾所明星組織去。「大器晚成之輩」想在生活中尋得一個有利的立足之地,也因為這些市場而變得更困難了。除此之外,贏家通吃的市場鑄造成的文化與論調,讓我們許多人都深以為憂。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