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黃哲斌

新聞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政大新聞所,曾任記者、編輯、新聞網站主管;目前網路活動地點是Medium及Twitter,帳號都是Puppydad

黃哲斌:部落格時代的消逝與轉進

2019-05-15
作者: 黃哲斌

▲(圖/Pixabay)

台灣老牌部落格平台之一,「樂多部落格」停止服務,引發不少嘆息。趁此機會,盤點一個時代的消逝,及其演化轉進的痕跡。

首先,部落格的衰微,主因是臉書、Instagram等社群平台崛起,後者結合網路出版與社交人脈,創造部落格缺少的高黏性連結,加上操作簡易、寫作門檻低,又有強大的訊息提示、分享功能,讓網友互動更加緊密熱絡,像是人潮集中的巨大市集,「圈粉」等群聚行為也更便利。

部落格像個性小店 需要耐心經營

相形之下,「個人網站」性質較強的部落格,像是網路角落的個性小店,需要長期蹲點的經營耐心。因此,盛極一時的部落格寫作,輕量書寫被臉書吸納收編、圖像創作轉至Instagram,餘下的中重量級書寫,則分出幾條岔路:

1、大眾書寫的雙軌路線。即使無名、奇摩、樂多等老字號紛紛凋零,「部落格」並未消失,後起的痞客邦儼然變成離散者大本營,接收了無處可去的網誌作者,尤其美食旅遊,成為招牌強項。

值得注意的是,當你瀏覽痞客邦的美食或旅遊文章,很難不注意到,多數創作者都會外掛自己的臉書專頁,鼓勵讀者按讚追蹤。換言之,這些活躍聰明的寫手,一方面善用部落格利於閱讀、檢索、照片排版、嵌入影片或超連結的強項,藉此避開演算法干擾;一方面透過臉書專頁凝聚粉絲、創造互動、加深黏度,雙軌經營自己的網路寫作。

由此來看,臉書與部落格的優缺點各自鮮明,為兩者保留些許「井水不犯河水」的生存空間。加上痞客邦不斷強化站內社群互通,即使它的蓋版廣告讓網友常有怨言,甚至引爆出走潮,照樣在臉書、Google雙巨頭夾擊下,占有一席網路版圖,總體流量在台灣穩居前5大。

2、有人專走冷僻路線。然而,我們可以說,真正消逝的不是部落格,而是部落格全盛時期,那種城邦如繁星,各自獨立卻又雞犬相聞的社區感;那種打開門四處訪友留言、關起門來又能喃喃自語的「房間感」,在臉書時代,已被強制的一體感取代。

因此,為數不少網路寫作者,不願被臉書或痞客邦等平台框限,選擇以WordPress等軟體自行架站,或投靠Google旗下的Blogger,優點是版面較自由,可以選擇更多外掛功能,同時保留那種「房間感」。在臉書獨大的年代,這類創作者像是一種黑膠唱片的頑固存在。

3、有償寫作的第3條路。與部落格盛世相較,當前值得注意的趨勢,是「有償寫作的興起」。

以往,絕大多數部落客的心態是「無償分享」,人人都是網路志工,寫文、貼照片、留言互動都是義務勞動;後來,才衍生出外掛Google廣告、體驗文、業配文等盈利模式,但當時的部落格圈主流並非變現,而是分享。

如今,雖有一派部落客承接「寫文代言」的流風,甚至演變出各種刷流量的陋習;然而,另一派相信「內容有價」,價值並非來自廣告代言,而是內容本身,於是嘗試透過不同機制,開始向讀者收費。

其中,一種是聚合式付費內容平台,像是台灣自產、原名SOS Reader的「方格子Vocus」,介面接近無廣告的部落格,作者可決定開放免費閱讀,或設定付費訂閱,也能接受單次贊助;平台提供系統機制、金流收付、行銷宣傳,並積極開發具潛力的作者。優點是付費方案彈性大,可選擇單次付費,或期限訂閱;缺點是只能訂閱特定作者,無法以單一價格瀏覽全站付費內容。

聚合式付費平台 訂閱選擇彈性大 

相較之下,不少寫手進駐Twitter共同創辦人設立的Medium,同樣是聚合式付費平台,Medium的優點是每月5美元,就能瀏覽全站內容,包括《紐約時報》、《金融時報》等付費媒體的精選文章;缺點是拆帳機制不透明,完全由站方統籌分配,作者無從置喙,也難以稽核,與「方格子」正好是兩種極端。

還有一種是訂閱制個人媒體,內容更聚焦、專業性更強,像是「有物報告」轉型的「科技島讀」,少數文章免費,但多數鎖進會員付費牆。或像共筆平台「吐納商業評論」,以科技及企管評論為主題,全文開放,但接受讀者贊助。

這些形貌各異的個人書寫,都能視為部落格的迂迴轉進。歷經爆發性的全民寫作年代,臉書像是一座巨大死星,吸走絕大多數網路出版者;留下來的作者,各自摸索歧路,各自徘徊向前,不管他們的名字,是否還是「部落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