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印和闐

證券金融工作者

印和闐:3D列印的投資機會

2019-05-15
作者: 印和闐

▲(圖/Pixabay)

4月中,當法國聖母院的熊熊烈火吸引全球目光時,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的專家在《先進科學》(Advanced Science)發表3D列印技術複製心臟成功,包括細胞、血管、心室都與原本的心臟相合,還有同樣的免疫系統及生理學特徵,有血有肉可以跳動,是一顆真正的心臟。這項劃時代的技術突破,有望在10年內進入臨床應用階段,屆時如果心臟出問題,可能就是實驗室做一個新的更換。新時代的人類大幅延續壽命將從可能變成事實。

火箭零件也列印 預計後年上太空

3D列印的進步,不只是應用在生物器官的複製,《麻省理工科技評論》近期也有報導,新創火箭製造公司相對太空(Relativity Space)與加拿大衛星公司Telesat達成協議,要以他們正在開發的3D列印火箭Terran 1替客戶承擔部分衛星發射任務。相對太空這家新創公司,在2015年成立,以3D打印技術製造,希望把整個火箭構造零件從10萬個降到1000個以下,可以大幅降低火箭製造成本。接到訂單後,預計2021年實施第1次商業發射,如果成功,人類大規模運送物資到太空進行移民計畫,在成本上就會成為可能。

3D列印的成敗與人類文明的進化息息相關,是關鍵技術領域之一。打從1860年開始,一位法國人用了24台相機以360度進行拍攝,然後進行照相雕刻(photosculpture);此後經歷100多年,到1986年,3D Systems的創辦人發明了立體平版印刷技術;再到1988年,Stratasys(SSYS US)的創辦人發明了FDM,即熔融沉積成形技術。兩家行業裡最重要的公司,前者1991年上市,後者在1994年底上市。

以超長線的角度看,Stratasys的表現比標普500指數略好,3D Systems比標普500指數略差,這個行業兩家先鋒公司並沒比指數優秀太多。主要理由是競爭者太多,大家一直比賽燒錢;另外,很多小公司基於新技術的啟發也弄出了自己的利基產品,就算要以併購的方式消滅競爭者,也非常不容易,公司的獲利一直出不來。上市20多年,兩家公司的市值都大約13億美元。

小朋友贏在起跑點,並不能保證長大成為人生贏家,公司也是。市場很大,這兩家公司卻無法變成巨人,原因也許在營運模式無法突破。他們把自己都弄得像惠普印表機部門,賣斷3D列印設備,提供相關軟體以及必需耗材,相信自己也能像惠普的印表機部門那麼賺錢,可以長期依賴耗材提升毛利;問題在於他們的設備都是只有少數工業客戶才會用的專業設備,舉個例子,你期待市場有多少公司在生產3D列印的假牙?長期下來,設備與耗材的研發成本無法下降,銷售也產生不了如印表機般的規模經濟,稅後淨利總在賺賠間掙扎。長期獲利無法穩定提升,投資市場也不可能給予高估值。

拓展醫療客群 搭配設計兼賣設備

美國上市的3D列印公司,目前只有4家在賺錢,扣掉兩家長期營運模式無法突破的苦命公司,另外兩家也許值得多看一下。Proto Labs(PRLB US)目前市值31億美元,是市場上純3D列印公司真正的龍頭股,某種程度上,這是一家專業代工廠,提供3D列印的產能為中小客戶服務,並且提供軟體協助客戶進行設計開發的流程,賺的是服務與專業代工的錢。這家公司賺的錢比較實在,但是自2014年上市以來,它的毛利率與淨利率就一直向下掉,理由也不難理解,高毛利的醫療3D列印產品就只有那幾樣,想要擴大營運範圍,增加營收,毛利就不可能一直往上。

這家公司相對穩定,但是何時找到自己對客戶真正的價值,全市場都在看。最後一家有在賺錢的3D列印公司是比利時的Materialise NV(MTLS US),它的毛利率是所有賺錢公司裡最高的,而且已經4年維持在一定區間,淨利率在過去3年持續提升。這家公司與各大醫療器材公司簽約成為OEM廠商,並以自己的軟體支持與設計服務賺錢,搭配著設計服務賣設備,這幾年很多想降生產成本的企業客戶,似乎很願意埋單,客戶名單一直在增加。除此之外,公司跟德國BASF簽約,專門使用BASF提供的各種尖端耗材,自己不用耗費研發資源去賺根本賺不到的耗材利潤,而這點是Stratasys與3D Systems兩家一直想不透的事。

Materialise NV以前的軟體是賣斷,去年才開始改成以服務支援,按時間與服務收費,未來軟體部門的銷售與毛利的變化還有待追蹤,藉以印證公司策略轉變帶來的效益,另外OEM客戶簽約的數量變化,也是未來幾季財報的重點關注方向;如果朝正面的方向挺進,這家公司的發展就非常值得追蹤。3D列印技術發展那麼久,也該有些好公司可以冒出頭了。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