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史蒂芬.羅奇

耶魯大學教授 摩根士丹利亞洲區前任主席

史蒂芬.羅奇:美國別把所有問題都怪罪中國

2019-05-15
作者: 史蒂芬.羅奇

▲(圖/photoAC)

美國共和與民主兩黨罕有地就一個關鍵問題所見略同:美國所有的麻煩都是中國造成的。「抨擊中國」從不曾如此廣泛吸引人。
 
這種認為中國可能摧毀美國夢的執念,正產生非常嚴重的後果。它導致針鋒相對的關稅、不斷升級的安全威脅、爆發新冷戰的危險,甚至有人認為崛起的強國與現任全球霸主可能大動干戈。

失業與低薪 歸咎於對中貿易逆差

在美中兩國看來即將達成貿易協議的情況下,認為這一切將會過去是很誘人的想法。但這種想法可能只是一廂情願。中美之間的互信已嚴重受損。達成表面的協議不會改變此一事實。兩國大有可能進入互相猜忌、關係緊張、衝突不斷的新時代。

但萬一美國的「清談階級」全搞錯了,萬一抨擊中國主要是反映美國國內問題而非回應真正的外部威脅,那將如何?事實上,我們大有理由認為惶惶不安的美國採納了一種錯誤的中國敘事。美國之所以不安,一方面是受自製的經濟失衡問題困擾,另一方面是自己逐漸捨棄全球領導地位,但對潛在後果憂心忡忡。

我們來看貿易問題。2018年,美國對中國的商品貿易逆差達4190億美元,占美國總貿易逆差8790億美元的48%。這成為辯論中的眾矢之的:美國人失業和薪資受壓(川普總統稱之為「大屠殺」),罪魁禍首都是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

但川普(以及多數其他美國政客)不會承認的是:美國2018年對102個國家有貿易逆差。這反映美國國內儲蓄嚴重不足,而它很大程度上是拜美國國會和總統同意的不顧後果的財政赤字所賜。他們也完全漠視供應鏈扭曲問題:中國進口其他國家製造的大量零組件,組裝後出口,估計將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誇大了35~40%。基本的總體經濟問題,以及高效的全球生產平台如何嘉惠美國消費者,更是抨擊中國的人不會提起的。將中國說成是令美國重新強大起來的主要障礙,顯然方便得多。

接著來看智慧財產剽竊問題。以下這種說法如今已成為公認的「事實」:中國每年竊取價值數千億美元的美國智慧財產,嚴重危害美國的創新實力。美國所謂的智慧財產委員會是這種說法的來源,而該委員會的資料顯示,智慧財產遭竊在2017年導致美國經濟損失2250~6000億美元。

撇開該估計區間寬得離奇的問題,這些數字背後的證據非常薄弱:它們源自可疑的「替代模型」;這種模型試圖根據販毒、貪汙、洗錢、職業詐欺之類的惡行,估算遭竊商業機密的價值。至於中國占多少,數據源自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衛局:該局2015年共緝獲13.5億美元的假冒和盜版商品。

然後還有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在2018年3月的301條款報告中強調的問題:美國企業與中國合資夥伴之間的強制技術轉移。這一點成為美國對中國商品課徵關稅的基本理由,但它其實是個假議題。此處的關鍵詞是「強制」,它暗示無辜的美國公司自願與中國夥伴簽訂合資協議,為了在中國做生意,被迫交出它們的專屬技術。

這又是一個以薄弱證據支持嚴重指控的惡劣例子。令人難以置信的是,USTR在301條款報告(第19頁)承認,沒有確鑿的證據可以證實這些「不言明的作法」。一如智慧財產委員會,USTR仰賴一些替代調查,例如貿易團體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的調查,而有些受訪者對中國對待其技術的方式有所不滿。

華府的敘事也將中國描繪為一頭中央計畫巨獸,擁有許多大型國有企業,在高調的產業政策如「中國製造2025」和「人工智能2030」下享有優惠貸款、不公平的補貼和其他獎勵。漠視凸顯中國國企低效能和低報酬特徵的大量證據。

類似的產業政策在日本、德國、法國以至美國都有悠久的歷史。今年2月,川普就發出行政命令,要求在120天內擬訂人工智慧行動計畫。將創新提升至國家政策重心的絕非只有中國。

人民幣大幅升值 仍遭控操縱貨幣

最後是老生常談的中國操縱貨幣問題,也就是美國擔心中國刻意壓低人民幣匯價以取得不公平的競爭優勢。但是,自2004年尾以來,人民幣在貿易加權基礎上已升值逾50%。此外,中國一度巨大的經常帳盈餘已幾乎徹底消失。但是,美國繼續抱怨貨幣問題。

總而言之,華府在事實、分析和結論方面都十分草率,而美國民眾因為太輕信,接受了華府的錯誤敘事。我不是要否認美中經濟關係緊張與中國有關;我要強調的是,我們追究責任時必須客觀和誠實,尤其是因為眼下的衝突事關重大。可悲的是,諉過遷怒顯然比深切反省容易得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