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蔡鴻青

台灣董事學會發起人

蔡鴻青:扳倒大鯨魚的新資本運作年代

2019-05-01
作者: 蔡鴻青

▲(圖/翻攝自Disney臉書)

最近抽空盤點近年國際大型併購案,發現傳媒產業大型交易頻繁且金額屢創新高,但是背後的騷動原因,都出自同一個主要緣由。

今年3月迪士尼(Disney)完成了以713億美元(約2.14兆元台幣)的天價,買下21世紀福斯(FOX)大半資產。去年中,AT&T完成以854億美元(約台幣2.63兆元)天價併購時代華納(Time Warner)。同年,有線電視巨頭康卡斯特(Comcast)也以306億美元(約台幣0.9兆元)併購英國 Sky PLC(天空廣播公司)。

這些世紀併購案是否整合成功仍是未定之天。但逼得媒體巨擘們繃緊神經的,竟都是影視串流平台網飛Netflix。

Netflix本來只是一家DVD出租公司,2007年轉型成為線上串流影音平台,2013年起跨足內容製作,推出《紙牌屋》等自製劇,在全球打響名號。但Netflix還繼續大膽負債百億美元,每年用力燒掉30億美元製作內容,同時槓桿市場資本力量,大舉收購內容版權,兩年內年營收翻倍飆升至1580億美元、淨利6倍成長,至去年12億美元。工程師出身的創辦人海斯汀曾自豪地說,「大多數創業家的點子,聽起來都很瘋狂、愚蠢,甚至不符經濟效益,但最後都被證明正確。」

這個行業策略轉折點很有趣,小蝦米運用新商業模式,快速燒錢擴展,不停在資本市場融資圈錢,模糊競爭疆界,挑戰大鯨魚們。這是新資本模式(new capital),相同的場景在不同行業一再上演。

面對小蝦米,大鯨魚們動作遲緩,雖然交易規模屢創新高,但大併購案曠日廢時,AT&T併購時代華納就打了兩年多官司。

台灣企業仍多採老資金模式(old money),凡事只重視營收及股利配發,重視資金市場(money market)的借貸資金成本高低,而與資本市場共舞之概念(capital marekt)卻付之闕如。台灣企業面對挑戰時,想的多是改善效率及降低成本,殊不知往日經營假設早已不存在。面對丕變的新經濟,最好先認清問題本質,才能釐清反應對策。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