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 諾貝爾經濟學得獎得主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川普最令人擔心的「政績」

2019-05-01
作者: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

▲(圖/翻攝自Donald J. Trump臉書)

尼爾森(Kirstjen Nielsen)被迫辭去美國國土安全部部長,絕不是值得慶祝的事。沒錯,她在任期間,許多家庭在美國邊境被迫分離,兒童被關進鐵籠裡,可謂惡名昭彰。但情況可能不會因尼爾森離職而有所改善,因為川普總統想任命將更無情地執行反移民政策的人出任國土安全部部長。

川普的移民政策在每一方面幾乎都非常可怕。儘管如此,這可能不是川普政府最惡劣的一面。事實上,辨識川普政府最惡劣的一面,已成為美國人的熱門遊戲。

沒錯,他將移民稱為罪犯、強姦犯和畜生,但他極度的貶抑女性、無底限的粗俗和刻薄殘忍不糟嗎?他暗中支持白人至上主義又如何?他還退出《巴黎氣候協定》、《伊朗核協議》,以及《中程核飛彈條約》。當然,他也對環境、醫療和基於規則的國際體系宣戰。

這種可怕的事永遠講不完,因為幾乎每天都有更恐怖的事情發生。川普是個造成極大破壞的人,而他下台之後,我們很可能將深入思考這問題:這樣一個瘋狂和道德敗壞的人,當初為何可以當選世上最強國家的總統?

經濟掛帥破壞社會制度令人憂心

不過,我最擔心的是川普破壞社會順暢運作所仰賴的制度。川普「令美國重新強大起來」的計畫,當然不是為了恢復美國在道德上的領導地位。它體現並讚頌肆無忌憚的自私自利,關注的是經濟。但這迫使我們思考這問題:美國的財富是以什麼為基礎?

亞當.斯密1776年的經典著作《國富論》,正是探討國家財富的基礎。他注意到,人類生活水準停滯了多個世紀之後,從18世紀末起,人類所得開始急增。為什麼呢?

斯密本身是偉大的蘇格蘭啟蒙運動的領袖人物。此前的歐洲宗教改革運動,使既有權威受到挑戰,迫使社會思考這些問題:我們如何認識真理?我們如何了解周遭的世界?我們可以如何組織社會?應該怎麼做?

回答這些問題的努力,催生了一種新的知識論,以科學的經驗主義和懷疑精神為基礎,戰勝了宗教、傳統和迷信的力量。假以時日,我們建立了大學和其他研究機構,幫助我們判斷真理和發現世界的本質。

我們今天視為理所當然的許多東西,從電力、電晶體、電腦、雷射、現代醫學到智慧型手機,都是這種發展的產物,而支撐這種發展的是主要靠政府資助的基礎科學研究。

因為不再仰賴王室或教會的權威決定社會如何組織以確保運作順利,社會必須自行找出答案。但設計制度以保障社會福祉,比發現自然的真理更複雜。在設計社會制度這件事上,我們不能做對照實驗。

不過,仔細研究歷史經驗可以帶給我們很多啟示。我們必須仰賴推理和論述,認識到沒有人完全掌握我們對社會組織的認識。這過程產生一種認識:治理制度若以法治、正當程序和制衡為基礎,並以追求個體自由和普遍正義的基本價值觀為支撐,比較可能產生有益和公平的決定。這種制度或許不完美,但其設計使我們比較可能發現並最終糾正制度缺陷。

但是,這種試驗、學習和適應的過程,要求我們決心追求真理。美國的經濟成就,頗大程度上必須歸功於許多講述真相、發掘真相和驗證真理的機構或制度。當中最重要的是言論自由和獨立的媒體。一如所有人,新聞工作者可能出錯;但作為制衡當權者的強健制度的一部分,他們歷來提供了有益的公共服務。

自亞當.斯密的年代以來,事實證明國家的財富取決於國民的創造力和生產力,而我們必須信奉科學發現和技術創新的精神,才能增強創造力和生產力。這有賴我們經由理性的公共論述發現真理,逐步改善社會、政治和經濟組織。

美國民主體制恐將無法持續運作

川普及其政府攻擊美國社會的所有這些支柱,加上他特別積極地詆毀美國追尋真相真理的制度,不但危害美國的經濟前景,也可能使美國根本無法維持民主體制的運作。

法院、國會、監理機關和主要媒體機構理應阻止企業剝削勞工和消費者,但巨型企業致力控制這些機構,而它們這種行為似乎也得不到約束。以前僅存在於科幻作家想像中的反烏托邦正在我們眼前浮現。思考誰將在這種世界裡「勝出」,以及我們只是為了生存將變成怎樣的人或東西,讓人不寒而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