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吳嘉隆

AIA Capital 財富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

吳嘉隆:聯準會的新困境

2019-05-01
作者: 吳嘉隆

▲(圖/Pixabay)

4月下旬美國公布了第1季的經濟數據,GDP(國內生產毛額)成長率達到3.2%,高過經濟學家預期的2.3%,以及去年第4季的2.2%,確實十分亮麗。

但是,外電傳來經濟學家的評論反而充滿隱憂,主要有兩個原因,第1、是因為個人消費支出只成長了1.2%,大幅低於去年第4季的2.5%。同時,非住宅固定投資(反映出企業在設備、研發及軟體等方面的投資支出)只成長了2.7%,也是大幅低於前1季的5.4%。這被認為是景氣放緩的訊號。

第2、經濟增長的改善主要靠3個來源:出口大幅成長3.7%,縮小了貿易逆差;庫存投資;以及政府投資。這3個成長因素被認為是不可持續的。

於是,國外的經濟學家開始討論聯準會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要不要降息。

我認為,國外媒體上的這些評論有偏差。第1季通常是淡季,一般來說經濟增長率應該在2%以下,現在居然有超過3%的成長,應該擔憂的不是經濟放緩,而是經濟過熱。現在用觀察第2季與第3季的角度來看第一季,有點問題。

何況耐用品支出下降5.3%,反映出汽車需求的疲軟,再加上企業投資的成長不如預期,這些利率敏感部門反映出來的是,聯準會升息的效果開始顯現。也就是說,我們看到的是聯準會透過升息循環對總需求產生了制約,達成了軟著陸。如果沒有這個制約,那麼第1季的經濟增長率可能超過4%,這通常是第2季才有的表現,等於是經濟過熱提早到來。

值得注意的是,核心個人消費支出物價指數只成長1.3%,低於政策目標的2%,看來根本沒有通膨壓力。所以,現在難題是:為什麼強勁的經濟增長沒有帶來更多的通貨膨脹?聯準會於是出現了新的困境:有強勁的經濟增長時,聯準會要考慮的是升息,至少不會降息;沒有通膨壓力時,要考慮的是降息,至少不會升息。

更應該問的是:為什麼強勁的經濟增長沒有帶來更多的資產泡沫?資產泡沫背後有一個重要現象,就是市場情緒過熱。聯準會並不只是面對景氣,也要管理市場情緒。如果聯準會發現市場過度追逐風險,那麼有可能重新給出升息的指引,為市場降溫。

TOP